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愚人:外星人李英强——秋雨圣约教会教难周年记事之二(图)

2019年12月18日

戴锁链的使者(1)

12月是待降节,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在期待圣诞节的到来,成都江信大厦的基督徒却以特别的方式迎接这个普世欢腾的日子。为了这个日子,他们预备了好几年。

到2018年12月10号下午,已经有上百位包括牧师、长老、同工在内的基督徒失联。秋雨教会所在地江信大厦楼下,警车、卡车排成长龙,他们搬走教会所有书籍、音响制品和其他教产,一个小学生去教会学堂上学也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问询。整个教会五百多个会友,每一个会友的家门口都有大量警力。

10号下午5:00,逃亡中的李英强长老在脸书向全体会友发出一封公开信,鼓励大家做好准备去承受已经临到的逼迫。他说:“感谢主!祂使我们在2018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得到这次的12.9大逼迫作为赏赐。”他用使徒彼得的话劝勉大家,“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他代表教会再次表明面对逼迫不妥协的信仰立场底线,秋雨既不会到宗教局登记,也不会加入三自。哪怕在户外也要坚持公开敬拜,除非教会的所有人都失去自由。他吩咐尚在自由之中的长老担负起牧养全教会的责任。“小组聚会是教会最后的底线,如果还有一点点机会可以全教会一起敬拜,我们决不退回小组。而如果我们在小组,在基督徒个人家庭中的敬拜也要受干扰的话,我们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来为福音在我们生命中的翻转之大能作见证,我们愿意有两百人、三百人、五百人都被他们抓起来,关起来。让全世界知道我们是为了信仰甘心乐意受如此逼迫的。”

李英强在脸书转发了教会基督徒被抓捕、被威胁、被施暴的照片。他还录了一段视频,由教会脸书公号发布。他看起来异常冷静,语调不亢奋、也没有愤怒,让人感觉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支配。

次日,他发出一条信息:“估计我已经被找到了。”很快有网友在这条消息下留言说:“已经被刑拘了。”另有网友留言:“成千上万的人在为你祈祷!全世界都在听到你的勇气和信仰的消息。”

世界各大媒体相继报道了继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之后,中国所发生的针对基督徒的这次“12.9”大抓捕。

出生在湖北农村的李英强今年40岁,北大经济学硕士,一个曾经的自由主义者,民间教育机构—立人乡村图书馆和立人大学的创办人。他的信仰经历看似普通却也不凡。在北京生活的七年中,他跟怀抱济世理想的朋友日复一日地写文章、聚会、聊天、批评执政党,幻想某日民主社会到来。然而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这种生活对社会的改变毫无作用。“我看到我那些朋友,他们被称之为中国第一流的人,被称之为中国的良心,他们的名字被写在书上、报纸上,但是我在现实生活中接触他们,发现他们的孩子一样送到公立学校里面去,而且要送最好的学校。他们一样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如果一个服务员倒水稍微慢一点,他们会大声呵斥说:‘服务员,怎么搞的!’”这些声称要拯救中国的人却对自己的妻子孩子都缺乏责任,婚姻破碎。

为了追求更高的意义感,2007年在妻子张新月的推动下,他们离开北京回到湖北老家,建立了第一个立人乡村图书馆。2008年,因着一本书,他在上帝面前谦卑悔改,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兄弟相爱撼山河——威伯福斯和他的克拉朋联盟》。书的首页写着:“基督徒不爱世界,不是要逃离这个世界,乃是要进入到这个世界里面去,为他们的上帝做见证。”这几句简单的话却摸着了他的心,让他流泪满面。第二天中午他跟妻子就决志信主。

就在他的立人乡村学校兴旺红火的时候,他却被呼召出来全职服侍教会。2014年6月他移交了立人的一切事务,作为传道人开始全职服侍秋雨教会,并参与筹备华西圣约人文学院,致力于为教会、为基督培养自由教育和博雅教育的人才。9月,立人学校被全面封杀,很多义工被传唤、被收监。李英强虽免于这一切,却因此失去了户籍,成为黑户。教会的人谈起他常常感慨:“李英强没户口没钱,住着特别小的租房,带着两个孩子,可整天乐呵呵特别高兴!”

李英强个子不高,穿着极其朴素,常年背着一个小贩书包,但他走在成都繁华的街上却让人感到他很强大。他走起路来脚下很有力,比他的脚步更有力的是他的目光和他的话语,他是那种一张嘴就让人尊敬的人。几年的教会生活让他真切地体会了撬动他信仰的那本书名的含义“兄弟相爱震山河”,更坚定了他对这个圣约共同体的委身。他的证道是典型的清教徒式的,没有浮夸和卖弄,倾尽热情,就好像那是最后一次讲道,有些话像钢球扔在地上又弹回心脏,在那里不断碰撞。

他说:在这个邪恶的世代,基督徒不坐牢是可耻的。

在立人时,他的很多同事被抓过,而他连茶都没喝过。但他一到教会就开始频繁进出派出所。正如他自己所说,在苦难的社会,基督徒应该主动承受。2015年5月30号政府为了阻止他们的一个讲座,把李英强带到派出所关了一整天。6月4号,他再次被带走。此后在每年的敏感日这样的经历周而复始并。然而,李英强却视这些经历是上帝的恩典。他用经济学的语言说,世人喜欢积攒财宝在地上,追求失乐园经济学,而基督徒却要积攒财宝在天上,追求天国经济学。

