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点评《决定》

2019年11月07日

(上)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于10月31日闭幕。全会的重头戏是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11月5日,《人民日报》发布了这一《决定》的全文。

习近平在全会上关于《决定》的说明中,引用了邓小平1992年南巡时讲的一段话,邓小平说:“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习近平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重大命题,并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确定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在改革开放40多年历程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划时代的,开启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新时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是划时代的,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开创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新局面。

《决定》全文很长。其中心思想就是,中国经过70年的创造性探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新体制;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基本成型。

之所以说基本成型,是因为现在离中共说的“两个一百年”的第一个一百年,即中共建党一百年2021年还有两年;离邓小平92南巡说的“再有三十年”还有三年,《决定》中还谈到要“深化改革”,因此还不能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完全成型,但已经是基本成型了。

《决定》的发布意味着,在中共那里,改革已经终结或基本终结。

我们知道,毛时代的关键词是“革命”,邓时代以来的关键词是“改革”。在邓时代,改革意味着对体制的改革,意味着改革体制,即对原体制的基本理念及制度架构进行改变。尽管说,这种对体制的改变、对基本理念和制度架构的改革实际上早已经终结,但是《决定》的发表毕竟是正式的宣布。中共以后还会讲改革,但以后的改革不再具有任何改革体制的意义,而只是在既成体制之内的小修小改而已。

习近平在对《决定》的说明中,竭力表明他是邓小平路线的继承者,但实际上,习近平路线已在若干重大问题上背离了邓路线。例如,习近平取消了对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例如,习近平重新提出毛泽东文革期间的口号,“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例如,习近平主张国进民退,加强对私人企业的管控以及对私人企业家的打压。这就是说,习路线是对邓路线的某种背离,以及对毛路线的某种回归。

不错,不论毛路线邓路线还是习路线,都是党路线,但是其中的差异仍是不容忽略的。重要的是,《决定》的发布意味着改革的终结。这也意味着,那种以为中共的改革会把中国引上自由民主之路的期待的彻底破产。不论是全会发布的公报还是全会通过的《决定》,都反复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就在全会闭幕的当天,新华社发表报道:习近平同志《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一书,已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即日起在全国发行。

这就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所谓“中国特色”,用官方的话就是,为世界提供了有别于西方的“中国方案”;所谓“中国之治”,就是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就再一次证实了我们先前的警告:共产专制下的中国崛起,是对自由民主的巨大威胁,是对普世价值的严峻挑战。

(下)

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其主旨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然而尽人皆知,中共的改革,在经济方面其实就是改掉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在当今世界,很少有国家比中国在经济上更不社会主义的了。我们知道,在经济方面,“社会主义”一词在共产党的词典里,本来是指公有制加计划经济;在西方的民主社会主义者那里,则是指福利国家,指高税收高福利;各种型号的社会主义总是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如重视劳工权益,保护弱势群体,强调公共福利,降低贫富差距,等等。如今中共的做法却正好相反。如今的中共,最不关怀劳工权益,最不保护弱势群体,最不强调公共福利,贫富差距最悬殊。习近平上台以来在经济方面也在走回头路,但是离传统的社会主义仍然是南辕北辙。因此,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无怪乎很多西方人把如今中共在经济上搞的这一套称之为资本主义,但不是自由资本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不久前,美籍日裔政治学家福山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如今,自由民主制度唯一可能的对手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中国公开宣称中国的制度更优越,因为他们可以长期保证稳定和经济增长,而民主却做不到。如果再过30年,中国果然变得比美国更强大更富裕而且依然很稳定很统一,那将是对自由民主制度的严峻挑战。

也是在不久前,中国经济学家林毅夫和美国哈佛大学历史教授尼尔·弗格森就中美经济战、中国的崛起等议题展开激烈辩论。最后两人打赌,赌金20万人民币。林毅夫断言:“20年后,中国将超过美国。”尼尔·弗格森则说:“我敢打赌,中国不会超过美国。”

我早先讲过,谈论中国会不会超过美国,要看你比什么、怎么比。要说中国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并非不可能,也不足为奇。毕竟,中国体量超大,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如果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那中国的GDP总量就超过美国,就成世界第一了。比照台湾,台湾在上世纪80年代,人均GDP就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了,如果大陆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台湾一样,那么中国早在80年代就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了。看一个国家富不富,应该看它的人均GDP而不是GDP总量。不过看一个国家强不强,则应该看它的GDP总量。当然,只看GDP总量也不行,还要看它的科技能力和军事力量。迄今为止,中国在二次创新上颇有进展,但是在首次创新即原发性创新方面却乏善可陈。在不自由的体制下,这一劣势很难扭转。与此相应的是,中国的军力虽有长足的发展,但是要超过美国谈何容易。不过我们也不可忘记,作为一党专制的国家,中国在使用军力的意志上要比民主的美国更强,因此我们不能低估它对民主社会、对世界和平的严重威胁。

中共在《决定》里展示的逻辑是,既然中国取得了“举世罕见的经济发展奇迹和政治稳定奇迹”,可见我们的制度是好的,可见我们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好的。其实不然。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先以革命的名义抢劫,后以改革的名义分赃”的基础之上,是建立在低人权优势之上;中国的政治稳定,是建立在六四屠杀、建立在高压维稳之上。因此它造成的发展必定是片面的、畸形的;它不能满足还必须压制现代人最基本的需求,即对自由与尊严的需求,因此必定是有害的、危险的,也必定是不可持续的。对于中共专制政权,我们一是要认清它反自由反民主的罪恶本质,二是不可低估这种邪恶所特有的巨大能量,三是要坚定战而胜之的信念。这是攸关中国命运的决战,也是攸关人类命运的决战。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11-0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3期,2019年10月25日—2019年11月7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