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喻金萍:写在刘飞跃生日之际(图)

2018年03月29日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8年3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五)是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的民生观察创始人刘飞跃先生的48岁生日,也是刘飞跃先生自2016年11月17日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后,将在看守所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其妻子喻金萍女士思夫心切,特别撰文《写在飞跃生日之际》,记述自己的真情实感和点点往事,并期待与丈夫刘飞跃先生早日团聚,同时也感谢所有关心和支持刘飞跃先生的朋友们。

【写在飞跃生日之际】

有一种情感,无关对错,只因牵念!有一种目光,无关远近,只因守望!

岁月飘逝,在漫长的等待中迎来了春暖花开,也就迎来了你的生日,可我的身边依然没有一个你,自然就没有跳动的烛光、精美的蛋糕,只能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勾画你的模样,在心里默默地祝你生日快乐、平平安安!在这百花绽放的春天,我却无心欣赏春景,一心盼望着你能早日归来!

飞跃,明明你离家已经很久了(489天),可我分明又感觉你时时就在我的身边,不曾离开,无论我身在何处,哪怕是在我热爱的课堂、留恋的舞场,你的样子总在我脑海中闪现,如影随形。你不快不慢的脚步,自我陶醉的神态,甚至有时对我中伤的言语……都令我如此的想念。

还记得你刚离开家时,每天等你回家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曾无数次地希望回到家能看到你的身影,然而每次都是失望,继而变得绝望,那时真是心痛到了极点,无边无际的痛苦无情地吞噬着我碎了一地的心,幸亏我身边有关爱我的亲人朋友时常开导着我、安慰着我,才让我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我也常常反思自己的人生,生活中也许我是一个合格的女儿儿媳、一位称职的母亲,但却是一个很失败的妻子,尽管我们一起生活了20多年,但对于你做的事我却一直不清楚,因你做的事从不对我说起,就是问你你也不说,为这,我们之间不知道吵过多少次,也和你哭过闹过,也曾好言好语地劝过,但都无济于事,总说不要我管,还说没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只知道不停地有访民找你,给你一些材料,或电话告知你一些事,随之而来的是国保时时来找你,或登门或到外面约谈,发展到近十年遭到有关部门不同程度的维稳,一度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无法想象的痛苦,家里电线被剪,电脑被搬,你出门有人跟,电话有人监听,还时不时被住宾馆,甚至被人殴打,几次险些丧命……看着你过着这样不是人过的生活,没有办法的我只能对你表示深深的同情。

我的生活也全乱,除了找我谈话,曾经还收到过恐吓短信,极普通人过的正常生活对我来说就成了一种奢望,即便这样我从不对有关部门相关领导有过怨言,总是觉得飞跃不该把访民或弱者的那些事发到网上,影响国家高大形象。时间长了,我真是累了,又想到该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决定不再吵闹,但总是不时地提醒你不报道那些事了,何苦呢?而你呢,依旧整天不知疲倦地忙碌着,没有办法,我只能转移我的注意力,做好家务活,把书教好,将孩子培养好,尽力做好自己的事吧!

多少年的提心吊胆如今却成了现实,尽管这样的现实我早就料到了,但真正来临的时候,我却是那样不堪一击。我悲伤、我痛苦、我彷徨、我迷失,刚开始时,孩子表现得比我还平静还坚强,似乎他是妈妈我是儿子,我唯一的爱好跳广场舞也一度中断。除了上班照顾好孩子,很多时候就是卧床伤心流泪,尽管孩子在家时我努力装得若无其事,但有一次还是被孩子撞见了,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站在床边对我说的一句话:“妈妈,我知道你苦,但无论怎样也不能这样呀,你还得注意身体。”孩子的这句话既让我感动又让我欣慰,让我清醒地认识到我还有个正在读高中的儿子需要照顾,不能就此颓废,不能让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承受他不该承受的痛苦。从这以后,为了减少对孩子的伤害,我知道我必须振作,必须强作欢笑,只要孩子在我身边,我必须欢乐无限,我似乎变成了个没心没肺之人,孩子喜欢我看电视我就看电视,其实现在几乎不看电视了,有时只是装装样子,喜欢我跳舞我就跳舞……用各种方式去调整心态,只有这样才能支撑起这个家,才能让孩子安心学习!而现实呢,人前没事一般,往往转身就泪流满面!