2018年在每一个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的日历上都重重地划上一笔,李英强也不例外。这一年他被按立为长老。年初,李英强就向朋友请教看守所里的注意事项。上半年,他和王怡牧师都写了完整的委托书给张培鸿律师,并委托张培鸿在他们失去自由之后组织律师团,为秋雨圣约教会的基督徒辩护。为国家祷告月更是多事之秋,5月11号深夜他被警察以“网络寻衅滋事”的罪名带走一天;5月28日,他和王怡牧师及教会同工带着“我们没有恨”的福音单张,到5.12当天辱骂殴打宋恩光的派出所询问,遭到警察粗暴对待;6月4日下午警察冲击教会,李英强被四五个警察围殴……

在一次有关如何应对逼迫的讨论会中,李英强分享道:“我们家早就预备好了,我之前做机构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备了。我妻子也是一直在做准备,但是她真正做好准备是6月4号那天。5号凌晨我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她还专门为此写了一首小诗,她说‘这一次是真的把你交给主了。’我妻子比我还要清楚,前天我跟她讲了我们可能要做最坏的准备,不能有侥幸心理,我还没说完,她就说‘最坏的准备无非是你在牢里面被打死,打死了、殉道了也是好得无比的’所以我们就准备好去坐牢,我跟我妻子也讲清楚,说你要预备我回不来了。预备我回来的话,就得等啊等啊,有一天你就会对上帝很失望,但如果你一开始就预备我回不来,那回来了是主的恩典,没回来也是主的恩典。”

李英强提前四个月给孩子录了一段视频,“卡尔松、小弟,爸爸爱你们。爸爸可能有很多个晚上不能回来。我要去一个你们所不知道的、但是是上帝让我去的地方。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上帝让我去呢,我就去。……我就像一个工作的人被派出去出差一样。……爸爸每天都会在上帝那里为你们祈求一个很美好的祝福,这个祝福爸爸会请天使带给你们。爸爸每天都会为你们祷告,这就是爸爸要送给你们的最美好的礼物。”

李英强和妻子张新月约定好,如果他被捕,每天下午五点同时祷告。他们相信上帝会把他们的祷告送到彼此那里。英强出狱后说他在看守所里最美好的经历就是每天五点来到上帝的面前与外面的家人一同祷告。他说这种经历让他甚至不觉得看守所的日子多么苦,也不感觉到跟妻子孩子分别太久,而是每天下午五点都与家人在一起、与教会在一起、与耶稣基督在一起。后来他写了一首诗《中国的下午五点钟》。

李英强的罪名是“寻衅滋事”,他被关押在成都看守所九个月之后取保候审遣送回原籍。在狱中他很深地经历上帝的同在,他曾先后十二次为狱友、为警察禁食祷告。他本来有胃病,起初只能尝试一天的禁食祷告,两个月后他发现牢饭反而把他的胃病治好了。于是他就大胆地开始两天的禁食祷告。后来在一个主日的晚上他决定,为整个监室38位狱友及警察的灵魂得救做连续五天的禁食祷告。他站起来跟大家说:“各位,你们每天都在电视上看一档节目叫‘挑战不可能’,我要为你们表演真人版的挑战不可能。你们见过有人五天不吃饭还活着的吗?”大家都说没见过,英强说他决定挑战一下。但这不是绝食,而是禁食祷告。他被狱友告发,狱警威胁要给他戴十五天脚镣手铐。英强长老说:“你知道对基督徒来说什么人才配戴脚镣手铐吗?圣经把这称之为带锁链的使者,这么好的荣耀我居然能得到,那赶快给我吧!”戴着手铐脚镣的头五天他都无法入睡,身体也很虚弱。“但是,上帝的灵与我同在,他大大地帮助我。我问大家你们看我是快快乐乐还是满面愁容?”狱友给他起外号“外星人”,狱警也跟着这么叫。有几个吸毒者表示出狱后要找他,要找教会。

出狱后,李英强与妻子孩子在一起的合影在网上流传,大家发现他除了身材变得苗条,其他并无改变。就像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不用王的膳,每日白水素菜依然容貌俊美。他在自媒体发帖写道:“王怡牧师说,基督徒是透过肉身的受苦,肉身的顺服来彰显灵魂的自由。他如此信,也如此说;他如此说,也如此行。如今他在自由当中,有祂的主与祂同在。我们能够为他祷告什么呢?其实我更希望王怡牧师为我们祷告,因为我们在身体的些微的自由当中,总是有一种危险,想要保住这自由,哪怕冒着灵魂受损的危险。求主帮助我们。”

“主啊,求你怜悯中国教会,使我们不去问你为什么还不搭救我们,而是要问:主啊,你赐给我们这沉重的苦杯,是有什么样的美意?……主啊,若你洁净中国教会,炼净中国教会,就在今日,求你赐下厚厚的恩典,赐下信心,使我们能以度过一个荒芜和黑暗的时代。”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作者愚人
对华援助协会独家首发

——转自对华援助协会(2019-12-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6期,2019年12月6日—2019年12月1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