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中国维权大事记(2016年8月29日—9月11日)

2016年09月13日

8月29日

△ 四川阆中市人民医院急诊内科有3名醉汉接受治疗,其中一名是该市国土局的工作人员,名叫袁小斌,他因护士的一句话,就暴跳如雷,拍桌子,连串骂人的话脱口而出,仍不解气,还动手殴打医生。医院保安到场后,也挨了一耳光。醉汉们还叫来社会闲杂人员赶到医院,又叫来医院一名张姓负责人,说是他们的战友。那姓张的负责人与他们关系确实非同一般,来了就叫急诊内科的医务人员向醉汉们道歉。完了,袁小斌口出狂言:“我是国土局的,今晚上跟我来的都是来阆中投资的,你们杨市长我都认识,惹毛了我花5000万把你们医院买了。”

8月30日

△ 本月初,天津中级法院连续对涉及推墙运动的律师、异议人士和社会活动人士进行了审判,旁听席上坐着一位特殊人物,那就是被取保候审的人权律师张凯。事后,张凯还对媒体发表了一些不适当的言论,遭到网上尖锐的批评和指责。今天,张凯在网上发表《告知书》,对那时自己在媒体上的言论表示要撤销,表明自己那是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并非他自己的真实意愿。同时也表达,他那时的软弱,需要向上帝忏悔,也希望求得涉及推墙运动的律师等人家属的原谅。《告知书》发表不久,张凯的微博内容被删,微博账号被查封,随之浙江温州警方登门将其带走。   

△ 陕西兴平市西城区的陕西柴油机重工有限公司在去年底企业在搞国企改制,让女45、男55岁全部下岗,每月只发1420元生活费。近期为压减人员,将男女年龄再压低。今天,该公司生产处调度员刘保全(男,1971年生)为下岗问题与领导理论无果,往自己身上倒酒精点然自焚,被扑灭后送往西安医院抢救。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有网友爆料,说是山东郯城县李庄镇李庄二村周晓情昨日因上大学需办助学金与其母亲去村委会办证明。据周晓情说,她已经去过几次,只要村主任签个字就行了,但遭到村主任拒绝。拒绝的理由就是周晓情家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视频中村主任明确告诉周晓情,什么事情都与拆迁有关系。今天,李庄镇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发来一份名为《关于李庄镇周晓情申请贫困生助学金事情的情况说明》,狡辩说,村主任拒绝签字,周晓情不符合申请贫困助学金条件,村主任也只是“村临时负责人”。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去年2月12日,江西上饶市信州区法院对万年县中小企业管理局局长张遇春做出判决:张遇春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犯单位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犯挪用公款罪,免予刑事处罚。张遇春拿到判决书,当场对法官表示上诉,并在宣判笔录上写下“上诉”二字。14天后,一审法院就向张遇春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说是“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现交付执行。”这就是说张遇春上诉的权利被剥夺了。张遇春不服,提起申诉。今年4月18日,上饶市中院在《驳回申诉通知书》中承认一审法院“对本案进行执行不妥”,但又称,一审法院对本案的实体审理并无不妥,故驳回申诉。为了了事,上饶市中院指令一审法院重审,于是张遇春本月29日收到了再审通知书。

8月31日

△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在明律师和袁曼曼律师接受山东济南中央商务区旧城改造房屋征收案件,在历下区燕山立交桥西侧的瓦库茶饭为几个当事人做法律咨询。在咨询的过程中,有10余人突然闯入屋内,对杨在明律师进行辱骂、推搡,并声称要打死他。有数人围住了杨在明,其中一个人拿出短刀刺伤了杨主任的胳膊,一个妇女用窗台上的花盆和桌子上的杯子砸向杨主任。后来又强行将杨主任拖出了房间;在拖拽的过程中,杨在明摔倒数次。据委托人描述,其中数人是拆迁办人员,也有拆迁户,其余人员身份不明。据医院诊断:杨在明的伤情为右肘出血、肌肉外伤。

△ 湖北宜城板桥店镇上湾村访民田青容于本月29日欲往浙江杭州上访,被解回当地,今天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

△ 四川访民王玲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成都市温江区法院第2次开庭,有数十人到庭声援。法庭将择期宣判。本月4日,开庭期间,王玲的辩护律师要求传召多名证人,法官决定延后再审。

