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黄玉凯:“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评徐纯合被警察当众击毙事件

2015年05月11日

1

美国警察打死黑人,央视“整点新闻”不厌其烦地24小时播报,还要请评论员点评;而黑龙江庆安警察枪杀上访人,央视却装哑巴。美国警察打死黑人,黑人和白人一起上街游行抗议;而庆安警察枪杀上访人,13亿人中没有一个人敢上街举一秒钟的标语。这样的反差让笔者想起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的名言——“中国人权比美国好5倍”。

5月2日,农民徐纯合带着母亲和3个儿女准备去往大连,车站安检人员认出了这对多次上访的母子,因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这就是当地官方所谓的“与他人发生纠纷”的起源。买票乘车,但因是“重点稳控人员”,而被无故拒绝登车,可谓中国特色。

5月6日,博讯网发布了“目击者拍摄的庆安徐纯合被击毙片段”视频,显示铁路警察李乐斌以警棍凶狠击打徐纯合,徐只是躲闪,没有还击,甚至在痛苦中只是用手臂捶打售票机,并在躲闪中抓住警棍。之后,李乐斌当着徐母和3个孩子的面,当场将徐击毙。事后,李乐斌得到当地政府领导的慰问与表彰;黑龙江官媒给案件定性“袭警”。

2

在“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背后,身患多种疾病的徐纯合始终在苦苦地追求着一个“中国梦”:把患精神分裂症的妻子送进精神病院;把82岁的老母亲送进敬老院;把3个儿女送入福利院。是的,他全家人都享受“低保”,但5个人的低保加在一起每个月只有600余元。因此,他不想要这个“社会主义优越性”,更不奢望西方意义的人权,他只要中国特色的“生存权”。但是,经过多年上访,也没有实现这个“中国梦”;但在他被击毙后,这个“美梦”竟然实现了。但这一幕让人心酸,感到现实竟如此残忍!

此时,笔者耳边环绕着三位中共领导的“重要讲话”:江泽民说“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可成果却被贪官转到国外去实现“美国梦”了;温家宝说“让中国人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可徐纯合在母亲和孩子面前被警方当场击毙;习近平说过“中国人共享‘人生出彩’的梦想成真的机会”——但徐纯合的“人生出彩”梦想只能到天堂去追寻。

3

在“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背后,中共各级政府视上访者为“刁民”、“精神病”——上访者被关进精神病院不要钱,像徐纯合妻子这样真正的精神病进精神病院却是要拿钱的。

警察是党的私器,是官衙的走狗,他们忠诚于“主子”,为完成党的“维稳”政治任务,他们将“刁民”和“精神病”视为垃圾,是暴打和专政的对象,即使在公共场所,当众将其击毙也在所不惜。

党的“维稳”政治任务无处不在,火车站的安检人员、售票员,火车上的列车长、乘务员,省会和首都的黑社会、保安公司、旅馆都有截访任务,专门对付鸣冤叫屈的访民。

4

在“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背后,各级政府设立了“维稳基金”,以“花钱买平安”的权宜之计处理危难案例,即所谓官家的“私了”。

徐纯合被击毙事件尚在调查中,家属收到铁路公安以“救助”名义给予的一笔钱,随后死者遗体被火化,当地政府与死者家属达成了协议:“不再继续追究”。谁都清楚,这是公然贿赂收买受害人的家属,以钱堵嘴,让他们不再进行司法追究,大事化小。

中国各级执法机关处理冤假错案和侵权案时,一般都是“私了”,双方签一个格式化的协议:“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或人文关怀),给予当事人家属一次性生活救助人民币×××元,当事人保证不再上访和诉讼。”为什么不说“赔偿”却用“救助”二字呢?为什么还要在“救助”前面加上“人道主义”和“人文关怀”呢?因为使用“赔偿”就意味着承认错误,而承认了错误就有责任,有损党的“伟光正”,而“救助”则意味着他们没有责任,是可怜你们、“献爱心”。在各级政府及公安耐心的“人文关怀”中,夹杂着利诱、威胁和恫吓:你们拿到钱了,签字了,绝不能上访、要求追究责任了。于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便不了了之,百姓只能把冤屈的眼泪往肚子里流。

所谓“人文关怀救助”,从权贵阶级而言,是他们暴力掠夺、欺压、施暴百姓,并逃避司法追究的手段,显示了当今中国官商利益集团无法无天,可肆意践踏公义和司法——总之他们有钱,天大的事,有钱就能摆平。这说明,公权力已经私有化,国家已经黑社会化。而从受害人和其家属而言,他们接受官家的“人文关怀救助”乃是无奈的选择,因为在“党”——权贵集团垄断国家与司法的体制中,他们掌握一切,小民即使天大的冤屈,也无处讲理。诉诸司法,法院是他们的;上访,国家信访局也是他们的;如果你“不依不饶”,坚持上访,徐纯合就是下场。在如此状况下,小民也只能接受“人文关怀救助”。

5

在“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背后,徐纯合事件不是新闻,而是中国之常态。

2014年5月15日,云南镇雄男子方九书开货车堵住镇政府的门,被警察连开9枪击毙。镇雄县检察院认定,方某驾驶农用车撞向围观群众,民警开枪时机恰当、处置合法;当地警方还通令表彰了该警员。上百目击群众写联名信,称该男子“没有危害群众安全”、“警方公布的情况不属实”。

2012年9月21日9时许,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二十里村一户村民因政府修路占地纠纷,在现场与警察发生冲突,警方开枪致村民王树杰死亡。22日,盘锦市政府调查组宣称:“民警开枪是因为村民暴力妨碍民警执行公务,开枪民警枪支使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9月25日,开枪警察张研在医院接受媒体采访时则称,自己当时由于受到死者亲属阻挠而“下意识抬臂开枪”。

2010年1月12日,贵州安顺关岭自治县坡贡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在处理一起村民纠纷时掏枪并连开5枪,导致村民郭永华、郭永志兄弟俩死亡。事后,当地政府对张磊开枪原因解释是村民上前抢枪,张磊开枪属于正当防卫。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直至2月10日,张磊才被遵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2天后被批捕。3年之后,2013年6月21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法院对张磊一审判决,认定张磊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

中国人的命不值钱,不仅警察经常打死人,城管也时常打死人。如2013年7月17日,湖南临武县,一个卖西瓜的老人,被十几个城管执法人员围殴,拳脚相加,致其当场死亡。2014年4月4日,河北省隆尧县发生6名城管打人,导致受害者杨某某大脑出血死亡事件。2014年4月9日,福建省福州市马尾亭江集贸市场,城管与一名摊贩发生小冲突后,一名老人上前劝架,遭到城管殴打,不治身亡。

突尼斯警察打死一个小贩,就此引发了北非茉莉花革命,但中共不必担心,因为很多中国人“爱国”,却不爱这个国家的人;而他们所谓的爱国实是爱“主义”;他们绝对不会意识到下一个徐纯合就是自己;他们相信“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6期  2015年5月1日—2015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