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方冰:黎安友:终身制会让习近平骑虎难下(图)

2018年03月05日

https://gdb.voanews.com/BA3ED02B-9CB7-4387-93CD-445D030B0A37_cx0_cy10_cw0_w1597_n_r1_s.jpg
在中国山西省古交的一条街的地摊上出售的年画,包括习近平、毛泽东等中国5位最高领导人的肖像(2015年2月5日)。

美国知名中国问题学者黎安友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走上终身执政道路后将面临“骑虎难下”的局面,“当他遇到麻烦时,权力斗争将爆发。”他认为,虽然现在的世界潮流显示民主体制有功能障碍,“但长期而言,专制体制更危险,不受制约的最高领导人迟早会犯大错”。

中共上周日悄悄宣布,将取消中国宪法中规定的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任的限制。

星期二,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习近平此举最主要目的“是向所有怀疑者和竞争对手,以及目前不属于他派系的人发出一个信号,告诉他们,我的权力确实是绝对的,我没有对手。”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

黎安友说,这一举措“是个最后确认,我准备要再做10年,或者超过10年。所以有其它想法的人最好要习惯于服从我。”

黎安友认为,习近平这样做的危险在于,他怎么“从老虎背上下来?”他解释说,“当他犯错的时候,当他开始生病的时候,当他要下来的时候,当你没有接班人的时候,当某种事情发生,需要政治继承人的时候,中国政治制度的长期风险是不稳定的。由于中国没有任何政治继承的规则,权力斗争或不稳定就可能爆发。”

星期一,现年87岁的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孔杰荣撰文指出,中共提出废除国家领导人有限任期的建议,“意味着中共已经忘记了毛泽东长期专制主义的主要教训之一。”如该文的标题所示《中国可能进入另一个很长的严厉独裁期》 

孔杰荣是最早把国际法律介绍给中国的美国法学教授之一。他早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就应邀前往北京协助中国商务部和税务总局官员组织国际税收法律的学习,为当时迫切需要外国投资的中国官员了解国际法律和制定中国的相应法律提供了帮助。

孔杰荣认为,这一为习近平终身执政铺平道路的举动,将对世界秩序产生深远影响。“这将使他更加大胆地行动,并增加他任意或可能错误地在国际关系中行事的风险。这肯定会使中国为其‘软实力’及其军事经济实力被尊重作出的努力受阻。”

孔杰荣认为,虽然习近平的“莽撞举措无疑引起了精英阶层的高度关注”,但他预计“抗议活动不会很多”。因为习近平“在过去几年中扼杀了言论自由。”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共建议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孔杰荣说:“这将使这个政权更具镇压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没有法律限制,并将强加‘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裁判所’”。

孔杰荣认为,习近平在国内遭遇的风险很大,因为中国的麻烦正在超越其成就;他认为,习近平的外部风险更为直接,他“将增强外界对‘中国威胁’的恐惧,他的更严厉镇压将使人们想到斯大林长达数十年的集权。”

不过黎安友认为,眼下只要中国的经济强劲,人民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他们可能会支持习近平,”虽然他认为,或迟或早“如果他遇到麻烦,由于他的权力如此个人化,而不是制度的权力或权威,恐怕会导致产生权力斗争,而不是有序的政治继承过程。”

而在国际上,黎安友表示,习近平试图走向终身执政的影响可能并不是很负面的,“因为外国领导人会认为他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他们知道在那里有他们可以打交道的人,有可以做决定的人,他们会尊重这一点,他们会适应这一点。外国领导人只需要与习近平打交道。”

黎安友不认为中国政治的这一变化中有任何积极因素可言。“我的意思是说,习近平已证明了自己是位非常出色的政治家。他擅长玩政治游戏,击败了所有敌人,熟练地处理了很多政策问题。”

但黎安友认为,习近平的政治才能对中国长期来说并不利,“因为中国是一个现代社会,需要开放,需要信任它的人民,但是现在的政权显然不相信中国人。”

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中共准备取消对国家主席任期的宪法限制,允许习近平无限期领导中国,“标志着世界毅然决然地向专制治理倾斜。”习近平加入了俄罗斯普京、埃及塞西、土耳其埃尔多安等专制强人队伍。

黎安友说,“1990年代后期,冷战结束后,似乎历史表明民主是一种最好的政治制度。现在,民主政体显示出很多功能障碍。作为一种观念或作为一种模式的民主,其威望现在很低。”

但他说,历史还在继续,“专制模式的威望像过去那样再次受损的时候将会到来。”他补充道,“我仍然相信没有完美的政治体系,它们都会犯错误。但长期来说专制体系更危险,因为最高领导者没有挑战,他迟早会犯下一些巨大错误。”

——转自美国之音(2018-03-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0期,2018年3月2日—3月1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