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沥泉:“福山悖论”的启示:自由会遭遇挫折,但人性终将冲破铁壁(图)

2019年03月13日

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写下《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预言自由民主将取代其它所有制度,成为人类的终极选择。这一论断引发轩然大波,为他带来了巨大声誉和争议。随后的两年间,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历史的指向仿佛不言而喻,也为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先知色彩。

21世纪伊始,历史飘摇不定:金融、债务危机爆发;移民与恐怖主义问题蔓延;欧洲右派势力重新崛起;普京、埃尔多安等威权领袖独揽大权;就连企业家出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以“民族主义者”自居,祭起贸易战的大旗……

前些年,福山发表了一系列与以往观点不同的文章,如《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称特朗普当选可能使“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分崩离析”。于是,部分媒体和网民更进一步强化了福山被“打脸”的印象,认为在现实面前,福山被迫转变了观点,尽管他们对福山著作了解往往只限于标题。

在现实面前,福山真的被打脸了么?人类真的永远看不到自由民主胜出的那一天吗?要想弄清这个事关人类终极命运的“福山命题”,我们需要弄清楚一些基本的问题:

① 福山的观点到底是什么?
② 福山被“悲观的现实”给“打脸”了么?
③ 如何看待自由民主之外的“其他”成功道路?

▍福山观点:
民主体制是人类政治的终极探索

事实上,苏联解体前,福山对西方的悲观不以为然。苏联解体后,福山又对西方的狂喜和盲目乐观不以为然。福山认为,历史并不会以某种简单的方式收场。他将历史分为两种:一种是短期的、表象的、波折的、“小写”的历史;一种是长期的、内在的、趋向的、“大写”的历史——好比股市中的技术面和基本面。

历史有自身的演进逻辑,福山相信“小写的历史”会一如既往延续,国家互有兴衰、战争互有胜负、企业互有兴亡,不因简单的信念而立即改变。但“大写的历史”并非如此,其动力来源于人类社会的深层结构,而非地缘政治与经济发展中的短期因素。

对“大写的历史”,福山指出,历史受到某种人类欲望的推动,即人们寻求“承认”的欲望。“主人与奴隶”的关系无法满足这种需要,只会带来奴隶的“绝对宗教”——对自由平等社会的渴望。因此,不平等制度下的“承认”是有缺陷的,这些缺陷作为矛盾而推动历史演变,导致了不同制度在不断更新中导向一个制度。

只有自由民主制,在平等的、相互的和有意义的基础上满足了人性寻求“承认”的需要,在自由与尊严中,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均衡才得以建立,从而结束了更新。就像水面最终变平一样,构成了历史的终结。换句话说,人类对自然科学的探索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人类对政治探索已经结束——没有哪一种制度,能比民主限政体制更加顺应人性。


苏联解体宣告了乌托邦的破产,也昭示了米塞斯、哈耶克、戈尔巴乔夫的先见与良知

因此,在“小写的历史”中,自由主义仍在曲折地经历着一个个故事,但在“大写的历史”中,自由民主已没有意识形态中的强敌。

▍福山争议:
当年比现在更悲观

如何看待福山的争议?当前自由世界的发展遇到了波折,现实似乎是悲观的,福山被“打脸”了么?其实,福山曾毫不客气的指出,20世纪才是真正的悲观世纪,当时的西方世界对未来的态度,远比现在更为悲观。

黎明之前的子夜往往更为黑暗,几乎一切支撑信仰的美好事物都摇摇欲坠。福山引用了《西线无战事》中的台词:“对我们十八岁的年轻人来说,‘学校老师’必须是通往成人世界的中介者,通向劳动、义务、文化、进步的世界,亦即通向未来的领航人……可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死亡粉碎了这个信念。”

人类曾经深信,科学、技术和工业让人向自然进军,并带来自身的富足,将人类拉出贫穷、疾病的深渊。

但是回望人类历史,我们却发现没有这种必然:钢铁、飞机被用于规模浩大的总体战,杀死了上亿人口;犹太大屠杀和古格拉监狱苦难,都出现在科技发达的国家。数十年的冷战后,核毁灭的阴云在世界的上空飘荡,用死亡的诅咒嘲讽着人类理性的最终边界。

工具理性并未带来道德救赎,先进的生产力反而带来了“更先进的恶”,甚至远远超越了传统的暴政。“最接近诺贝尔奖的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把这种只模仿技术、不变革制度的路径称为“后发劣势”。

杨小凯认为,二战前后的纳粹和苏联,正是后发劣势的典型:“他们一方面热切追求现代技术,竭尽全力获取全人类的最新技术,一方面又极力排斥启蒙精神和自由民主……对技术的路径依赖,使落后的制度越发膨胀,最终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参阅《杨小凯学术作品集·发展经济学》)

