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未普:结束贸易战,球在习近平脚下(图)

2018年10月22日

有迹象显示,美中两国贸易战在硝烟弥漫了几个月之后,最近似乎出现停战的一丝曙光。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中国方面准备做出一些让步,白宫也在「采取一些行动」,安排特朗普总统在下个月的G20峰会上与习近平会面。

这曙光是不是意味着美中双方容易谈拢了呢?未必!美国方面要求中国做出重大让步,而不是「一些让步」。如果仔细分析美中双方的一些相关讲话,终结贸易战的前景,似乎很难叫人乐观。

关键在于中国会在哪些方面让步。据《世界日报》10月15日社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曾经表态,美方提出希望让中国让步的清单上约三分之一问题可立即解决,还有约三分之一可谈判解决,剩下三分之一因涉及中国国家安全,没有谈判的可能。

那么,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那三分之一究竟是甚么问题?从过去几次美中双方你来我往的谈判中,国企问题是双方谈不拢的一个重要问题。前不久,习近平去国企重要基地东北考察时明确表示,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逼着中国走自力更生的道路,这不是坏事,中国最终还是要靠自己。还说,「任何怀疑、唱衰国有企业的思想和言论都是错误的」,国有企业「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这些话可以看作是他的对美表态。

可以预见的是,美中在国企问题上的谈判僵局很难打破。习近平认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础,而国企是经济命脉。它对中共统治太重要,中共不会轻言放弃。而国有企业、国家控股、政府补贴,成为中国「非市场经济」的原罪,是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眼中钉」。

对此,美国最近出台「毒药条款」(*poison pill),就是为中国量身定制。该条款出现在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中,即任何一国不得私自与「非市场国家」自行签订自由贸易协议。

欧盟、日本也对中国的非市场导向政策、国企补贴、技术转让与知识产权问题不满,「毒药条款」可能在未来美国与日本、欧盟等的贸易协定中复制。中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将会因此而遭到孤立。

但是在崔天凯看来,美国这些要中国公平贸易的要求,对中国人民很不公平。

有意思的是,崔天凯在接受NPR(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和Fox(福斯广播公司)采访时态度前后不一致。10月3日,他在与NPR交谈时表示,中国已经准备做出一些让步,以结束与美国的贸易战。但在10月14日接受Fox News Sunday(福斯周日新闻)主播华莱士(Chris Wallace)的采访时,口气强硬了许多。他对美国的指责一一否认,说中国不是发动贸易战的一方,也从未希望进行贸易战,否认中国撷取知识产权,否认中国干预美国选举,反对美国对台军售等等。

崔天凯的前后不一致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习近平仍然在赌,赌中共的专制体制比美国的民主体制更能经得起折腾,赌支持特朗普的基本盘选民感受到贸易关税的痛苦转而抛弃特朗普和共和党,赌11月美国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失去国会控制权,特朗普面临被弹劾危机,会无心无力继续和中国打贸易战。

第二,中共高层内部意见不一致,一些人认为中国应该更加咄咄逼人,让特朗普处于守势,而另一些人则提出通过让步来处理美国的不满。刘鹤的「三个三分之一」之说其实就是两派意见的折中。再有,中国领导人在公开场合总是说中国能够平安度过这场贸易战,但他们心里并非有谱。

第三,习近平本人不甘心做出重大让步。他在东北视察时说,中国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没有任何时期比现在更接近,也没有任何时期遇到现在这么多的挑战和困难。这反映了习的心思:世界舞台中心几成中国的囊中之物,如若投降,岂不前功尽弃?!

美国总统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上个月接受NPR采访时表示,结束贸易战「完全取决于中国」(「is all up to China」),称如果中国停止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贸易战就结束了。但纳瓦罗又说,中国「基本上欺骗了我们」,美国政府一再对中国提出要求,但收效甚微。总之,球在习近平脚下。这一次,中共还想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绝非易事了。


* poison pill - 毒药条款或毒丸条款(又译毒丸防御),正名为「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原是用于私人市场的商业条款,是用于抵御恶意收购的常见手段,会导致恶意并购者如吞下毒丸般,需付出极大代价。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10-1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6期,2018年10月12日—10月2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