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慕娴:互联网下新社运模式(图)

2019年07月30日


数据图片:反送中6.12占领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运动发展了两个多月,出现前所未见的网络革命效应,其动员群众的威力,震撼全世界。示威者更荣获美国《时代》杂志选为互联网25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互联网如何影响社会运动这个课题,我一直关注和学习。早于2010年4月有一位计算机专家向我解释后,我在文章《从八十后说到刘晓波》(拙著《我与香港地下党》页324)中写下一段文字:“‘反高铁运动’最大的亮点是互联网深不可测的威力。万人聚集看不见组织者,领导者,只有 Laughing Man 。让那些专门追捕幕后黑手的专制者们看得傻了眼,不知何解。Laughing Man 是谁? 计算机专家解释:‘日本有电视连续剧〈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 The Laughing Man〉,以美国作家沙林杰(J。 D。 Salinger)的小说:〈The Laughing Man〉作为关键元素,讲述无法追查源头的一宗关于 Laughing Man 的案件。连续剧把沙林杰的 Laughing Man 进一步深化为网络的特质:个体的、自由的创造。于是 Laughing Man 变得面目模糊,成为一个意念(Idea)。无数的网民在(Idea)上添砖加瓦,进行再创造,使其改头换面,最初的 Laughing Man 不见了,变成抽象精神的存在,这样人人都可以是 Laughing Man,成为一个群组的共同意向和行动。网络世界里所成就的社会运动己经超出过去一切社会运动的经验了。’”

然后,于2011年4月我又在文章《上街的联想》(拙著:页128)的“后记”上作了补充:“突尼斯人民自发而迅猛的‘苿莉花革命’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网络革命,令世人惊叹。事实上,短讯、面书、推特等互联网平台不单是实用主义的信息传播工具,而是自由的像征。网络带着自由的因子,网络精神就是自由,网络是自由的武器,不是人类的工具。当一个意念(Idea)在网络上出现了,它就像自由的翅膀,在网络世界里无边无际地飞翔,没有甚么东西可以阻挡得了。

意念(Idea)是甚么?它不应是让人执行的革命纲领或指令,而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念头(Idea)。当这个念头得到网民广泛共鸣和认同时便迅速地传播,在传播过程中,像传染自由因子一样,被网民自由地加以改造和创新,最后这个意念经无限创意,比原始的更加完美或更具操作性时,网络革命便随时会发生。没有这创造的过程,不会成功动员千千万的群众,这是自由的功效。

网络革命为甚么无组织、无领袖?因为一个好的意念在网络上穿行过程中,不单只是传递而是得到不断的变化和改造。意念在改进之中,自由彰显了,就像动员群众的发动机,人人都是参加者,组织者,都可以是领袖(或称召集人),于是等于没有组织,没有领袖。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就无法兴起网络革命。”

至到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计算机专家作出评论,我在《伞下的思考》一文中有所记述。他说:“互联网的精神就是个人自由,网民在互联网上遨游的时候,是一个具自由意志的个体,独立的思考,自由的选择是他们的权利。互联网时代群众运动的主要点,并非是否有领袖而是是否有意念(Idea)。人人均可有权提出意念,谁的意念得到足够的支持,谁就成为带领运动的领袖,人人均可成为领袖。但支持者必须服从领袖所定出的原则和纪律,是为道义上的责任。而这个充满生命力的意念在互联网上传递,经网民讨论修改补充,使意念更丰富甚至变成面目全非的新意念,这时原来的领袖淡出,新的领袖出现,在意念不断更新的过程中,可以先后出现不同的领袖。”

