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习近平的私企难题(图)

2018年09月21日

最近,一篇认为中国私企已经完成支持公有经济的使命,到了「离场」时刻的文章,在中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人认为这是一篇拍错马屁的文章,但作者吴小平暗示,这其实是一篇反讽文章。这个事件的重要背景,是习近平遭遇的私企难题。这个难题就是中国的私企越来越难活,而习近平又拿不出办法。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难题,只不过吴小平借这个难题出风头,反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习近平真的想灭私企吗?我以为他应该没有那么傻,因为私企承担着中国一半以上的就业。但是,正如在周末举行的「五十人论坛」上有学者指出的,中国民企现在「过不下去」,甚至有人说是「哀鸿遍野」。那么,如何来解释习近平对私企爱莫能助呢?

李扬认为是经济大环境不利的条件下,国企靠垄断上游产业大发其财,而处在中下游产业的私企则遭到产品价格低,投入成本高的双重挤压。也就是说,对私企多年的系统性歧视,导致在经济下滑时,私企几乎无法生存的大环境。习近平虽然不想消灭私企,却有点爱莫能助,是因为私企的困难是系统性的问题,没有简单的解法。比如说,此时不能给私企让利和优惠,因为国家财政空前吃紧,而且,给谁施惠不给谁施惠,很难控制;国家更不能选择的是挖国企的东墙,补私企的西墙,因为这无异于自杀。那么,为甚么不能选择对国企私企同等待遇,一视同仁呢?因为这样的选择在中国完全没有法治和其他制度安排的基础,因此也完全不切实际,反而有可能导致全面混乱。

如此说来,是否中国的私企问题就无解了呢?我的看法是,找到正解不可能。理由有两个,理由之一,就是中国为统治者服务的经济学家没有这个能力。这一点其实从「五十人论坛」中的发言就可以看到。林毅夫直言,当前的主流理论「认识世界好像很有力量,改造世界苍白无力」。理由之二,在习近平不可能放弃给国企特殊待遇这个前提下,中国的私企问题也不可能有「正解」。

那么,没有正解,习近平的私企难题有没有「歪解」?我认为「歪解」还是能找到的,虽然风险很大。事实上,目前正在实践中的一种歪解,就是干脆把还有盈利能力的私企卖给国企,私人企业家拿钱跑路;另外一种,就是给私企带上一顶国企的帽子,让一些私企享受国企能够享受的待遇,比如从银行得到低息贷款。第一种歪解的风险是中国资本外流失控,同时,国进民退继续损害中国经济的效率,第二种歪解的问题就是,政治上拿不上台面,财务上会带来腐败的机会。

总之,「国进民退」势不可挡,不是出于习近平的意愿,而是他不可能找到好的解决办法。那么,中国的私企难题是否就意味着经济会崩盘呢?读了《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发表的重要文章,「自由主义复兴宣言」,我对中国经济不会轻易崩盘有了新的领悟,那就是中国畸形的市场经济能发展到今天,与自由主义和西方精英的蜕变有很大关系。中国模式既得益于自由主义的蜕变,也加剧了自由主义的蜕变。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深度整合,中国极权主义体制与蜕变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深度纠缠,意味着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各自的各种歪解,相互间有很大的支撑作用。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复杂现实。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9-1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4期,2018年9月14日—9月27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