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傲霜:“土改”大劫难,“世外人”也难逃

2019年09月23日

在中国,和尚、尼姑、道士、道姑都被称为“出家人”或“世外人”。意即他(她)们已看破红尘,遁形世外,成天只是伴暮鼓晨钟,神像经卷,已经与人无争,与世无涉了,故有所谓“出家不认家”之说,连自已的家庭都不再去认同,所以一切都置身事外。这其中有个别人即使过去犯了什么事,闯了什么祸,出家之后,世上人也会以宽容之心对待,不去继续追究了,比如中国的文学名作《儒林外史》中那个郭孝子的父亲,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个“反革命”钦定皇犯,但他出家为僧后,官府也就不再去追捕,后来郭孝子千里迢迢历尽艰辛来寺中见到他这位父亲时,他却坚决不认说“贫僧没有儿子”。这在中国千百年来民间似已形成的共识。

但这一切对于宣称要“砸烂旧世界”的中共来说,却似乎根本不予认可。所以当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那场以革命的名义,实则是明火执仗杀人劫财的所谓“土改”运动的政治风暴降临中国大地时,当时哪怕身居于寺庙的僧尼、道士等人照样在劫难逃。

因为不管你是和尚或道士,出家为僧为道,你终究是个人,是人就得吃饭,再是吃斋把素,粗茶淡饭,米也得钱买。而且庙中那些灯油、香火,各种设施以及神象维护,宗教活动等,都必须有一定的经费,所以便有“庙产”的存在。所谓“庙产”就是一座寺庙拥有的田地之类的财产。这些田地完全是由该寺的信众、香客,长年累月自愿布施捐助,集沙成塔而形成的一笔财产。寺庙越大,历史愈悠久,庙产也就相对越多一些。这既是一个自然而浅近的道理,更不存在什么“地主剥削农民”之类的胡说八道。然而土改运动一来,寺庙的住持人(称为“方丈”),也成了大小不同的地主,同样“享受”地主一样的待遇。

我的故乡成都1949年前寺庙林立,其中昭觉寺,文殊院,青羊宫,武侯祠规模最大,历史悠久,称为成都的“四大丛林”。在这四大丛林中又首推北门外的昭觉寺。它建于明代嘉靖年间,不仅历史悠久,且殿堂宏伟,暮鼓晨钟,香烟袅袅,神像庄严精美,僧众多达千人,终日前来进香者络绎不绝,若遇每月初一、十五,或过年,或宗教节日,香客逾万人,称川内第一禅林。由于有这么悠久的历史,如此众多的信徒,故其庙产拥有田土近四百余亩。但人家那么大个“单位”,那么多的僧人,其开支也就很大。但土改队根本不问青红皂白,便将该寺当时的方丈,六世住持慧智禅师定为“大地主”。发动农民中的混混痞子去向慧智进行斗争。第一步是减租,第二步是退押,第三步是没收土地,第四步便是算“剥削账”分“浮财”,也就是要慧智禅师,交出金银钱财。其间当然少不了对慧智辱骂,罚跪,斗、打等种种手段。慧智禅师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也缓解不了人家的“斗争意志”,也改善不了自己的艰难处境。

更为糟糕的是,田土一没收,寺庙便断了经济的来源。更加当时社会大叫“破除封建迷信”,把一切宗教均视为封建迷信。大肆宣传马克思说的“宗教是精神鸦片”和毛泽东的“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不信邪”的“伟大教导”。更加当时社会上富裕、乃至小康者皆人人自危。最怕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有钱,谁有钱便被人叫做“老财”,而“老财”就已成了“有罪”的同义语。所以在把宗教视为迷信,把有钱视为有罪的双重恐怖气氛笼罩下,谁还敢到寺庙上来烧香,礼佛,布施,损助,你不是自已去头撞南墙吗?而且那时的中国,除了极少数特权者而外,其余的人都基本是穷成一锅了。

