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唐吉田:痛悼李柏光律师(图)

2018年02月26日

https://2.bp.blogspot.com/-Y8pGKpYlRSo/WpQpeEKDyAI/AAAAAAABbrc/MlvUcWV5kdwM45HoKAiwrvr_v89BtdKOwCLcBGAs/s1600/%25E6%259D%258E%25E6%259F%258F%25E5%2585%25892.jpg

今天上午,正在敦化中医院陪护老人的我,突然收到李柏光律师(以下简称李律师)在南京去世的消息。噩耗传来,我感到无比震惊,怎么也难以相信这样一位在维权路上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的同行就这么匆忙地走了!

没进帝都做律师前,我就对李律师有所了解:当年的他可谓中国维权领域锐气十足的人物,真正进入律师行业特别是办了事务所后,他仍不坠青云之志,继续以个案的方式推进法律利民功能的实现,为王工、谢燕益等律师提供较为宽松的工作平台。在法律人中他这样既当先锋又做后援的着实不太多见。

见到他以后才知道他是那种话虽不多但很精炼、深刻的人,而我属于不说则已,开闸了就收不住的主儿。论学识和经历,科班出身的他甩我几条街,但他始终保持谦逊平和,每次交流都非常顺畅。通常他都会直呼我名:吉田,令我倍感亲切。

在中国大陆,做维权律师没有吃苦的准备恐怕很难坚持下去,李律师也曾被官方人员刁难甚至拳脚相加。虽不一定有前几年被同行戏称的“挨打专业户”王全璋、董前勇多,也是比较典型的。面对这些现实困难,有的人选择了退出,但李律师做得似乎比以往更投入了。

我对李律师印象深刻的还有:某次活动结束后,他和我谈起了当年那次和美国总统见面过程中,发生的极个别人排斥郭飞雄的事。他说:如果没有该起风波,或许中国民间力量会更容易壮大,各板块的关系也会更融洽。作为主要亲历者,他能如此坦诚地讨论这一问题,令我对他越发敬佩。

最近几年,中国的法律人尤其是律师好像没有从前那么踌躇满志了,一些曾经批评访民不信法律只信清官明君的人发现:法律能解决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少,这些以法律为武器的律师即便不英年早逝,也面临着动辄被骚扰、殴打、停业、注销或吊销执业证甚至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定罪科刑。在一个已经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时代里,能有李律师这样矢志不渝的人在为理想奔忙,何尝不是民族之大幸?

李律师就这么走了,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离开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离开了和他共事的同行,也离开了需要他服务的民众。。。

或许他太累了,需要静静地休息;或许他还有许多工作未结;或许他还想贡献更多力量。。。一切一切都无需多言:相信他会在天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眷恋的神州大地能逢凶化吉,那时他定将露出特有的微笑。

李柏光律师,你一路走好!

唐吉田

2018年2月26日

——转自维权网(2018-02-2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9期,2018年2月16日—3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