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严家祺:纪念北京民主墙四十年(图)

2018年12月18日

(互联网)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有两个人提出了两个纲领,一个在中南海提出,另一个在民主墙提出,这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和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改革开放」为了实现经济现代化,「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

我之所以与民主墙的人认识,与我参与1976年第一次天安门运动、与40年前呼吁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有密切关系。40年前的9月14日,北京《光明日报》上发表了我写的《宗教法庭.理想法庭.实践法庭》三个法庭的近2万字的文章,占了当天《光明日报》全部篇幅的四份之三。宗教法庭,批判毛泽东的专制主义;理性法庭宣扬18世纪法国的启蒙运动;实践法庭赞扬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这篇文章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我参加了周为民、王军涛创办《北京之春》的第一次会议,《北京之春》的刊名,是我在会上提出的。

1978年10月,贵州几个青年人来到北京,他们一手制造了引起全中国注意的大事。10月11日,黄翔在王府井贴出《火神交响乐》。两个多月后的11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天安门事件真相》的文章,为天安门事件翻案。从这一天开始,中国的政治气候就开始发生大变。

两天后,黄翔等9人在北京成立启蒙社,李家华在评黄翔的《火神交响诗》时说,「要在实践的审判席上,对一切伪造的、冒牌的真理进行严峻的检验和审判!」启蒙社成立的这一天晚间,启蒙社在天安门广场靠近毛泽东纪念堂的栅栏上贴出了「应该重新评价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要三七开」的大字标语。

1979年北京民主墙,包括王府井、西单两处沿长安街的墙,以及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和当时贴大字报的栅栏。西单墙最早张贴的不是大字报,而是被汪东兴禁止发行的《中国青年》复刊号第1期样本。时间在1989年8月。后来,又有许多到北京的上访者把自己的冤情写成大字报张贴在西单墙上。在天安门事件翻案后,从11月25日开始,西单墙前就成了「民主讨论会」的场所。11月27日傍晚,多伦多环球邮报记者Jonk Fraser向大家传达了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im Novak会见邓小平时,邓小平对西单民主墙的看法。邓小平当时说,民主墙是好事,人民有这个权利。邓小平还说,「毛泽东三七开我不同意,毛泽东比三七开要好」,并说「我对自己是四六开,彭德怀也应该四六开」。这是当时一位女学生自告奋勇翻译的。当天晚上,有几千人聚集在西单墙。后来,这些人就游行到天安门广场,为邓小平支持民主墙而欢呼。在天安门纪念碑的台阶上,有几十人发表了演说,我也作了几分钟演说。在演说时,每一句话都是口号,没有连贯,听众对每一句话都立即作出反应,要么高声赞同,要么发出嘘声,所以,演讲很难连贯起来。这一天的事情和邓小平关于民主墙的话在联经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后文革史》上卷中作了详尽记载。

西单民主墙也是当时许多民办刊物的张贴和发行场所。当年12月5日,魏京生以「金生」之名贴出了《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的大字报,第二年1月8日,由魏京生提名的《探索》出版。12月16日,徐文立主编的《四五论坛》出版。还有北岛、芒克的《今天》、周为民、王军涛创办的《北京之春》、任畹町的《中国人权》、胡平的《沃土》、齐建昌的《科学、民主、法制》、《群众参考消息》、《民主墙》,1979年1月6日,任畹町起草的《中国人权宣言十九条》在西单墙上张贴了出来。

1978年,中国有两个「非毛化」的场所,一个的西单民主墙,另一个是胡耀邦在京西宾馆主持召开的理论务虚会。在40年前,用铅字印刷十分困难,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邵明瑞的努力下,《北京之春》铅印了一期,由我把几十本《北京之春》带到京西宾馆会场散发。理论务虚会也印发了人民日报记者非常详尽的、民主墙的报道。

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在《探索》上发表了《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说「必须警惕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四天后,魏京生被捕。魏京生被捕后一天,邓小平在理论务虚会上作了《坚持四项原则》的讲话。从这一天开始,民主墙的主要人物,一个个被逮捕关进监狱,理论务虚会也草草收场。

1989年第二次天安门运动中,我不由自主地走上了魏京生同一道路,这一年的5月17日,我与包遵信发表了批评邓小平的《5·17宣言》,六四大屠杀后,包遵信遭到逮捕,我逃出了中国。1989年30年来,我的结论是,今天中国的政治,与毛泽东时期完全一样,一党专政,没有变化。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下尽管有了很大发展,但只要政治没有现代化,经济上的成就会在专制政治下,在遭遇严重的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下,毁于一旦。只要中国维持着有三千年历史的王朝政治的专制传统,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邓小平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现代化的道路,但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更加需要的是把政治现代化放在第一位。政治现代化,就是在中国建立多党竞争的议会民主政治,保障人权、厉行法治。我今天要说的是,政治现代化,不只是民运人士的诉求,而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纲领。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改革开放」使中国实现经济现代化,而第五个现代化──政治现代化,是21世纪中国走向进步的首要目标。
 

——转自苹果日报(2018-12-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0期,2018年12月7日—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