计算机专家又说:“‘雨伞运动’基本上符合网络时代群众运动的规律和原则。最初占中三子提出‘公民抗命’及‘占领中环’两个意念,得到足够的支持成为运动的领袖。其后双学在三子‘公民抗命’意念的基础上修改‘占领中环’为‘重夺公民广场’的新意念,更得到二十多万人出来占领的支持,且进而演变成‘雨伞运动’而成为新领袖。这是符合网络运动的规律,并非甚么‘骑劫’、‘被边缘’的问题。后来出现了‘行动升级,暴力反抗’、‘撤退’和‘绝食’三个意念,显然地,事情的发展说明,只有‘撤退’这一意念得到占领区内区外的大多数支持,而回归原来三子的‘公民抗命’意念,以自首和静坐被捕结束占领运动。

双学修改的只是三子的‘占领中环’部份,并末取代‘公民抗命’意念,而‘公民抗命’由始至终都得到大多数参与者的支持和坚守,故此三子不会淡出。双学并未遵守网络革命原则,承认并尊重三子‘公民抗命’的意念,组成由三子与双学联合的集体领导,引致运动失败。三子的意念之一‘公民抗命’,经过一个奇妙的旅程而回到原状,证明这个意念相当正确,始终得到广泛的支持,值得赞叹。”“不过”他再说:“香港这场网络运动并不完美,部分网民道德教养很差,文明程度很低,滥用自由破坏网络游戏规则。自由的底线应有道德的制约。”

经过多年的思考,我的心得是:

1。网络社运需要有高质素的网民,有高度的文明修养,有基本民主理念,更是全心追求理想,顾全大局没有个人野心,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人,才能成功发起运动。在运动中提出“你不代表我”、“不要大台”、“不要领袖”的说法,是典型的道德沦丧,道义泯灭,突显其个人野心,破坏运动的表现。

2。网络社运其实有领袖,只不过是以匿名的,隐蔽的 Laughing Man 的形态存在。作为网民决定支持一个意念,便应尊重和爱护提出意念的领袖。除非你另有新意念提出,而又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否则的话你只能服从领袖的指挥,这是网络运动的道义原则。

3。通过网络动员了庞大的支持者后,始终要有大台(即组织)才能发挥集体智能,有策略地持久作战,由各个小台组成大台是必需的战略行为。

4。只要年轻的网民在 Laughing Man 内达成自我反省,自我完善,自我创新,这样,新的民主接棒人便将在网上诞生。

想不到以上的心得,正在这次反修例运动中实践,令笔者非常兴奋。从两个多月来的经历所见,网民使用连登讨论区及通讯软件Telegram 等网络平台发动游行集会的威力无与伦比,打破港史的记录,令人惊叹。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质量,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他们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要求行动“优雅”,即使是冲击行动,也让人看到他们有原则,有克制,选择性毁坏,既是不屈不挠,也是热爱香港感情的表露,感动世人,正如妈妈们,银髪族们都给予无限的支持。

运动至今仍未平息,虽然我们做了很多极有创意,遍地开花的行动,己得到二百万各阶层人士的支持。但香港工委(中联办)及林郑政府却不为所动,不作进一步响应,使大家所做的一切变成徒劳无功。他们完全没有希望缓和局势,平息民愤的迹象。相反,我看到的却是,他们正在透过地下党动员组织群众部署全面大反扑。这符合他们的性格,就是不能退让,必须以暴力镇压反抗者,直至他们屈服。

我希望大家知道,现在管治香港的其实不是林郑政府而是共产党,林郑己经差不多放弃了管治香港的责任。香港工委会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出比空城计,困兽斗等阴谋更可耻的镇压手法去对付示威者。如何抗争下去?联合民主派政党,公民社会组织,网民代表,发挥更广泛的集体智慧定出新的策略才能抵抗地下党的反扑,这是我现在提出的意念(Idea)。

我只是不愿看到再有人流血,有人被捕,有人流亡,有人牺牲性命。当中共发动更奸险,更毒辣的反扑行动来临时,“鸣金收兵”仍然是最聪明,最有智慧,保存实力的唯一选择。这也是我的另一个(Idea)。

2019年7月19日
 

——转自立场新闻(2019-07-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6期,2019年7月19日—2019年8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