9月1日

△ 上海访民得知浙江杭州即将召开20国集团峰会,丁菊英、毕建平、王月风、卫佩芳、吴玉芬准备在松江火车站乘车前往,遭到警察拦截后将人交给各区。其中丁菊英、吴玉芬分别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在近期因20国集团峰会,上海访民李永福、谢云达、申琴芳、高文楠、谢金华、姚亚娥、金建明、端木家寿等前后均遭到刑事拘留。

△ 随着20国集团峰会召开的临近,当局严防各地访民进入杭州,对他们采取了各种人身自由的限制,对杭州的异议人士和社会活动人士也进行了高度的监控。据报,陈开频、徐光被强制旅行,邹巍、戚惠明失联,吴远明、胡臣被遣送,沈建民被迫离开杭州,谢发友被拘留。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有网友发帖称,上月29日,在内蒙古林西县兴安花园小区,一位母亲遭儿子孙某某和儿媳妇尚某某联手殴打。时长25秒的视频显示,在一栋楼房门口,一名身穿绿色上衣女子遭身穿白色上衣女子和身穿蓝色上衣男子殴打,并被蓝色上衣男子摔倒在地。绿色上衣女子站起后,白色上衣女子又冲上去扇其耳光。今天,林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尚某某在医保局工作,孙某某在质监局工作,均为中共党员、公职人员。

9月2日

△ 上月23日,江苏无锡市维权人士沈爱斌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今天获释,刚到家中仅10多小时,又被当地惠山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 江苏无锡市维权人士程天杰被惠山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 四川九寨沟县永乐镇一处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点收到该县民族宗教事务局的责令改正通知书。通知书说,该教会自2010年至今聚集多名基督教信徒进行基督教活动,违反了《四川省宗教事务条例》第53条第2款,责令15日内改正,立即停止接纳基督教信徒、非教职人员以及外来教职人员在聚会点的教务活动。如逾期未改,将予以行政处罚。

△ 吉林省吉林市的刘吉强向吉林省高级法院提交国家赔偿申请。赔偿申请书显示,刘吉强蒙冤关押的时间是1998年2月16日至2016年4月29日,共计6647天,18年2个月13天,要求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8698327.7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349163.85万元,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等四险一金共计3030104.01元,生命健康权赔偿金50万元,18年申冤费用180万元和一次性安置补助费100万元,共计19377595.56元。刘吉强认为,他一共被羁押6647天;他3次被判处死缓,特别是在被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羁押7天7夜中,遭受了残酷的刑讯逼供,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 四川阿坝县格尔登寺的僧人嘉央平措刑满释放。2009年3月3日嘉央平措被警方带走,一年多没有音讯,2010年4月2日,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刑7年6个月。

9月3日

△ 据《东方网》报道,记者得悉甘肃永登县连城镇牛站村有3名学生上学被拒,前去采访。该村有3个孩子今年6月从永登连城电厂小学毕业,按照规定,上月底开学,3个孩子就应该升入连城电厂中学继续学习。但在上月23日报名的时候,3个孩子却被挡在校门之外。被拒的理由就是:学习太差。据其中一名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他得知当天一同被拒绝的学生一共6个,他们村上有3个,邻村还有3个。班主任老师的拒绝理由都是,学习太差就别上了。

△ 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在《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6健康中国养老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经济新常态之下养老保障面临压力巨大,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失衡。中断缴费或蓄意少缴费现象相当严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率过高,个人账户形成巨额空账等现象比较严重。

9月4日

△ 内蒙古新巴尔虎左旗嵯岗镇伊和乌拉嘎查按计划要建造一座大型屠宰场,当地牧民因担心屠宰场流出的污水污染环境,于是今年7月牧民到旗政府抗议,正巧中央巡视组抵达内蒙古,当月20日,旗政府宣布撤销屠宰场工程。但时隔一个多月,屠宰场工程于昨天悄悄复工。今天,牧民去工地抗议。显然,当局早有准备,有10人手持木棍、铁棒,不让牧民靠近。