技术可能会带来新的野蛮。福山并非西方中心论者,相反,他在书中尖锐的指出西方曾经的恶与野蛮,并在良知的拷问下于自我怀疑中挣扎。殖民时代、革命时代、民族国家时代的信念,在历史中都纷纷崩塌了,乌托邦主义的向往在现实面前崩塌了。“欧洲国家自杀性的自我毁灭证明,西方拥有杰出理性的想法是错误的……在纳粹的集中营后,文明和野蛮之别完全分不清楚了”。

于是,美国一战后出现了“迷惘的一代”,二战后则出现了“垮掉的一代”,“白人负疚感”(white guilt)成为美国文化现象。

西方还在怀疑自身的力量。法西斯主义曾扫荡欧洲,击败一个个自由国家;美国在东亚抗日战场、朝鲜和越南都投入了力量,然而获得政权的是乌托邦主义。在冷战最后的岁月里,就连哈耶克这样伟大的先知,也悲观地认为:乌托邦主义是人类永恒的诅咒,我们将与铁幕背后的幽灵永远对峙,像面对镜中的影子一样无能无力。

然而,历史顽固又任性,在充满乐观的十九世纪,西方在对理性主义、民族主义和革命激进主义的滥用中,培育了灾难的种子;而在充满悲观的二十世纪,人的本原回归了,公民社会中不再有淹没个体的宏大叙述,却有着个人的独立、自由与发展。在铁幕的对视下,自由人在“白人负疚感”中忽略了自身平凡而熟悉的权利是何等可贵,可在铁幕后因自由而饥渴的人们眼中却熠熠生辉,墙上伸出了求救之手,墙倒下了。


柏林墙倒塌:自由体制“不可思议的胜利”

▍福山担忧:
孤立主义会带来新的世界大战吗?

今天,与福山历史终结论的针锋相对,产生了一种新的宏大“元叙事”:随着国际秩序变迁,出现了一种基于威权、民族主义的“新模式”,它以民族强大为口号,以强势政府为骨干,向旧有的全球化经济秩序展开挑战。

福山对新秩序做了公正评价。他认为,一个马克斯·韦伯式的现代国家,建立在国家能力、法治和负责制政府三要素的某种平衡之上,其中,国家能力在天平一端,而法治和负责制政府居于另一端。平衡的丧失会出现政治衰败。

对新出现的“元叙事”,太阳之下并无新鲜事,我们不需要向未来提问,从历史中就可得出答案。这种模式并不新颖,是19世纪李斯特主义的再现:随着普鲁士-德国在欧洲的兴盛,李斯特提出以工业为中心的发展道路,试图使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发展为工业强国。

作为古典经济学的批评者,李斯特希望将国家的发展区分为不同阶段:在初级阶段实行自由贸易,向先进国学习技术和思想,使自身逐步开化;在中级阶段实行贸易保护,以不公平政策促进本国制造业和商业的发展;在高级阶段则扛过自由贸易大旗,优化资源配置而提高创造财富的能力。

李斯特学说的本质是国家干预学说和贸易保护主义,以民族主义主导的重商主义代替古典学派主张的世界主义。他的主张有一个致命的弊病——破坏贸易中的互利原则,必然使国际贸易不可持续,长期繁荣被短期利益破坏,其结局是不可避免的走向同其他贸易国的利益对立。事实证明,19世纪德国的崛起未能促城全球和自身的经济繁荣,而是迅速演化为两次世界大战。

历史会以螺旋方式再度演进吗?德国复兴史会在现代重现吗?殷鉴在前,福山不仅担忧俄国、土耳其、中国的前景,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也忧心忡忡。

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时,福山撰文表示:“特朗普许下了奢侈的诺言,声称要让工作重新回到美国……但他无法禁绝美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他手头唯一的工具是惩罚性关税,这会引起贸易战,损害出口部门的工作机会,影响苹果、波音这样的公司……”福山的预言再次应验,特朗普政府与欧日等传统盟友交恶,美国和中国发生了正面冲撞。


《华盛顿邮报》社论:特朗普唯利是图、背叛美国价值,为所有暴君发放了“杀戮许可证”

回顾“悲观的20世纪”,英美未被作为挑战者的德国打败,德国的失败源于民族主义道路带来的自我孤立,而当自我孤立被失败带走后,轻身上阵融入自由世界的德国,却在数十年内实现了自我救赎,以柏林墙的倒塌和东西德国的统一,完成了历史的终结。

福山反悔了么?“历史的终结”过时了么?人类走向的并非终点而是新的十字路口吗?2017年,在斯坦福接受《新苏黎世报》专访时,他如此回答:

我当初写下《历史的终结》是要指出,从长期看,没有哪个替代方案比自由民主制度更出色。历史的终结推迟了……但历史的发展终将归于自由民主形式——我依旧对此深信不疑。

来源:先知书店
读者推荐

——转自CND刊物和论坛(2018-11-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6期,2019年3月1日—2019年3月1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