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狐一禅:专制暴力玩宪变法60年的丑剧

2018年03月20日

历史告诉人们,中国用“无限头颅无限血,可怜換来假共和”的悲剧,如一死结,至今,共和是假,专制是真。

这百年,由枪杆子说话,人民禁声,枪杆子指挥投票,人民无选票,用脚投票离境,也受控制,用党主取代民主,专制剝夺自由,谎称这是新民主、人民民主,以致中国说真话也要付出头颅的代价,专制玩假民主戏法,越玩越精、越诡,还阴谋扩张到香港、台湾,且称此暴政为中国特色与模式,要推广统领世界潮流哩。

今年,是戍戌年,两甲子前,康梁的戍戌变法,公车上书,实行君王立宪,就付出谭嗣同、刘光烈等6君子头颅。鲁迅曾讽刺说:在中国就是搬动一张桌子,也是要流血的,这搬动专制者位子,还不血流成河吗?不过,慈禧只杀了6人,共朝,垂帘听政的邓慈禧,他们就扬言杀多少万稳定多少年了,89,64,杀天安门也如公车上书反官倒与政攺的学生,据BBC公布英国调查揭密数字,却是19000多民主精英,共朝远超异族王朝的血腥恐怖了。

那次戍戌变法失败后,辛亥革命复起,牺牲圣女秋瑾、志士徐锡麟头颅,及陈英士、彭家珍、俞培伦等72黄花岗烈士鲜血,換来的共和,再被袁世凱篡去复辟为洪宪皇帝,他那文化基因里仍有皇帝梦作怪,也认为做总统有任期制,改终身制做皇帝,才是袁氏永久的富贵。谁知,他坐洪宪皇帝龙椅,只坐了83天,就被蔡锷发起全国讨伐垮台。他开历史倒车,去撞那澎湃的民主潮流,能不身败名裂吗?

袁世凱垮台,之前任过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复出,只因名高力拙,他要联合平等待我之民族,却联合了侵略吾土百年旧邦新专制的苏俄,他仿欧美民治民有民享倡导的三民主义,人家却主张党治党有党享的一党独裁,被他的容共,容成入狼入室,诋毁孙中山民主,是旧的,说他们以枪杆操控的无产阶级民主,才是新的。孙想借苏俄强邻办黄埔新军,成全他大一统之梦,却制造了分裂,形成历史上的:上绝北方军阀还残余的宪政,下启国共两党的党争,再经军阀内战与北伐,以无限头颅无限血,包括推行立宪民主的宋教仁,和黄埔军校拉入赤党的年轻生命,换来的,仍是国民党的独裁,却说要经军政、训政,才可改独裁为宪政的共和。

不幸的是,內战还未统一,外战的抗日再起,又以无限头颅无限血,熬到二战胜利,耗尽人的物的资源,获得中国历史最好机遇来重启宪政,却被借抗日坐陕北观虎斗坐大的共党,把残军两三万扩大到百万,要与8年抗日疲憋的国军,再中原逐鹿决一胜负,白费了协调国共矛盾的美国赫尔利、马歇尔的撮合,破灭了他们多党联合执政的设想。1946年,各党派巳签署由法学家张君劢费尽心思写的一部宪法,也遭撕毁,内战再启,3年内战,再付出数百万牺牲的头颅,換来的,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亘古未有的专制独霸王朝。

