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历史的宿命

2019年12月06日

最近作为休息,偶然回顾了一下明史。意外地发现怎么崇祯皇帝和现在的习近平这么像呢?明朝灭在一个野心勃勃的皇帝手里,现在的习近平也是个志大才疏的皇帝。明朝有很多次机会和关外的劲敌和平共处,甚至对方求和也和不成,只能不断找打,被打得落花流水。小习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双胞胎。

为什么呢?历代学者们总结了很多原因,也都很有道理。总结起来不外乎以下三点。第一,最高领导层都是只懂得权斗阴谋诡计,不懂得治国安邦。第二,整个统治阶级都被自我吹嘘所陶醉,以自大狂的心理描绘现实,处理危机就左支右绌,动辄得咎。第三,做官只为稻粱谋,自己的名利地位比国家兴亡更重要。于是国家只能灭亡。

前几年很多人还对习近平寄托着希望,觉得他是个精明强干的领袖。崇祯皇帝也是意外当上了皇帝,很快就雷厉风行地清除了宦官专政。被当作聪明有为的中兴之主。但除了内斗内行,擅长权谋之术外,之后治理国家、从事外交那就真的是一塌糊涂。每一次重大决策都错,好心人为他解脱说那是判断失误。

小习这些年的表现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翻版。除了假借反腐败之名铲除异己,集中权势之外,内政外交都乏善可陈。崇祯皇帝在可以和谈的时候不愿意和谈,招致敌人大肆进攻,国家人民损失惨重。小习也是在可以和谈的时候坚决不谈,等到贸易战达到惨不忍睹的时候,吃亏受苦的是老百姓。最终国破家亡。

崇祯不敢和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整个统治阶级的自大狂心理,让不敢负责任的皇帝犹豫不决。中国的上层官僚和知识分子们,和明朝的同类们何其相似。以自大狂为标志的所谓爱国主义,顶在了习近平和刘鹤的后腰上,让他们不能后退半步,否则就是卖国贼死无葬身之地。这才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就懂得,文人无行是国家灭亡的必备条件,甚至是先决条件。明末的文人官僚阶级,内斗人才济济,办事却找不到人。所谓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真的没有人才吗?不是。逆淘汰的制度和环境,让优秀人才不但无用武之地,而且性命难保。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干事就不会招致祸害。全力以赴、忠君爱国的,几乎就没有好下场。这样的官场风气,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

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死了高闯王,还有李闯王,而且越闯越有料,直取了皇帝的老窝。皇帝落了个死无葬身之地。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不管特朗普总统是不是英明领袖、伟大帝王,贸易战中国不是美国的对手,就像明朝末年朝廷不是清军的对手一样。当年的朝臣和后世的学者都认为,讲和是明朝苟延残喘的唯一道路。两面作战没有胜算,清国军队的不断攻击,也确实起到了保护农民军不被消灭的作用。

清军作为少数民族,占领中国后为什么能够很快就稳定了统治呢?在明朝无能的官僚阶层,怎么就能很好的为外族统治者服务呢?不断造反的老百姓,怎么就能在外族统治下老老实实过日子呢?历代都有学者想不通。

看看香港人民宁可要英国的殖民统治,也不要共产党中国的统治,大家应该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吧。两害相权取其轻,和明清改朝换代的道理不是一样的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12-0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6期,2019年12月6日—2019年12月1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