接着,土改队的干部,便来对昭觉寺里的众多僧人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美其名曰为“理直气壮地宣传无神论”,名为动员教育、实则就是强迫僧人离寺还俗。并说,毛主席,新社会让你们去过新的生活。一座历史悠久、具有相当规模的佛教圣地,几个月中便人去屋空,土崩瓦解了,只剩下了方丈慧智和几十个坚持信教的僧人。慧智一方面是他坚持信教不还俗,另一方面别人也不许他走,因为要从他身上去挖出金银“浮财”。另外大约三、四十个人是坚决不还俗的。于是也按人头分了点田土与他们,令其自耕而食。而寺庙内的一切宗教仪式活动,因无钱开支便都宣告“停摆”了。

但追缴“浮财”却绝对不能停,而且不断升温逼着慧智交出金银。慧智虽倾寺所有,将所有金银等值钱之物都交了出来,仍过不了关。当时来昭觉寺搞土改的工作队队长叫雷洪,与笔者曾有一面之缘。此人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大老粗,在军队中当过几天班长,下到地方当了土改工作队长,性格暴躁粗野,外加小人得志猖狂已极。对慧智禅师又斗又打,就是说他还藏匿有财宝。

这昭觉寺历史悠久,确实有许多堪称国宝级的文物。如上刻有嘉靖年造的大锅,锅内大得可装一整条牛,又如一幅观音绣像是明代著名美女陈圆圆,用自己的头发绣成的等等。远在清朝乾隆年间,昭觉寺里有一高僧名慧空。乾隆都多次把他请去宫中作法事。乾隆是个出了名的“风流人物”,年轻时曾爱上一胡姓女子生下一子,因该女系汉人,按清律例,此子不得为皇室成员,只能随母姓胡。稍长,便将其假扮作太监,侍于乾隆左右。慧空在宫内作法事时,乾隆常命其为慧空禅师端茶送水,以示对慧空的尊敬。于是引起此子心中忌恨。待其成人后,不便再留宫中,便将他官放外任,到四川作知府。知府官虽四品,因其身份特殊,出入仪仗皆用二品,人称“胡中堂”。

“胡中堂”来成都后,便带上衙役随从,前来昭觉寺找慧空禅师“寻衅滋事”。谁知他离寺还有数里,寺中僧人已来道旁迎候。那时既无电话,更无人能发手机短信,自己并未事前告知任何人,对方如何得知,不禁心中暗自吃惊。入寺坐定后,胡知府便命随从抬上他带来的“礼物”,原来是几千个包子,叫给寺中僧人们每人两个。并宣示“此乃中堂所赐,是素莱包子,僧人必须立即吃了”。他等着僧人吃完包子后,才问慧空“你们出家人吃荤呢还是吃素”?慧空答“佛门子弟慈悲为本,当然吃素”。胡知府哈哈大笑道“我包子馅内加有狗肉汤,如何你也吃了”?慧空不慌不忙从袖内取出两个包子说“大人所赐之物还在此,我们吃的是本寺自已做的素包子”。众僧人也纷纷从袖内取出包子,弄得胡知府目瞪口呆。

但“胡中堂”还不死心,便从袖中抓一物捏在掌心内说:“在宫内曾听圣上说你能知未来之事,那你说说我掌心内捏的是何物,说不出,你就犯有欺君死罪。”慧空早己听见他袖内有啁啾之声,便答道“大人掌中是一乳燕”,胡知府冷笑道:“算你猜着了,我再问你,这乳燕是活的还是死的”?胡知府真够刁了,你要说是活乳燕,他用力一捏就是个死燕;你要说是死的,他不捏就是活的。慧空慢慢站起身双手合十躬身答道:“大人,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生与死全在大人一念之间。但天有好生之德,我佛慈悲为本,求大人放它一条生路吧!”胡知府闻言一惊,手一松乳燕便飞了。胡知府终被高僧的智慧所折服,遂拜慧空为师皈依佛门。