而且,宣称他那人民民主专政,只专敌人,给人民予民主。这民主,却是暴力剝夺有产者,以野蛮暴虐文化人与文明人,将良民改造为暴民,再用人民公社,剝夺劳农的土地、生产资料及自主炊亊权,变成农奴,再变成饥民与近4千万饿殍。专制从制度就废弃了民主制的纠错机制,毛专制独裁就可将大跃进错误,再扩大为文革灾难,毛就既推卸责任于国家主席刘少奇,还发动文革暴民红卫兵打倒要改正毛错误的叫走资派,到此,专制造敌机制,从国内以土改、私改、知识份子改造,到文革造出敌人21种,包括国家主席刘少奇与元帅彭德怀林彪等。国际上敌人,斗出美帝苏修及一切反动派,称打倒帝修反,毛泽东孤立到绝境时,也曾用钱撒他认为的苐三世界,去收买穷朋友,别说那些打假马列旗来骗钱的政治混混,就是付出巨大资源与金钱护持的朝鲜、越南,也变成敌人,毛榨民脂膏去点他欧洲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却被霍查等回报予修正主义的讨伐。毛专制就专到如此穷途末路,孤家寡人,是叫秘书念着庾信《枯树赋》自哀自悲去见马克思的。岂非给新的专权独裁者的殷鉴吗?

当年,国穷,穷到经济崩溃,邦危,危到美国忍下四次对毛核打击,还劝阻勃列日湼夫不对毛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吓得毛叫“深挖洞、广积粮”让中国人学老鼠打地洞。最后,丕极泰来,物极必反,若文革是一场政变,结朿文革仍以打倒四人帮的政变结束。

回顾毛时代,他在位近30年,掀起过夺产斗人杀人的55次运动,继承传统文化包括儒家温良恭俭让的地主士绅,以土改灭绝。继承五四文化的现代知识人,以反右运动,抽掉他们的脊梁骨,赋予奴才基因,再从党内以党性变异人性。被毛毁灭的生命,世界史学家从战争与他推行的运动总计是8000万,远超希特勒灭犹600万,与斯大林杀同志的几百万,毛被列为20世纪3大魔之首,今天,给他涂粉贴金徒劳,说毛前30年不应否定,是废话。即便去肯定毛,再说毛话、装毛样,走毛路,也是死路,毛时代背后还有社会主义阵营,今天,只剩做马前卒、挡箭牌的北朝鲜马仔,不也卖主求荣投靠川普去了吗?

再看毛后30年,被三次打倒复出的邓小平,他叫不许否定毛,但现在却在不断地否定他:他鉴于毛的终身制专权集权,造成经济崩溃天下大乱。邓小平改任期制,眼前,习近平操纵人大修宪,再改成终身制,废邓任期制,岂不重返毛之覆辙吗?邓小平用韬光养晦确定的不出头不当头的对外路线,习近平不也敢改为四面出击,八方树敌,还急于要取代美国,做世界NO1,岂不又回到老毛的被孤立于世界的旧辙吗?

应该说,邓小平这30年,改毛的整人杀人为整钱贪钱,把人精神灵魂汚了,还是捞到许多物质财富。若弃邓拥毛,不仅去重复毛的罪孽,恐怕更精神物质两空,何况,小习决无老毛的资力能力与政治资本,而且时代变了,条件变了,开放已难再回封闭,智力的网络时代,也难回到都跳早请示跳忠字舞的毛时代了。习近平想变他公务员干部为忠臣,两会后命令宣誓效忠宪法,就是效忠习近平嘛?你看见过文革中那么多写效忠信给江青的,江青与她死党垮台,有一个站出救她的没有,还不是树倒胡狲散吗?

眼前,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请看1954年苐一部党国宪法讨论时毛泽东的讲话,他说:

“我们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亊,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

以后,在另一会上他又说:“我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份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为了改造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儍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

