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秦永敏:香港“真普选”前景瞭望

2016年10月14日

目前,香港公民和大学生争取真普选的民主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以香港公民社会的成熟程度,这种规模的民主运动本来应该轻而易举地获得胜利,统治者不可能不灰溜溜的下台。但是,香港的民主运动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民主运动的背景非常不一样。唯一和它类似的,是1991年苏联崩溃前的东欧国家的民主运动。它们之间共同的特点是,较量并不是在本地公民和本地政府之间进行,而是本地公民在和一个遥远的统治集团较劲,本地政府其实不过是一个任凭遥远的统治集团摆布的傀儡。

也就是说,香港特首梁振英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态度强硬,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有北京政权在背后左右他,他的态度越强硬,就越表明他没有任何自主权可言,只是作为木偶直立在前台。因此,香港公民过分寄希望于和他的谈判是注定要落空的。不仅如此,即使能达到要梁振英下台的目的,值得庆幸的程度也非常有限。换个角度看,我们甚至可以这样断言,北京当局撤换梁振英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就像1989年之后让袁木销声匿迹一样是他们的利益所在。

但是,我的意思绝不是说和梁振英谈判、迫使梁振英下台毫无意义。正好相反,从目前的大环境看,能和梁振英为首的特区现政府谈判,就是一个重要的象征性成果,在此基础上争取阶段性成果,应该是现实目标。

香港公民应该懂得,一味强硬的原地坚持恐怕未必是最好的办法,因为这一来对市民生活和香港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从而可能在很大一部分市民中造成对立情绪,而且长期坚持街头不仅会失去大量拥护者,使对方有机可乘,师老兵疲以后也难保一蹶不振,很难再恢复元气。因此,在通过谈判迫使当局做出一定让步的同时,及时撤出街头不失为一个理性而深远的策略。只有这样,才能巩固现有成果,并为下一波出击养精蓄锐——须知,自由的香港原则上是不会有秋后算账问题的,所以以退为进之策完全可用。

人所共见,香港学生市民的这场民主运动体现了极高的素质,现场秩序,甚至卫生情况都非常好,但是联系到前述香港其实处于和前苏联卫星国类似的地位,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市民的素质再高也没有用,因为能给市民真普选的权利的决定权不在香港政府,而在北京!香港民主运动的这一情况也充分说明,其实在当今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制度,绝不是什么人的素质问题,而是能不能排除、化解专制压力的问题。只要专制权力的大山死死地压在哪里人民的头上,哪里就绝不可能有民主。相应的,能否实行民主民众也是关键的因素,虽然也不能说民众是决定民主进程的唯一因素,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哪里的公民能起来抗命,哪里的民主就有希望。

当然,我并不认为,香港因为全民抗命就离民主很近。原因在于如前所说,香港只是处于南国边陲的一个小岛,并非位于国家权力的中心,因此哪怕“占中”使香港社会、经济完全瘫痪,对能决定其命运的北京当局来说,也只是一个边缘问题,并不能动摇其统治的根基。由此,既然最高当局做出了完全违反香港公民意愿的决定,香港市民、学生要想通过“占中”,迫使最高当局答应收回成命,进行“真普选”,恐怕不现实。这不是给香港民主运动泼冷水,是希望香港“占中”运动的组织者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他们应该明白:在特殊的背景下,这场运动当前究竟能够达到哪些目的;实现哪些阶段性目标;应该如何接受现实;怎样才能使这场运动持续地进行下去,并一步步地向目标迈进。

再者,通过这场艰难卓绝而进展极小的运动,香港公民也应该看到,他们的社会生活已经不再和中国大陆相距遥远,香港人不是外在于中国的人。当然,如果他们不努力抗争,香港和大陆的差别还会更小,而他们的这一抗争,无疑是对大陆的最好带动。反过来说,没有大陆的政治进步,香港的民主进程肯定还会迟滞。大陆庞大而缓慢的车轮和香港灵巧而快速的车轮之间,其实存在着某种函数关系。如此,香港人想完全不考虑大陆的民主化进程,而只顾自身,恐怕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一个高高在上的构架把香港、大陆作为一个整体链接在一起呢!

具体地说,这一波民主运动给香港带来的前景,目前来看尚不确定。这种情况下,可以确定的是什么?我们来看看从最极端到最平和的所有可能性,就能推测出近期的大致走向(当然,如果还有意外的重大因素出现导致大变局,那就又当别论)。

第一:北京政权完全让步,完全满足香港市民学生的要求。显然,这种情况的出现概率为零。

第二:市民学生完全让步,被迫接受当局的假普选方案。显然这种情况的出现概率也为零。

第三:北京政权完全不让步,市民学生也完全不让步。这种情况下矛盾激化,出动解放军镇压,同时市民学生的激进派暴力反抗,香港在大兵压境下彻底一国一制。这种情况的概率不大,但也不能排除。

第四:北京政权和香港市民学生各做有限让步,香港政府做出些牺牲,局面大体维持现状,争真普选的斗争长期化。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应该说是最大的。

说到这里,我想是不是应该这样考虑:

1、无论如何,香港总有进行真普选、一人一票自由选举香港领导人的一天。

2、这一天能否早日到来,首先取决于香港市民能否长期、持续、坚决同时艺术地坚持自己的正当诉求。

3、这次香港民主运动是逼上梁山,已经把香港社会被北京控制的真面目充分展示出来,有民主诉求的广大市民与专制政权操控的势力之间的尖锐对立让举世都看到北京对香港的插手有多深。

4、香港不是澳门,当局不可能完全左右香港的社会形势,香港的民主化进程将由以香港公民和北京的博弈为主,加上其他众多因素的影响共同决定。

5、近期,当局不会让步允许特首真普选,与此同时,香港公民也绝不会放弃真普选的要求,因此香港争取民主的斗争会长期化。

最后要说明,北京当局一再声称“香港问题纯属中国内政”,其实无异于已经抛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假面具,它的做法差不多已经是“一国一制”。但是,北京当局的这种做法并不高明,远不如它以特区形式隔离两地的老打算。为此,它在大陆疯狂地抓捕支持“占中”要求真普选的异议人士,无异于把香港和大陆的民主运动捆绑在一起,使两地的政治生态密不可分。从此开始,香港和大陆民主运动彼此之间互相促进的作用之大,一定会出乎人们的预料——可以这么说,当局的做法其实是给缓慢的大陆民主运动列车加上了一个动力巨大的火车头。

2014/10/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2期   2014年10月17日—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