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秉中:一家四口染艾滋,当局却“指鹿为马”(图)

2018年03月06日

河南省汝州市蟒川乡桃湾村任进宝夫妇,1990年代响应政府卖血号召,双双感染艾滋病毒,因不知情又母婴传播给两女儿,一家四口染病;后来孩子妈妈又怀孕,病情恶化病故,一尸两命又再添一个未出世的小冤魂。家破人亡的任进宝只能上访,但20年不是遣返就关押。赚得盆满钵满的血站站长和“血浆经济”始作俑者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没有一个受惩戒,河南血祸元凶更神奇般成了国家领导人。这与秦王朝宰相赵高“指鹿为马”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如出一辙。

中国十几岁小学生学历史都知晓“指鹿为马”典故。是说赵高想篡夺秦朝政权,恐怕各大臣不听从他,便先设下圈套试探。他带来一只鹿献给秦二世,说这是一匹马。二世笑称:“丞相你错了吧?赵高便借故问各大臣。不敢逆赵高意的大臣都说是马,而敢于说是鹿的大臣都被害了。可叹的是,这样的悲剧今又重演。

被血站花言巧语诱骗的任进宝夫妇

任进宝夫妇原本是在家种地的农民,1990年代初,受当时下海经商的熏陶,为了创收多挣一点,也走出家门到洛阳市摆摊卖菜。这期间他们看到洛阳市卫生防疫站开办的血站门前,每天都排着长队争先恐后卖血。听了一次“卖血光荣,有利健康”的课被迷住了。他们认为讲课的都是医院院长和知名大夫,不会骗人,特别是对“人血和井水一样,不管你抽多少,总是那样多”深信不疑加入了卖血大军。

任进宝夫妇摆摊卖菜一天只能挣10块钱,而卖一次血毫不费力可得50块,卖血就这样成了他们的主业。根据规定,献血两次间隔应不少于六个月。有的卖血者为了多挣一点,天天都去卖。任进宝夫妇从第一次卖血起,每月卖血不少于20次。他们分别在几个血站办多个献血证,奔波于各血站之间乐此不疲。

  

任进宝夫妇的献血证

天降横祸任进宝一家向往的美梦被摧毁

以盈利为目的的血站,只讲献血光荣能致富,却从不讲不做病原体检测因交叉感染传播艾滋病毒的风险,卖血者就这样成了血站的牺牲品。

感染艾滋病毒经5-8年潜伏期后才发病,已经感染艾滋病毒的任进宝夫妇因无症状不知道被感染,妻子陈金凤2001年和2003年都是在毫无防范情况下生下两个被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毒的女儿,2004年秋又怀孕,因视物不清求医,几个医院都查不出病因,只说滴一点眼药水就可以了,然而不仅未能缓解反而日趋严重。陈金凤患的本来是艾滋病一种很常见的并发症即巨细胞病毒性视网膜炎,如果一周内确诊投药,治愈率可达100%,但却当成一般眼病被误诊误治失明了。由于病情严重,不得不中止妊娠做人流手术。术前一验血,才发现陈金凤10年前就已经是艾滋病毒感染者了。因医院担心给感染艾滋病毒患者做手术风险大被拒之门外,也没有建议她及时服用抗病毒药,劝病危的陈金凤回家养着活活等死。

当陈金凤得知已患上无望治愈的艾滋病弥留之际,最令她牵挂的是两个艾滋女儿。一再嘱咐孩子爹,不管吃多大苦,也要把她们培养成人。诀别之际,她是多么渴望多活几年而恐惧死亡。可是回家后因没有任何治疗手段,任凭艾滋病毒疯狂复制,最令她难以忍受的则是浑身剧痛,因没有么办法使之缓解,却一反常态不想活了。其实临床有多种可供选择的镇痛药,可是她到医院苦苦哀求多少次,均以无药可医被拒绝。当痛苦得无法再活下去时,几次想服农药,也想上吊,还要求丈夫用手巾把她捂死以求解脱。丈夫发现妻子自杀念头后,便把农药和用来上吊的绳索都藏匿起来。想活活不了,想死又死不成的陈金凤,在完全有措施可以减轻病痛活下来的风华正茂年仅32岁的她,在受尽难以忍受的痛苦之后,因误诊误治草菅人命,于是2005年4月香消玉殒,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被死神强行夺走年纪轻轻俏丽可人的陈金凤