△ 河北沧州市女律师李静今天发出“状告沧州市运河区法院干警违法违纪行为”的公开信。她说上月5日去运河区法院开庭,已被安检后,司法鉴定室主任赵瑞芳等4名女法警将她带进一间屋子,要求她脱衣检查。李静拒绝并报警。警察到达后要求带人去派出所做笔录,4名女法警拒绝上警车,而该法院院长声称,这是法院的地盘,警察无权带人离开。其后,李静向当地司法机关投诉及要求立案,均遭拒绝。

9月6日

△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江苏淮安某机械公司明文规定:在公司上班期间不得与本单位员工建立恋爱关系,否则构成违约,公司有权将其开除,且员工不得索要相应的经济赔偿金或者经济补偿金。王某2013年1月到该公司入职,与该公司张某恋爱,被发现后,今年3月7日被该公司开除。王某不服,诉至法院,法院判该公司赔王某5万赔偿金。

△ 本月1日,湖南长沙市开福区秀峰街道大塘基社区廖建民家有2名法警前来张贴强制拆迁公告,廖建民与他们发生冲突时,引发脑溢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随后有数十人涌进医院,将廖建民尸体强行抬走。据死者家属说,由于拆迁补偿过低,他们拒签拆迁协议,目前仍在诉讼阶段。由于廖建民身前是越战退役军人,消息传出后,他的200多名战友先后赶到他家表示声援。今天,当局出动30余人要拆除廖建民的灵堂,遭到他的战友们阻止。

9月7日  

△ 江苏沛县城区歌风一村拆迁地块,在拆迁时,住户92岁的王世兰被倒塌的房屋掩埋,救出时,已无生命迹象。

△ 据《中安在线》报道,安徽利辛县西潘楼镇于寨敬老院住了54位五保老人,自从今年7月份敬老院被隔壁村的村书记陈某某妻子承包后,老人们觉得伙食一天不如一天。本月10日,当地上级主管部门来到敬老院检查,75岁的李大爷直言不讳地说:“以前有鸡鱼肉的,现在啥也没有了,伙食比以前差不少。”领导离开敬老院后,村书记陈某某抓住李大爷就是一顿踢打,同住在敬老院的赵大爷跑出来拉架,也被村书记打了一个耳光。赵大爷要打电话报警,手机被村书记的儿子夺走后摔碎。

△ 四川郫县团结镇出动百余人,强拆了村民吴军和刘珍强2户人家。吴军说,当时他被数人控制,他想挣脱,便遭到殴打。吴军被带离后,其家遭到拆毁,一些物品也未搬出。经医院检查,吴军因被打左肾和脾有出血症状。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全国各省市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严重,例如河北巨鹿县苏营乡神堂坡村党支部书记张才广、村委会主任张金水向本村13户危房改造户收取26000元,并占为己有。例如吉林扶余市得胜镇林丰村村委会原主任刘凯私自支取村民于某危房改造补助资金1.38万元,近5000元落入自己腰包。例如江苏建湖县庆丰镇东平村党总支原书记刘井杭将国家补贴给该村“村村通工程”项目资金中的11.83万元占为己有。例如安徽蒙城县漆园街道办事处北城社区党支部原委员陈如意少发征地补偿费42113元,并占为己有,等等。

△ 今天,全国政协主席俞振声在出席省部级干部统一战线理论政策与宗教工作专题研讨班学员座谈会的讲话中,重申已经久不听见的“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论调;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强调宗教事务管理坚持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是大原则,并赋予公安更大的权力执法和界定违规的宗教活动。草案还对“宗教临时活动地点”进行了限制,并规定须接受县级宗教事务部门的指导或街道办事处的监督。结合这几年对十字架的拆毁以及对家庭教会和藏族佛教的打压的事例,都预示着中共当局对宗教管理越趋严厉。

9月8日

△ 广东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对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委会主任、党总书记林祖恋案开庭审理并宣判,以受贿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林祖恋有期徒刑3年1个月,罚款40万元。从林祖恋被抓起至今已有80余日,每日都有上千村民绕村举行游行,以示对当局的抗议。有部分村民认定林祖恋是受冤定罪,声称会游行到林祖恋刑满释放,表示与其同甘共苦。

