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文足:千里寻夫被失踪记

2018年04月10日

上午10点55左右,我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我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四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胳膊,刘亚军在我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他们把我带到了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在一小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四个男人一个女人看守着我。

天津国保刘亚军说,我们一直没有跟你沟通的机会,今天就是找个机会跟你沟通一下。

我奇怪道:你们就是这样找机会的?!几十个人冲上来把我抓到派出所来?

刘亚军赶紧解释:我没抓你……

我更奇怪了:那这算怎么回事?!

刘亚军:我们就是找个机会跟你沟通一下。

我盯着刘亚军说:你们把我丈夫抓了一千多天了,生死不明。我这个做妻子的,走出来寻找丈夫的下落,哪里违法了?你告诉我,我改!你们没有任何手续把我抓到派出所,这是沟通??你们这是违法,我不跟你们这些违法分子说。

你们要么把我放了,我出去继续找我的丈夫。要么我就小命一条放这儿,要杀要剐随便!!

四男一女无语沉默中……

午饭时间,刘亚军给我端来了一盘饭菜。本来不想吃派出所的饭菜,但是为了保持体力就顾不了那么多,把半盘白米饭吃掉了(没吃菜,米饭至少是干净的)。

吃完饭,刘亚军没再进来,留下了不敢说话的三男一女国保看守我。他们互相之间也不敢聊天,都选择了各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打盹儿。我也趴在桌子上休息。不一会儿,旁边传来了呼噜声,吵死个人!我抬起头翻了个白眼,趴到桌子上继续打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亚军进来叫醒我,说:领导来了,跟你谈话。

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在桌前坐下。我要求他出示证件,他拿着证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根本就没看清,模糊看着是天津市公安局盛(音)彤。

他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来跟我谈谈,看我有什么目的。我说:你这话说错了,我一切行为都是我正当的权利,合理的诉求。他说好,那你说说你有些什么诉求,我们往上汇报商量一下。我说,这是正当的程序,你们还要商量算怎么回事,你们就是一群骗子!

他说你不就是为了王全璋的事嘛,你不就是要见法官吗?你不是说“有罪审判,无罪放人”吗?我就是来跟你谈谈这些事!你说,我记着!

我说: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我要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

接下去,我就被迫又开始听他说着跟刘亚军一样的话。

车轱辘话,车轱辘说。这里不哆嗦了……

我也就奇怪了,怎么级别这么高的人,算是相当有水平的人,怎么这么啰嗦!!!!!!我掐断他的话头,几次都掐不断!

下午4点多,他们提出要送我回石景山,我不答应。去哪儿,要干什么,是我的自由,警察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倒是管的挺宽!为此又斗争了半个小时。

最后,我和一直在派出所外等着我的709戈平和709樊丽丽一起离开了派出所。我们都饿坏了,在派出所附近的饭馆狼吞虎咽的时候,接我们的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三个姐姐到了!和平哥也到了!

709李文足
2018年4月9日晚十点

——转自 @JiangsongWang 劳工公益志愿者(2018-04-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