被丧妻和两女儿也遭不幸的任进宝也不想活了

25岁的任进宝和21岁美貌如花的陈金凤,青梅竹马于1990年代初结为连理。他们立下誓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可是10多年后却阴阳两分隔。爱妻病故后,带着两个艾滋女儿,又当爹又当娘,令任进宝魂不附体。妻子病危痛苦难忍时,只能用口吹妻子疼痛处以缓解病痛。此法失败后急得捶胸顿足,以头撞墙。当他眼睁睁望着妻子在死亡线上挣扎到精疲力竭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悲痛欲绝无以言表的惨状,他崩溃了,狂吼是谁害死我的至亲至爱。当求助政府帮助的幻想破灭后也绝望了。他曾想,最好过马路时被车撞死,或是在煤矿打工发生矿难了结生命,还想和两个女儿一起跳海。一个坚强的男子汉在赵高“指鹿为马”淫威下折服了。


年富力强的汉子任进宝绝望时也想一死了之

最令人痛惜的是两个含苞欲放的花朵遭霜打

分别于2001年2003年出生的两个女儿,现在都已是亭亭玉立大姑娘了。可是又有谁知表面光鲜而身心却遭遇不可逆转的摧残和不可言说的痛苦呢?日前我会见并倾听她们的血泪控诉。俩姐妹说:是妈妈让我们来到这个美丽世界,因为妈妈无辜感染艾滋病毒,我们在娘胎里也被感染,好可怕好可怜啊!有妈妈的孩子最幸福。是谁让我们沦为失去母亲的新一代?问爸爸又怕他难过,只好将这些埋藏在心底里成为不解之谜。

目前,俩姐妹身体状况令人担忧。临床有一项重要指标就是CD4细胞数。它是人体免疫系统中一种重要的免疫细胞称之为T细胞,正常人其数值不应低于1500,而小姐姐还不足100;艾滋病患者的病毒载量本应在200以下比较安全,而她竟高达6000,属于高危。


陈秉中慰藉深受河南“血浆经济”之害的小姐姐

我问姐妹俩现在身体状况,她们说我们一出生就输在起跑线上,别人家的孩子上体育课都活蹦乱跳,我们因重病在身则不能。可是又怕同学知道我们是艾滋病受歧视,只能装模做样也跟着跑几步,跳几下。这对我们比打几下还痛苦。

 最令我深思的是她们跟随爸爸上访被遣返和关押的经历。先是仅10岁的姐姐随父去北京卫生部、民政部和国家信访局,也去戒备森严的新华门和天安门。后来小妹也上访,但都被泯灭人性的官员推搡摔打受虐待。小姐姐四次被警方从黑社会招来的彪形大汉被强行塞入车箱,关押在收容上访者的“黑监狱”久敬庄。遣返回县公安局后又一顿训斥,不写永不上访的“保证书”就不释放回家。这样的经历令小小年纪的姐妹明白,妈妈爸爸和我们姐妹的不幸,是政府号召卖血造成的,感染艾滋病毒本应由政府承担责任,可是却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别家的孩子有快乐青春,天天是芳华,我们走进青春,却逝去芳华。这对我们是一场改变人生轨迹的噩梦。


