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廖亦武:刘霞诗歌手迹:《无题》——仿谷川俊太郎(图)

2017年10月23日

刘霞最近的诗歌手迹,创作于去年秋天。妈妈得绝症,弟弟戴罪在身,她的抑郁症和心脏病多次发作,却无人可倾诉。而狱中的刘晓波还以为她没事儿。

有一天,赫塔·米勒来我家,我们一道给刘霞打电话。借助翻译,她和赫塔说了好多。我们都鼓励她到柏林来。她说晓波不去呀。我说你得给他说实话呀。她说他们不准啊,一有敏感字眼就掐断。我说你给他们提出劝说晓波的申请呀,理由就是陪你出国治病。刘霞笑了很久,她说好好,顺道告诉他廖秃头的下落。

接着,她让朋友辗转传给我三首在网络时代甚为稀罕的诗歌手迹。

无自动替代文字可用。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 我的白色药片
我厌倦了 我对你的笑
我厌倦了 火车上的厕所
我厌倦了 你的名声
我厌倦了 我的心累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 只能看不能走的路
我厌倦了 肮脏的天空
我厌倦了 哭泣
我厌倦了 所谓一尘不染的生活
我厌倦了 虚假的语言

我厌倦了 植物死去
我厌倦了 无眠的夜晚
我厌倦了 空空的信箱
我厌倦了 所有的责骂
我厌倦了 失语的年年月月
我厌倦了 牢笼

我厌倦了 我的爱
我厌倦了 身上醒目的红字

我厌倦了

          2016,9

——转自廖亦武facebook(2017-07-31)


太多媒体找到我,问出国就医是否刘晓波夫妇自己的意愿,如何证实。我一再重复说过的话,我解释得太累了。眼下,刘晓波夫妇已被严密控制,我不得已公布刘霞手迹。我还有刘霞向国宝提出出国申请的手迹,暂时不便公布。媒体可以此为凭:出国治病是他们最迫切的心愿,千真万确,晓波说死也要死在西方。

刘霞:我厌恶我的生活

无自动替代文字可用。

 

——转自廖亦武 Liao Yiwu‏ @liaoyiwu1(2017-06-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0期,2017年10月13日—10月26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