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从废止户口制度开始

2016年05月03日

在一党专制之下的中国,一个人可以没有身份证,没有学历,没有存款,但绝对不能没有户口,因为中国特有的户口制度捆绑了小民的社会福利,比如义务教育、社保、医保等,这些福利只能在户口所在地有效,离开当地便无效。再如婚姻登记及计划生育政策,法律规定结婚只能在户口所在地的民政部门登记,领取准生证和生孩子也须在当地由有关部门审批办理,否则将受到各种强制措施和严厉处罚。新生儿要报户口,也须在父母所在地;新生儿若没落上户口,将来就不能上学,也不能享受社保和医保。

此外,户口还与购买房屋捆绑在一起,比如买房者在户口所在地拥有两套以上住房,就要多缴纳税金,而且户主的户口必须落于住房的地址;如果他把房子卖掉,户口就必须迁出。很多居民只有一套住房,将房子卖掉,户口就没有了落处,各种福利也就没了保障。还有,新毕业的大学生在城市找工作,但没有房子就不能落户口,等等。由此可见,户口制度是一种非常落后的专制制度,它不仅限制人的迁徙自由,还侵犯人的日常生活。

更深一层,中共当局通过户口制度进行政治控制,维持专制统治,巩固其政权。由于户口管制,公民的政治权利被剥夺——特别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比如中国目前有2.5亿农民工,他们的户口在农村,而在外地城市就业,并且有数百万人在城市购买了住房,但因为他们没有当地户口,不仅没有各种社会福利,政治权利也为零,选举与被选举权与他们完全无关——当然城市居民也没有真正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过在一些中等城市,尤其是东南沿海的地级市、县级市及县城,常年居住的外来人口及农民工总数超过本地人口一倍或两倍以上,随着城镇化的迅速发展,非本地户籍人数还会大大增长。如北京和上海这些人口超千万的城市至少各有300万以上的农民工,虽然他们为当地创造了巨额财富,但因为没有户口,则完全被排斥在选举之外——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被完全剥夺。

按照1995年通过的选举法,每96万农村人口选举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每24万城市人口选举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比例是4:1,也就是说每4个农村人等于一个城市人,这是严重歧视农村户口的居民。2010年,新修订的选举法规定每67万城乡居民选举一名全国人大代表,但参选依然按户口所在地划分。比如北京常年有300-400万农民工,他们中间至少应该有5-7名全国人大代表,可是全北京并没有一名农民工身份的全国人大代表,他们的政治权利完全都被剥夺了。

1953年通过的选举法规定,乡镇人大代表直接选举,而且是同额选举,实际是党指定代表。1979年新选举法规定,直接选举人大代表提升到县级,但仍然同额选举,实际还是党指定代表。之后,修改的新宪法特别设专章规定了选民对代表的监督权和罢免权,而且还规定了实行差额选举。但是,公民还是只能在户口所在地参选——而非实际居住地参选。由此,上亿民众就这样被无情剥夺了选举权。

户口制度造成对数亿农民的多重剥夺和歧视,包括政治权利、社会福利及人格价值。如果不废除户口制度,无论农民工的数量有多庞大,对中国经济作出了何等贡献,他们都将永远被歧视,在政治和经济上被双重剥夺,他们都将永远没有话语权,永远获得不了人的尊严。中国的户口制度如同当初南非的种族歧视与隔离制,只有废除户口制度,数亿农民才可能得到身份解放,他们才能有自由,获得平等,成为真正公民,有尊严,有真正的人权。

中国民众经过多年的不懈斗争,收容制废除了,劳教制废除了,计划生育政策也有所放松,当下中国公民运动的再一个目标就是要求废止户口制度,当然我们倡导理性和平的抗争。2013年,北大博士许志永等发起、倡导的教育平权和新公民运动,通过政治对话和发起民众聚集在教育部维权、静坐,打横幅,和平抗议,就是要求早日废除不合理和不公平的户口制度,促使政府真正尊重和保障人权。特别是就当今中国而言,中国人权的实现、公民社会的建立,由废除户口制度始,而且户口制度的废止不会引起全社会震荡,只要政府大刀阔斧把不该侵犯的利益还给民众就可以了,这样反而利于社会和谐。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4期  2014年2月7日—2月20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