两个患病女儿给妈妈上坟痛悼亲人

俩姐妹悼念时说:“妈妈,我们爱您,想您呀,您听见了吗?您肯定听见了!那我们就慰藉了,您安息吧!”她们喃喃与妈妈对话后抑制不住的呜咽,在坟前哭得天昏地暗,深感痛苦与无助的人世悲凉。令俩小姐妹痛心疾首,罄竹难书。

河南血祸责任人不被追究却在“指鹿为马”中坐进金銮殿

李长春1992至1998年执政河南期间的艾滋病毒大面积扩散,和爆发于李克强1998年至2004年执政期间的艾滋病大流行,他们无疑应对灾难的发生负责。

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导致的艾滋病灾难,如果在党的十四大(1992-1997)期间,未雨绸缪早期查处,就可以将刚露头的疫情控制住防患于未然。然而,由于时任党总书记江泽民对其心腹的百般包庇,不仅十四大未能查处,就是到了十五大(1997-2002)也未问责。反而于1998年将其调往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任省委书记受重用,2000年又于党的十五大擢升为政治局委员,2012年又再晋升为政治局常委进了中南海。

作为河南血祸第二责任人李克强,他1998年接手李长春后,最应当做的就是亡羊补牢。第一应首先彻底揭开被李长春隐瞒的疫情盖子,清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推行“血浆经济”造成的恶果刹住卖血风;第二对卖血和输血者要一个不漏地进行艾滋病毒检测,做到早发现早进行抗病毒治疗,将危害降到最低限度;第三应彻底废止李长春政府对举报和上访者的打压政策,就可以将失控的疫情有效控制住转危为安。但他在河南任职的6年间,为了不辜负江总书记委派他去河南“灭火”收拾残局的信任,以不揭李长春之短,避口不谈河南血祸,反而充分肯定李长春在河南省“做出了重大贡献”,以此作为对顶头上司的“回报”以获得日后的平步青云。他亡羊补牢该做的一件也没有做,却在隐瞒疫情这一重大原则问题上与前任同流合污,失控的疫情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恶化泛滥成灾。李克强任副总理后首开世界纪录,给3名上访者判刑;当上总理后,因上访被判刑的则增至10名。第一位于2000年公开报道河南艾滋病疫情的记者张继承,以“没有过马克思主义新闻关”被开除。

不可理喻的是,时任位总书记胡锦涛对自己的爱将不仅十六大(2002-2007)未被追究,到了十七大(2007-2012)也不问责,反而于2012年的十七大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又于同一天破天荒地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到了十八大又因得到江和胡两位前总书记推崇,再一飞冲天当上总理。

十八大中纪委以极卑劣手段为河南血祸翻案

其主要手段则是通过弄虚作假巡视,篡改河南血祸历史将其“咸鱼翻身”。这是继食品造假、药品造假、服装造假、学历以及论文造假之后,中央巡视也造假,集中国造假之大成而登峰造极。

2014年3月,中纪委派驻河南省第八巡视组,本应将发生于90年代的河南血祸作为巡视一大焦点,然而,两个月的巡视瞪着眼睛说瞎话,竟没有发现河南曾经发生过艾滋病。存在20年的河南血祸历史就这样被中央巡视组篡改,一夜间被蒸发大翻盘了。此次中央弄虚作假巡视,要保的并非是对立面的前总书江泽民的心腹李长春,而是本派现总理李克强。妄图通过这样的巡视,把他在河南血祸应负的罪责抹去将其洗白欺世盗名。本应成为河南血祸受害者的青天大老爷,竟成了河南血祸元凶的保护神。

回顾中国历史,所有统治者无一不篡改历史,美化自己掩其罪恶,中纪委也没有跳出这个怪圈。妄图通过篡改历史,消除河南血祸留下的印记抹灭记忆,卑鄙至极,全然黑社会化了。

河南血祸是“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活标本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家,理论政治家19世纪一句名言,至今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我仅举河南血祸中几个事例,就可以窥见“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之一斑。

