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建利:在美国众议院“刘晓波悲惨案件”听证会的发言

2017年07月21日

(翻译:张维)

2017年7月14日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彻夜未眠。

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要感谢各位举行这次重要的听证。本次听证会对于我们讨论我们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晓波的家庭、对于我们如何斗争以褒扬他的勇气与牺牲以及留给我们的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刘晓波的悲剧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动家的悲剧,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奖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监禁。但是在他们之中,刘晓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从2008年12月到最终患病,刘晓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联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习近平发出请求的情况下,被准许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间,他甚至不被允许与前来探监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之时,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遗言。现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晓。

刘晓波的癌症因5月23日的一次内出血引起的急诊入院被确诊,此后他住进了位于辽宁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但是,关于他晚期癌症的消息直到六月底才透露出来。在此期间,他的肿瘤从5至6厘米增大至11至12厘米。

有报道称刘晓波去年做了两次CT检验。两次检验怎么就没能揭示晓波相当大的肝脏肿瘤呢?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质疑中国官员故意向刘晓波和他的家庭隐瞒这一信息。

我强烈相信中共政权故意选择了对刘晓波的癌症不进行早期治疗。早在2010年,刘晓波就疑似罹患乙型肝炎。他的律师一直向政府提请准许他保外就医,但是中国当局从未允许给予他适当的诊断与治疗。在中国,是党的官员而不是医生来决定是否准许保外就医。也就是说,保外就医在中国是一项政治上的而不是医疗上的决定。刘晓波的案件是由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决定的。剥夺医疗导致了刘晓波肝癌的恶化,而其核心实质就是变相的死刑宣判。

当刘晓波病情恶化周知于众之时,人权活动家、154位诺贝尔将得主和各位世界领袖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和让他到海外接受治疗。刘晓波本人也表达了他希望寻求出国治疗和死在自由之地。不幸的是,中国统治政权冷酷的漠视了这些要求。在迫害了他这么多年之后,中共政权仍然毫不迟疑的粉碎了他的临终愿望。

我相信中共政权拒绝刘晓波的愿望、拒绝世界允许他出国治疗和死在自由之地的呼吁,是因为惧怕残酷迫害的真相曝光于世,那样,世界媒体将会聚焦刘晓波,中共政权的谎言将会暴露。在中国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看到这个一党专政国家的真正本质,政府将失去控制。

毋庸置疑,中共政权应当对刘晓波的健康恶化以及他的死负责。但是,世界民主国家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姑息政策让这些国家成为了慢性谋杀刘晓波的同谋。如果世界继续默许中共侵害自己的人民,不顾道义地与之密切交往,刘晓波的悲剧将重演。

主席先生,美国川普政府应该迅速敦促中国政府还刘霞处理她丈夫后的全部权利并允许她离开中国自由选择她未来生活的国度。美国应该对那些对刘晓波的死负有个人责任者施行国别针对性的与更加严厉的制裁。美国可以使用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制裁他们,禁止他们入境美国并且冻结他们在这个国家的财产,而且鼓励盟国也采取相同做法。美国也应当考虑贸易制裁。同时,美国可以通过立法永久性地将驻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前的街道更名为“刘晓波广场”,以褒奖刘晓波的人生与遗产。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谢谢。

 

“刘晓波悲惨案件” 听证会补充发言
 

主席先生,我还有几点需要补充。

无论生死,刘晓波都体现了一个最优秀中国人的品质。他拥有迫害者们所嫉恨的道义权威,他的爱、正义与牺牲的遗产将超越那些迫害者的行径而常驻人间。

刘晓波是一位作家、思想家,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他在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在很多其他人离开中国甚至抛弃了民主运动之际,肩负起了道义与政治的双重责任,继续从中国为宪政民主而斗争。他分担了同胞的苦难并且为他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成为圣贤。

对世界来说,他代表了所有民主国家拥抱的普世价值,他诠释了为受奴役者争取自由而进行的坚决斗争。刘晓波代表的普世价值与世界各地亿万人民共鸣。

然而不幸和令人不安的事实是,自由世界很多高擎民主与人权旗帜的领导人,一直以来并未尽力支持让其他人受益的那些权利。如果这种方式继续和蔓延下去,它最终会危及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国家的安全。

我不禁要问:什么样的政府才能冷酷地拒绝刘晓波这样一位和平善良的人、一位真诚相信他没有敌人的人的临终愿望,准许他作为一个自由的人而死去——有尊严的死去!什么样的政府才会拒绝他甚至在弥留之际不受监视地与他挚爱的妻子在一起!

这是一个完全在道德上破产的统治政权。与这样的统治政权打交道,必须要有道德清晰度。有许多应该与中国发展紧密关系的论调。是的,没有人能够避免与中国发展紧密关系,但是民主国家必须全面地与中国发展关系,必须直面这个统治政权的凶残面目,绝不能在人权悲剧发生的时候扭过头去视若不见。

中国政府绝不能被当作世界舞台上可信赖的伙伴,除非它改变自己屡屡践踏人权的恶行。

刘晓波的悲惨死亡赋予我们帮助中国良心犯的更强烈的紧迫感。

我相信,如同一些良心犯家属以及被释放的人权活动者所说,中共政权明显在采取一些手段,故意忽略被拘留或服刑的活动人士的健康问题,并虐待他们——包括酷刑折磨他们和强迫服用有害药物。

我担心更多的人权活动者将会在中国的监狱里惨遭折磨和死亡,如:

王炳章、胡石根、朱虞夫、伊力哈穆·土赫提、扎西旺秀、王全璋、江天勇、唐荆陵、吴淦、郭飞雄、刘贤斌、陈卫、张海涛……这份名单可以列出很长很长。

如果我们认为美国对人权和正义的维护是有意义的,美国政府必须有更多的作为来支持这些政治犯,并追究无耻地践踏本国人民基本权利的中国政府与个人。其中的做法之一是大力执行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案。

我们都曾希望刘晓波能够早日出狱,用更多的时间为人权和尊严投入激情与能量……或许有一天,能够享受到他终生奋斗的果实——自由。但是,他走了。

我想与各位分享马丁路德金被害前夜在田纳西孟菲斯的演讲上发表的优美语句:

“好吧,我不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我们面前仍是一些艰难的时日。但是现在这对我无关紧要,因为我已经登上了山巅。

我不介意。

和任何人一样,我希望寿命绵长。长寿有其意义,但是现在我并不为此担心。我只是想履行上帝的旨意。上帝让我登上了峰巅,在那里我放眼望去,我已看到上帝的应许之地。也许我复发和你们一起到达那里,但是今晚我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一定会抵达那应许之地!”

——转自《公民议报》(2017-07-1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4期,2017年7月21日—8月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