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国庆: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图)

2018年01月04日

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孔子和平奖”得主,津巴布韦昏庸老迈的穆加贝总统,昨日被政变军人拘捕,军人政府控诉了他的残暴,并说,他贪婪成性的腐败搞垮了津巴布韦经济,他将面临人民公正严厉的审判。

这是对创办七年来的“孔子和平奖” 的最大反讽。

2015年10月,“孔子和平奖”评委在给穆加贝的颁奖词里说:“鉴于穆加贝先生自20世纪80年代担任津巴布韦总统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津巴布韦人民……并以91岁高龄往返奔波于世界各地,积极推动非洲和平事业,为21世纪人类和平历史进程注入了史诗般的活力”云云。

“孔子和平奖”评委们颂圣之时,津巴布韦正陷入史无前例的人道灾难中,白人殖民者留下的产业差不多都被穆加贝集团挥霍殆尽,津巴布韦从非洲富庶之乡,堕落为穷困潦倒的失败国家(没有之一),失业率高达80%,通胀率最高曾达到200000%,举国皆是“亿万富翁”,但一张面值1000亿元的“巨钞”,竟然只能买三个鸡蛋,世界舆论对穆加贝的自私、腐败、低能和独裁大加嘲讽。

津巴布韦最大的受害者是底层民众,穆加贝掌权之初,国民人均寿命为61.22岁,经过穆加贝长达37年的治理后,男性寿命缩短为37岁、女性为34岁,津巴布韦由此又成为全球唯一解决“养老难题”的国家。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虽然穆加贝新社会主义试验彻底失败,但他本人决不愿退位还民,权力垄断,也只能依靠枪杆子维持,据联合国大赦国际组织调查,津巴布韦差不多有2万多人死在警察手中,而非法关押则遍及全国。

没有一个独裁政权可以成为“百年老店”,穆加贝的政权也是一样,弹指一挥间,樯橹灰飞烟灭!

纵观“孔子和平奖”七年来的那些的获奖者,从连战、普京到卡斯特罗,他们的梦魇似乎都是从获奖后开始的,如同中了魔咒一般……

先说连战“连爷爷”,虽然对“孔子和平奖”嗤之以鼻,拒绝领奖,但这奖却如鬼缠身,先因两岸关系处理失当,连党内同志都避他不及,乃至被国、民两党共同边缘化,接着自己儿子连胜文与从无从政经验的牙科医生柯文哲竞选台北市长,宦官世家的连胜文名不符实,竟然被柯文哲短小的牙科妖刀崭落马下,民进党以草船借箭的方式,轻松收复深蓝地盘台北市。

再说普京大帝,普京获奖那年,我正在俄罗斯旅游,得益于如火如荼的国际高油价,俄罗斯欣欣向荣,国力全面复苏,战斗民族到处都在盛传普京那句激越人心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差不多就是俄罗斯强人政治下的帝国梦!

帝国梦是所有国家的通病,更是俄罗斯历史以来的固疾,眼瞅着原来华约盟国趁着苏联解体,脱俄入欧,普京这位克格勃头子内心的悲愤可想而知,因此,当独联体的格鲁吉亚准备向西方靠拢时,普京毫不犹豫地支持格鲁吉亚两个俄罗斯族独立,并成为俄罗斯军事干预下的附庸;此后乌克兰也落入到同样的命运,先是克里米亚被俄罗俄一口吞并,接着,普京又成为乌克兰东部俄罗斯族独立战争的代理人。

“孔子和平奖”授于普京,差不多就是纵容俄罗斯死灰复燃的帝国梦。

但战争是要烧钱的,陷入内忧外患的俄罗斯,很快就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先有国际原油市场崩溃,每桶油价狂跌60%,原油出口创汇能力锐减40%;接着又迎来国际社会不断升级的制裁,俄罗斯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家寡人,高涨的经济差不多一夜之间就大幅萎缩5%,卢布疯狂贬值,社会重陷危机,大约39%的民众连吃饭都成问题。

屋漏偏逢连夜雨,俄罗斯车臣、鞑靼斯坦、巴什基尔斯坦这样的民族地区和新西伯利亚市、欧亚交界地的叶卡捷琳堡市,以及最西部的加里宁格勒市都在申请游行,试图脱离莫斯科的管制,从自治演进为独立,俄罗斯二次分裂已显露出不祥征兆。

2014年12月,“孔子和平奖”颁给古巴社会主义之父卡斯特罗时,被雪茄烟薰黄了的老卡已心衰力竭,大权“禅让”给了自己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彼时,古巴人的天堂是美国,古巴人逃美风潮,差不多就是当年中国饥民冒死逃港的拉美再版,劳尔·卡斯特罗不得不放弃许多社会主义原则,引用资本主义的激励机制。

“孔子和平奖”似乎就是提前给卡斯特罗送终的贺礼,一年之后,堵气老卡就撒手人寰,世界大势,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掏走云飞花开花谢后,劳尔·卡斯特罗似有觉醒,决定淡出政治舞台,放权直选,古巴因着强人的谢幕,国家正待进入新时代。

正如山寨产品带给我们生活诸般错觉与违害一样,山寨的“孔子和平奖”也带给国际社会诸般错觉与公害,事实如此,真相的前台幕后总让人惊愕——“孔子和平奖”其实就是由谯达摩和孔庆东等几个歪瓜裂枣的学者、文化人发起的,这一奖项也曾颁发给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究其因果之缘,本质上就是谯达摩个人信仰的化身,说白了,这个声势浩大的奖项,其实就是几个江湖文化人闭门造车的结果。

这样说似乎也不全面,“孔子和平奖”创意之初,就曾得到单仁平(胡锡进)先生的社评支持,胡总编认为,我们要争夺国际话语权,孔子和平奖正好可以让世界各方人士观察分析和领悟东西方价值观的最直观、最感性和最具比较性的机会。

“孔子和平奖”成立之初,确实也挂靠在文化部下属的某部门,但因着这个烫手的山芋是专为反制诺贝尔和平奖而设立的,本质上悖离了世界主流价值观,其轻率、草莽与中国政府倡导的全球化战略相左,故被政府一脚踢出“朋友圈”。

孔子当年批评鲁大夫季孙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孔子认为,按照礼数,你季孙氏在家庙庭院中最多可使四四一十六个人的“观舞分列式”,但你却胆大妄为,不遵君臣之纲,以下犯上,竟然使出了君王特权的八八六十四人的舞蹈分列,实属冒天下之大不韪,婶可忍,叔不可容忍也。折射今天“孔子和平奖”的山寨主办者们,其实就是季孙氏当年“偷天之功”的做派。

难怪“孔子和平奖”的获奖者们对其都避之不及,包括津巴布韦大独裁者穆加贝都认为它没有公信力,一钱不值,但挖好的坑,即使你不跳,你的灵魂也会缠绕在此,不公义哪会有吉利?各人的定数就自有其“所以然”了!
 

——转自新浪博客(2017-11-1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5期,2017年12月22日—2018年1月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