其一、多年前发生的如河北省三鹿毒奶粉事件、山西矿难、温州动车组相撞事故、上海静安居民楼和天津大火等事件,都进行了处理,唯独比上述灾难都严重的河南血祸例外。所以如此,因中国有绝对权力。

其二、法国、加拿大、日本、德国和利比亚等国,于1980年代初刚刚发现艾滋病的初期,先后发生因给患者输了被感染艾滋病毒和乙肝病毒的污血,导致数百、数千或上万人被感染;但都被判刑并罚款,法国总理坐在被告席上,受害者都获得国家高额赔偿。然而,导致至少三五十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万感染者死亡的河南血祸,受害者反而坐牢。如此“指鹿为马”,因中国有绝对权力。

其三、一连六年背着锅碗瓢盆深入艾滋病最严重的艾滋病村,进行田野调查的河南省社科院资深研究员刘倩,只因她在微信上发表《河南艾滋病事件真相必须大白》一文,触痛了蓄意掩盖河南血祸的卫生主管部门的敏感神经,竟遭到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联手河南省长陈润儿对她封杀。为将其置于死地,竟挥舞 “对河南艾滋病不准宣传、不准报道、不准调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大棒对其封喉。还郑重向她传达上级关于“你不能站在艾滋病人一边,对艾滋病人打击要比平常人力度大”的杀气冲天指示。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深入调查中意外挖掘出早年被河南省扣压不得外传的“绝密件”。此件表明,早在1993年河南省当局就已经知晓艾滋病病毒在献血员人群中广为流传了,但被蓄意隐瞒。据河南省卫生防疫站1993-1995连续3年对濮阳、开封等4县3市七个单采浆站所采的“健康原浆”进行二次复检的报告称:仅1993年河南省就有“542”位卖血者血样呈艾滋病毒阳性,大大超过了全国才“274”人艾滋病毒阳性的数字。更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为了掩盖真相,河南省竟然将大面积流行的艾滋病,说成是感冒发烧的“无名热”。大批感染者在被当成感冒越治越重中死去。这种“非正常死亡”等于变相杀人的群体灭绝。

其四、河南省委两任组织部长,为保血祸元凶以超凡力量死保省卫生厅长刘全喜。在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于1996年任省委组织部长的黄晴宜,和李克强主政河南期间于2000年任省委组织部长的陈全国,他们意识到,要查处“血浆经济”始作俑者刘全喜,必然牵出血祸元凶李长春和李克强被“一锅端”。为防止这样的结局,首先要下大力保住“车马”,才能保住血祸元凶两“将帅”。为此他们挖空心思洗白刘全喜,竟将他选为十六大党代表和人大代表。以此表明刘全喜不仅没有任何过错,而且还是模范党员,何谈对他问责,又何谈追究李长春和李克强呢。

在保刘全喜的同时,又在打压高耀洁大做文章。将她深入几十个县的艾滋病村送医送药泄露了疫情,给她扣上“损害河南形象、泄露国家机密和为国外反华势力服务”三顶大帽。黄某还亲自给高耀洁所在单位领导打电话,既不能再让她去艾滋病村,也不能让她出国和接见记者。她因无生存空间,无奈于2009年出走美国。黄某在老首长大力提携下被提拔为中组部任副部长和全国妇联副主席。刘全喜为报达陈某对他的呵护,20年前曾以其老母寿诞之际送上70万元。陈某现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和十九大政治局委员。

其五、百般阻挠我去河南危机干预的正义之举。1980年代至1990年代中期,我在卫生部和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工作期间,就关注河南省艾滋病大爆发一事。退休后深入到30个艾滋病重灾县,其中包括死亡300、400甚至500的上百个艾滋病村进行调查,并据此向十七和十八大党中央发出40多封实名举报信。但我的行动激怒了包庇河南血祸元凶的卫生部和国家卫计委遭到追杀。