毛泽东这一套否定行宪和依法治国的谬论,以实践检验,害国害民害他的党也害了他毛家:他不迷信宪法,可是,迷信枪杆子呀,陆贾劝刘邦的:马上得天下,岂能马上治之?刘邦这流氓出身皇帝也能醒。老毛却用枪杆子得天下,还用枪杆子这种暴力治之。他熟读帝王术《资治通鉴》的新皇帝,岂非不如老帝王?就因他开了这坏的头,无法无天的阴魂不散,邓小平也抓住军委主席的抢杆子垂帘听政治国,治出一64血腥惨案,江泽民原本技术官僚,也萧规曹随,他也抓住军委主席的枪杆子和封他核心名义,继续专权,但权可无限,人有大限呀!当权力与枪杆落到习近平,他想再如操控胡锦涛那么终身控权,已不可能,有碍新主野心的施展,仍步入老毛那凄沦的晚景了。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老子天下苐一的野蛮与霸横,糟践、蹂躏、愚弄与毁灭几代人及百年现代人格及几千年良知良能良性,现代社会,尽以人才为用人标准,专制党囯,却仍以奴才为升官条件。而且这连续专制丧失纠错能力,使错误堆垒形成的鬼打墙,迷住后继之专权者,难以自拔,层叠堆累如山的罪错,吓得新专权已缺乏直面的勇气,只能用谎言的泡沫去掩蔽,有效吗?民众去日本旅游一次,不但把抗日电视神剧笑为洗脑拙剧,网上见奥巴马请梅德韦杰夫吃大排档,也看到民主制比党主专制优越多了。

毛泽东以他把国民党赶到台湾来证明国民党宪法无用,他无法无天取得胜利,却胜利一失,失败不断。那1947年民国宪法,台湾国民党在1987年放弃专制与戒严,恢复宪政,不用枪杆霸权,用选票与政绩竞争执政,获得的政治文化与伦理的成就,瞬即进入东亚四小龙跃起,并进入世界先进国家行列,不妨以两岸作一对比:

台湾有现代的权力转移制度,政党和平轮换,竞争上位,已进行3次轮换,两党竞赛,民众受福。而大陆从建政到今,一党专政,权力转换无制度无程序,不公开,黑箱操作,用诡计阴谋来夺权篡权,实是必须由政变或准政变,来夺取窃取权力。仅看习近平上台,以反腐除异立威,官民齐受灾。而邓小平用任期制与隔代接班制,来缓解专制绩弊,习近平以修宪废止为终身制,回到不准政改,必然陷入政变的旧道。

台湾是福利社会,大陆是毛建的互斗互害社会未除,再添互骗互欺互抢社会。因此,台湾民众有充分免费医疗,有人道的医疗系统,农民退休享公务员同样退休金。而大陆80%福利,被特权官僚占用。医院无人道只有钱道,人大周孝正教授形容大陆人要被几种蛇咬,吃学生补课钱的是眼镜蛇教师,吃病人伤病钱的是称白衣天使的白蛇医生了。

台湾人均工薪收入,是大陆的15倍,免费教育从小学到高中,免费午餐普及中小学,大学毕业享受30年偿还的无息贷款购房,大陆大学生毕业结婚,却要做房奴、业奴,被捆绑压榨得油干灯净,这民主比专制谁优?

台湾没有党禁、报禁,凡登记的政党,都具合法性,登记的报刋,皆可巿场发行,那里是媒体说假话,就自寻绝路,大陆媒体是一说真话,就被专制打击关闭。思想禁锢得大陆知识界只出会抄袭与迎合圣意的犬儒,丧失想象力与创造力,可是在台湾思想自由,1986年就出获诺贝尔化学奖的李远哲,海外获诺奖的丁肇中、李敦道、杨振宁、朱棣文等,皆从民国独立意志、自由思想教育体系出道。中共教育课堂上就用学生做特务监视老师言论,录像头记录教授出轨话语,有获诺奖的天才,也被打造成卑劣的奴才了。

台湾没有维稳费开支,其政权与社会皆稳固,台湾城巿,很难遇警察,更别说称协警的城管了。行政成本就远低于大陆,更别说养大陆支付国库的党官系统及几大班子系统官僚,也没有大陆教育经费占国家收入2.7%,世界排名不如非洲乌干达等穷国。而美国等先进国教育经费,尽在8%以上。因此,今天大陆一个军队行伍里的士官,月薪也超过教授,此非专制王朝抓枪杆子用钱收买军人,来保独裁者安危,造成的畸怪吗?

仅就上述5点,足以批判毛泽东否定宪法与宪政的愚蠢,习近平回归毛专制与个人独裁,自寻死路,岂非注定吗?

——转自议报(2018-03-1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1期,2018年3月16日—3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