记忆中我们的生活没有很多温馨浪漫的场景,或许更多的是淡淡的相守,然而平淡中也有很多令我感动温暖的细节。在别人看来,你是个对家庭对孩子极不负责的人,但我的心告诉我你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我们一路走来真的不易,从我俩处朋友,我就一直病魔缠身,是你近十年的关爱照顾不离不弃才让我有了现在健康的身体,这其中的艰辛只有你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1998年的那个深夜,忘不了我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时你那来回走动的脚步,忘不了你那焦灼的眼神,忘不了你坚定地夺门而去为我找来医生,忘不了为我治病四处借钱的身影,忘不了你面对病危通知书流着泪肯求医生为我尽力治病的话语,忘不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奔波在家和医院的辛劳(那时你还要上班)……后来为了尽快彻底让我痊愈,又把我送到武汉大医院去治疗,为此我曾在武汉过了两个国庆节,尽管那时我病情稳定,能吃能喝,但你还是每逢双休就去看我,从不间断。不止这些,还有很多温暖的细节,今天就不一一列举了……

作为社会中的人,你也同样有爱心。记得那年隔壁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家吃方便面中毒了,当时只有两孩子的哥哥在家,听到敲门声,你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将两孩子送到医院,并在医院守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孩子父母回来才回家,也从来没听你对别人提起。在我心中你就是个有责任有担当有爱心之人,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其实了解你的人也认为你是个好人。亲爱的读者,看到这里或许你能明白我为什么会一直坚守着这个家,任凭风里雨里从未动摇过,而不是在支持他、纵容他,因为我和飞跃之间早就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情!

生活虽有太多的不公,但还得继续。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除了接受并负重前行,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在思念中等待着他的归来,又能奈它几何!感谢命运对我如此眷顾,茫茫人海中,让我和飞跃成为一家人,让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尝尽人间冷暖,感受世态炎凉,懂得了珍惜,学会了感恩,从而不断历练自己,锤炼成一个乐观、坚强、豁达之人。

至于飞跃目前的情况,我相信在法制健全的国家,一定会有个公平公正的判决!我盼望着、期待着与飞跃早日团聚!

最后感谢每一个读者,感谢所有关注飞跃及其家人的朋友,感谢这一路上的所有遇见(包括各级领导的特殊照顾),无论是雪中送炭的,还是往伤口上撒盐的,我都一并感谢了!是你们成就了我的每一天!谢谢!

【温馨提示】在写这些文字时,本人心情复杂,无语泪先流,加上水平有限,难免思路混乱,词不搭意,凑合着看吧,如有不当之处,望包涵!

2018年3月19日晚
刘飞跃妻子喻金萍

 

据悉,刘飞跃于2016年11月17日在家中被随州警方带走,11月18日随州警方查抄刘飞跃住所时,口头告知家属,刘飞跃因接受境外资助,颠覆国家政权,危害国家安全,被刑事拘留,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不告知其家属关押地点且无拘留通知书的送达。

2016年12月6日其辩护律师张科科前往随州市看守所会见刘飞跃,看守所否认关押刘飞跃先生。随后张科科律师赶到随州市公安局,张律师从国保处获悉,刘飞跃被关在随州市第一看守所,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理由是刘飞跃发布了一些反对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文章。张律师要求警方依法送达拘留通知书,安排律师会见刘飞跃,送达扣押物品清单。国保称会见请求需要内部研究决定,拘留通知书和扣押物品清单,日后会依法送达。在与随州公安交涉后,张科科律师就接到了司法局的电话,说要找他“谈谈”,并明确表示让他退出刘飞跃案件的代理。

2016年12月20日文东海律师前往湖北省随州市公安局了解刘飞跃有关案情,并提出会见要求。随州市公安局向文律师承诺将尽快安排律师会见,具体时间待定,并表示欢迎律师介入,督促公安机关依法办案。