几年后,慧空离寺飘然而去。留下三句话“树包碑,檐钵飞,柱头落地----师父回”,成了该寺的奇观。我小时专门去看过。所谓“树包碑”就是该寺内大殿院中一棵大树,树是空心的,中间包着一座石碑。所谓“檐钵飞”就是在正殿屋檐上挂着一个大钵,所谓“钵”,就是和尚用来化缘要饭的碗,《红楼梦》中薛宝钗念一首《寄生草》给宝玉听,逗得宝哥哥疯疯癫癫的,其中最后二句“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便是此物。所谓“柱头落地”更奇特,就是一座殿外,一根柱头悬空未落地,但房屋一点不受影响。这可能是个建筑力学上的问题,就象著名的比萨斜塔一样。慧空三句话的意思是:等到树把碑包了,钵从檐上飞走了,柱头落地了。他才会回来。现在只有树包了碑,其它两样均在“文革”中被红卫兵“破四旧”而加以“横扫”彻底破坏,什么也不存在了。

就是这样一座有悠久历史文化蕴含,具有诸多文物资源的古寺,1950年在这昭觉寺旁,更变成了“镇反”运动中的杀人屠场。几个月中先后在这里被杀害的所谓“反革命份子”,多达数千人以上。有时一天就杀了好几十个。最多-天杀了一百多人!

现在言归正传,土改时,这昭觉寺的慧智方丈,便是前文中提到的那个慧空禅师的第六世传人。面对着的那个土改队长雷洪,是个官没芝麻大,蛮横无理胜却过当年胡知府一百倍的痞子。清代的胡知府再骄横,还通点人性,讲点道理,这个雷痞子什么道理也无法和他讲,他也根本不懂什么道理,就知道逼着慧智把金银交出来,慧智最后实在没法了,只好将寺中的传世之宝------舍利子交了出来。可这雷洪痞子根本不知是何物。慧智向他解释说,“舍利子是得道高僧圆寂火化后的佛骨之精,故《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云:‘舍利子是诸法空象,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这雷洪痞子,怎么听得懂佛家经典?他只知道要钱财金银,不等慧智说完便破口大骂道“老子叫你交出浮财,你拿个死人骨头来哄我,你麻广广呀?”“麻广广”是成都方言意即哄乡巴佬。本来他就是个乡村中的痞子,但人家现在当了官,自然不认这个账了。于是越骂越气,随手就将那舍利子丢进窗外草丛中去了。临走时,又指着慧智说:“明天再不把金银交出来,老子要你的命!”

慧智觉得他已无能为力,当晚在佛前焚香叩首后,便投入寺内一口大井中自尽了。一位有道的僧人,就被这样活活害死了。

可是万没想到,到了1953年,印度佛教团访问中国,来到成都,人家指名要参观昭觉寺,还要朝拜舍利佛(即舍利子)。那可是有世界知名度的佛门瑰宝。毛泽东指示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务必要接待好国际友人,不得有半点差池。李井泉立即命人把昭觉寺布置一新。人家有钱有人,当然要不了几天就把该寺打扮得象模象样,外国人根本看不出破绽。可这舍利子不见了,一追问才知当时雷洪拿去丢了,气得李井泉暴跳如雷,勒令雷洪:三天内找不出来,要你的狗头。当时已经当了副区长的雷洪吓得屎尿都流了出来!

他带了几十个人,不分白天晚上,几乎“挖地三尺”才终于在草丛中把舍利子找到了。当时,雷洪又是哭、又在笑捧着舍利子说:“早知道这东西这么金贵,哪个舅子才会把它拿去丢啊!”

那年头,中国的多少人和事,就让这帮愚昧无知的痞子糟蹋得如此惨不忍睹,真是可悲可叹啊!

 

2019年7月22日完稿

——转自议报(2019-07-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0期,2019年9月13日—2019年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