△ 本大事记曾在本月17日记载安徽蚌埠异议人士张林被减刑5个月获释,可能因20国集团峰会的原因,张林今天才回到家中。

9月9日

△ 据《华商报》报道,日前,陕西安康市汉滨区法院对五里镇访民周某某以寻衅滋事罪判其有期徒刑2年。法院认为,被告人周某某违反信访条例和有关法律规定,多次到北京天安门、中南海周边等重点地区非正常上访,并以不给钱不返回等手段相要挟索要财物。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2000年4月7日,四川绵阳市安州区(原安县)黄土镇村民唐金会被同村村民打成轻伤,随后向该镇法庭递交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法庭同年7月4日开庭审理。次年3月23日,法庭做出中止审理刑事裁定书,理由是被告“外出打工下落不明”。今年7月5日,唐金会到安州区法院申请恢复审理此案,但被告知:“档案找不到了。”

△ 参与报道访民维权等内容的《六四天网》的秦超于上月30日与外界失去联系,今天其家属才得知秦超已被河北舞钢市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0天。

△ 有视频显示,河南新乐市司机刘某驾车到河北曲阳县时,被交警拦下,在他与交警交涉之后,交警驾驶警车离去,就在此时,刘某用手捶击了一下警车。警车立即停下,曲阳县交警大队阜线中队的中队长张岑和辅警杨瑶普跳下车,对刘某推搡追打,多次扇其耳光,脚踢其腹部。

9月10日

△ 官媒报道,为本月浙江杭州召开20国集团峰会,耗费近1300亿;人们对西湖边奢华的文艺演出赞扬之声还未消失,惊叹之情还未平息,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湾社就传出一家因贫穷绝望导致6人死亡的人伦惨剧。28岁的村妇杨改英与其丈夫李克英育有3女1儿,最大的8岁,最小的3岁。上月24日,村民发现在杨改英家后的山沟里,躺着杨改英和她的4个子女,4个子女头部均有外伤。这5人都是喝下了农药死亡。在镇上打工的杨改英丈夫李克英在料理完妻儿的丧事后,也于本月2日离家出走,2天后被发现他已在树林里服毒身亡。村民说:“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3年前杨改英还有低保,可能家里有了3头牛,低保被取消。

△ 今天是中国官方指定的教师节,来自18个省市的上千名代课教师及幼儿教师在北京教育部上访,要求解决他们养老的问题。

△ 据《华商报》报道,本月8日,陕西清涧县石盘便民服务中心大舍窠村委会主任贺利利对村内的土路进行填补,用铲车要挖村民崔某家不远的土,遭到崔某阻拦,遂将铲车的土倾倒在崔某身上。记者次日闻讯赶到医院,见到崔某,其子告诉记者,他母亲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而村委会主任贺利利告诉记者,是崔某突然冲到铲车前躺在地上,铲车司机紧急刹车,土在惯性作用下有部分倒在了崔某的身上。

9月11日

△ 据《法制日报》报道,2012年至2014年间,浙江的郑成方带领150余人的木工班组到河北肃宁县,先后与大连筑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签订了承包协议,仅以出劳动力方式承揽下2个建设项目的木工工程。到2015年1月,大连筑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欠下郑成方370万元,并保证在今年1月30日前支付完毕。今年2月,郑成方前去索讨欠款,反而遭到殴打,造成头部受伤。于是郑成方来到肃宁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进行投诉,材料送了一大堆,却石沉大海。郑成方找到肃宁县住建局,被告知是经济纠纷,不是农民工欠薪,不予受理。转了一圈,郑成方再找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被告知去找肃宁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管委会又告知他去找县住建局。7月18日,郑成方在街头遭到不明人员持木棒殴打,导致左尺骨、左胫骨骨折,经鉴定为轻伤一级。本月8日,警方立案调查郑成方被打伤的案件。

△ 中国的学校经常发生教师殴打学生的事件。据《澎湃新闻网》本月6日报道,本月1日,山西朔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6名女生被校学生处主任薛建伟要求搬东西,由于未搬,遭到薛建伟用铁柄扫帚殴打臀部、腿部和手腕等处。据山东广播电视台“齐鲁台拉呱”微信公号的报道,山东乐陵市挺近小学6年级1班有70名学生,有63名学生遭到教品德教育的王老师殴打:“少的打了5巴掌,多的20多巴掌,老师累了让学生打,打得不响还不行,喊疼也不行。”

(何永全编写)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1期  2016年9月3日—9月1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