原卫生部党组派员指责说:“你一封又一封的公开举报的都是高度关注和领导中国卫生事业得到发展的国家领导人,既损害他们的威望,也有损中央对卫生部的投入,这是部党组不能容忍的!”更名为国家卫计委的官员根据主任李斌指示,对我发出更为严厉警告:“你一趟一趟去河南搞调查,国家有卫计委,河南艾滋病关你什么事,还显得着你吗?你疯了!”没过几个月又警告:“你不听劝告又一趟一趟去河南,继续与中央对着干,李克强还怎么关照卫生部,你活腻了!你知道中央对你怎么评价吗?上边早就盯上你了,让卫生部上报你的材料对你调查,再闹下去绝没有好下场!

我去河南调查,因触及他们大搞“血浆经济”的既得利益,一位县国保大队长扬言:“你这个XX糟老头子今晚要是不离开河南,就弄死你!”还有说:你再来河南调查艾滋病,就让你得艾滋病!”。

主导危机干预的卫生部和现国家卫计委,本应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却纵容河南隐瞒疫情说假话,对“无名热”视而不见,主管艾滋病防治的副部长还出笼河南血祸“无过错论”。我去河南危机干预没有错,有错的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原卫生部和现国家卫计委。

可以设想,让一位不学无术只一味讨好上级的外行领导专业性极强的卫生部门,中国的卫生事业能有希望吗!

不畏强权把应当说出的话说出来

基于人性和良知,要求我行将就木前,在河南血祸问题上要把应当说的话都说出来,不要带到阴曹地府。这样才不负从事健康研究和危机干预的使命;也表明我入党65年出污泥而不染,没有沉沦。

我前几年因顾虑大胆放言会遭到不测,只能隔靴搔痒。如今已85岁,又是癌症晚期,老棺材瓤子不怕死了。来自于人性中的良知,让我有勇气在大庭广众面前堂堂正正说出我想要说出的话。

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我原本期望习总书记能将河南血祸解决在十八大名垂青史。然而,未有作为,没有担当。对此,习总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扫黑除恶”的扫帚,能扫除河南血祸中的黑恶势力吗?我有事实佐证,不可能。

有迹象表明,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李克强还将继续当总理,大搞弄虚作假巡视的中纪委书记也将高就。可是又有谁知,当“两会”荣升者弹冠相庆时,河南还有两位上访者仍在服刑中,任进宝两个艾滋女儿还在生死线上徘徊,令关注河南血祸的人们情何以堪。


陈秉中会见正在服刑的陈书霞

给前两位总书记杜撰“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理论家们,你们能用你们的理论把当局对河南血祸“指鹿为马”包庇血祸元凶20年作出合理性的有说服力的解释自圆其说吗?如果你们敢于辩护,我向你们挑战,我虽然没有什么高深理论,但仅凭我对河南30个艾滋病重灾县上百个艾滋病村调查获得的如山铁证,就可以将你们为歌功颂德的人美化包装那一套批得体无完肤。不服的话就公开辩论,一决雌雄!

我吁请出席全国“两会”中的开明人士,不要集体沉默,应该为河南血祸受害者获得公平正义发出最强音。

此次举报同以往40多封举报信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chbzh2014@126.com

2018年2月25日

相关链接

1、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2、河南污血案20年不查处还倒打一耙太过残忍五问党中央

3、河南血祸冤魂在敲李长春和李克强的门—记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陈娜之死

4、汝州市5名无辜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因上访被判刑穷凶极恶天下奇冤——就河南血祸五致习总书记公开信

5、母子染艾滋因上访被判刑老妈上吊老爸昏厥婆婆骨折河南又传哭泣喊冤声

6、输血感染艾滋投诉无门妻子上吊丈夫病亡河南血祸元凶却平步青云

7、“不准宣传、不准报道、不准调查、不准研究”讲真话揭河南血祸真相刘倩遭官方封杀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0期,2018年3月2日—3月1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