2016年12月23日被随州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现羁押于随州市第一看守所。

2016年12月27日随州市国保约见一名已经辞职的义工,不让她参与刘飞跃的事、包括声援及公益捐款,及强逼其写了保证书,并要求她拍下视频劝网站负责人刘飞跃认罪。

2017年1月6日其辩护律师询问随州公安局会见时间安排,但警方答复“仍不能会见,能会见的时候会通知。”

2017年1月7日数十名访民在北京市丰台区高呼口号,并拉起横额,要求当局释放刘飞跃。

2017年1月10日家属日前收到户籍地湖北随州市公安局寄出的《逮捕通知书》,随州市公安局于2016年12月23日10时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刘飞跃执行逮捕,现羁押在随州市看守所(地址在随州市交通大道666号)。落款日期是2016年12月22日。随公(国保)捕字「2016」001号。

2017年1月18日,曾被要求拍下视频劝刘飞跃认罪的民生观察义工再次遭传唤,主要询问其有没有和飞跃案人员联系。

2017年1月19日其辩护律师再次前往随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但再遭拒绝,此前取保候审申请仍未获答复。

2017年2月9日,刘飞跃狱中致信代理律师文东海要求为其做无罪辩护,及提到自己被刑事拘留接近3个月以来,在看守所获保障相关权利。律师表示同类信件在寄出前通常要接受看守所检查,不排除刘飞跃的亲笔信只反映了部份情况。

2017年2月24日下午4时许,民生观察义工丁灵杰被北京市局和丰台分局及国宝前往其住址进行查抄并带走,至2月25日凌晨2许才释放,随后湖北随州警方再次约谈,要求沟通民生观察网站和刘飞跃事情。

2017年3月3日,刘飞跃其辩护律师燕薪向随州市公安局递交辩护手续和要求会见函,并希望随州公安局依法及时对会见事宜作出答复。随后前往随州看守所递交会见手续要求会见,接待警察经请示值班领导后答复律师,因本案属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在侦查阶段会见需办案单位许可,让律师再与办案单位联系。

2017年3月24日,文东海律师于随州市公安局了解刘飞跃案进展,案件被办案单位二次延期侦查羁押期限至2017年5月23日,文东海律师要求会见仍不许可。

2017年5月25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的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其辩护律师燕薪和文东海律师在随州市看守所与其会见后透露,目前案件已至审查起诉阶段,刘飞跃对于案件给家人带来的压力和负担,感到十分抱歉。也感谢朋友们对他的关心。并告诉辩护律师办案单位送了本周小平的书给其看。

2017年6月1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的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其辩护律师文东海到随州检察院阅卷后透露,随州警方几乎把刘飞跃曾经在公共场合的大部分言论都收集了。

2017年6月29日下午,文东海律师在随州市看守所会见到刘飞跃,了解到案件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2017年7月8日随州市检察院于将案件退回随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一个月。

2017年8月8日随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终结,又将案件移送到随州市检察院。

2017年8月15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的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其辩护律师文东海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案件于2017年8月8日被随州市公安局补充完毕,并再次移送随州市检察院,同时增加指控了一个新的罪名—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2017年11月17日,刘飞跃被抓捕一周年,其妻子撰文感谢在她困难时仍然给予帮助并关注刘飞跃的朋友。

2017年12月6日,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由随州市人民检察院移送至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检察院最后确定的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此前检察院增加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名已经撤下。

2017年12月12日,湖北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正式立案。文东海律师上午到法院递交完该案辩护手续后,又去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被羁押在此的刘飞跃,得知刘飞跃仍然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坚定。

2018年1月3日上午,文东海律师到达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调阅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的起诉书,被法院以各种理由拒绝。其后,文东海律师又去随州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被羁押在此的刘飞跃,看守所工作人员以办案单位认为暂时不能让律师会见为借口敷衍,却不告知具体是哪个办案单位,文东海要求见看守所所长却找不到,向检察院投诉后,检察院答复该案件特殊,他们也管不了,再拨打监所管理支队电话投诉,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

——转自权利运动(2018-03-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1期,2018年3月16日—3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