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中国维权大事记 (2016年8月1日—8月14日)

2016年08月18日

8月1日

△ 四川阿坝县格德寺的22岁僧人江白嘉措(Jampal Gyatso)去年9月在县城高举达赖喇嘛法相、口喊“西藏自由”等口号,被抓后一直没有音讯,今天其家属获悉,江白嘉措被判刑3年。

△ 安徽合肥市高新区楼盘淮矿馥邦天下小区擅自做出规定,从今日起,凡未购买地下车位和未租赁地上车位的小区业主车辆均不准进入小区。业主管某驾车欲进入小区,被保安拦下,因为他没购买地下车位,也没租赁地上车位。为此事他与保安发生口角,不料一群保安对他拳打脚踢。管某被送医院后,医生诊断为“颅内压升高、左耳突发性耳聋”。

8月2日

△ 北京维权人士翟岩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翟岩民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 山东临清市黑庄市场门口售卖葡萄的女摊贩正在卖货,有城管冲上来,将其电子秤拿起来往地上砸,女摊贩扑上去,被2名城管摔倒在地,随后数名城管一拥而上,对女摊贩进行了围殴。

8月3日

△ 北京异议人士胡石根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胡石根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胡石根现年61岁,去年7月被抓。1994年曾被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0年,其间获减刑,于2008年获释。

△ 湖南在广东广州的网民梁勤辉(网名尖刀)刑满释放。梁勤辉现年31岁,湖南蓝山县人。因其去年1月在QQ空间发表的言论,去年2月4日被广州巿珠海区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今年4月8日被广州中级法院判刑1年半。

△ 河南焦作访民李玉凤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第2次在焦作巿马村区法院开庭,由于她拒绝由地区法院审理,法院再次休庭。

△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棋盘井镇伊克达来嘎查的一条乡村公路规定不准行驶大型货车,由于该道无收费站,许多大型货车在上行驶,导致路面损坏严重。村民多次向当地交管部门反映,但仍然得不到有效阻止。从本月1日起,村民自发拦路,不准大型车辆通行,从而与司机发生矛盾。有司机对村民杜金运说:“我将你碾死”,说完跳上车,开车将他撞死。

△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网上有段视频:一名男子躺在地上且上衣已经被鲜血染红。视频标题为佳木斯城管打人。今天,黑龙江佳木斯市东风区城管局对此事件发出了一篇矛盾四出的通报。据通报,说是该事件发生在本月1日建国街南段水源胡同路口,城管见有西瓜商贩占道,暂扣了他们的经营器具。商贩的妻子上前打掉了城管录像的手机,导致录像中止。同时,通报又声称他们有录像,能证明城管没打人。通报说,男商贩要他妻子阻拦执法车离去,但又说男商贩强行登上执法车,跟着城管一起离去。通报说,执法车行驶一段路后,男商贩眼角不明原因流血并拒不下车,但又说,该商贩下车并躺在路上向周边围观群众称被城管殴打。

△ 江苏南京市政府打算在六合区建造一座垃圾焚烧厂,数千民众闻讯从上月27日起每晚到区政府附近游行抗议至今。有大批警察戒备,但始终没有与抗议民众发生冲突。据官方声称,垃圾焚烧厂建与不建仍未做出决定,将在本月6日召开听证会。

△ 河北馆陶县城管局规划大队据称对该县城一处违章强拆,离开时,房主刘某某驾车撞向强拆的城管人员,导致8名城管受伤。

8月4 日

△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周世锋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检察院指控,周世锋纠集一些律师,专门选择热点案件、事件进行炒作,通过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滋事、攻击国家法律制度、利用舆论挑起不明真相的一些人仇视政府等方式,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活动。周世锋现年52岁,去年7月被警方抓走。

△ 四川访民王玲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成都温江区法院开庭审理,辩护律师要求召唤证人出庭,法官同意采纳,法庭宣布休庭。有80多人到庭声援。

△ 年迈的江苏无锡访民吴士兴和尤桂凤夫妇被当地政府限制人身自由至今已经20余天,12名保安在其家门口分3班看守,保安每天从门里塞进2餐食物了事。

△ 本月2日,新疆新源县一个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周燕华和高敏,带领10多名小学生参加夏令营活动,遭到当地警方的阻拦,并将周燕华和高敏带走。今天,高敏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周燕华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

△ 云南永胜县仁和镇丽江水库移民因征地补偿问题到镇政府抗议,途中遭到政府人员和警察的拦截而发生冲突,1名政府工作人员受伤。抗议村民到达镇政府再与警方发生冲突,场面失控,警察向村民腿部开枪,导致6名村民受伤,其中2人伤情严重。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湖北钟祥市磷矿镇刘冲村村民魏开祖建了一个养猪场,由于母猪不孕,怀疑是附近的大生化工厂所产生的气体、污水、粉尘所致。经钟祥市环保局测定,也肯定了这一点。2011年5月魏开祖与大生化工厂达成协议,化工厂以124万收购魏开祖的养猪场和养猪的房子。到了2012年的9月,魏开祖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原来大生化工厂说是他们迫于压力而与魏开祖签下那份协议的。2013年3月,钟祥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但到8月即向法院提出撤诉。3天后,魏开祖被取保候审。就此魏开祖的案子再无说法,他被关押的330天也算白关。去年,魏开祖向荆门市中级法院提出赔偿,遭到拒绝。到今年7月,湖北省高院才撤销荆门市中院的决定,指令该院赔偿委员会对魏开祖申请国家赔偿案重新审理。

△ 重庆江津区双福农产品批发市场要求统一使用三轮货车,引发大量私人三轮车不能进场,商家的货物不能及时运出,加上有一名三轮车车主被市场这方面人打伤,激起群体事件。警察赶去处理,由于处理不当,一辆警车被愤怒的人群掀翻。有网友发帖,说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企图垄断市场里三轮车拉货生意,殴打私人三轮车主,警察偏袒打人方,遂激起民变。

8月5日

△ 北京维权人士勾洪国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勾洪国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勾洪国,1961年11月出生,河北承德市人,北京澳客筑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莱辐烯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 《炎黄春秋》杂志事件继续。今天,代理律师丁锡奎前往法院递交上诉状,遭到拒收,理由是《炎黄春秋》杂志换了法定代表人,得有新的法定代表人签字,他们才收。《炎黄春秋》编委会随后发表声明,认为法院的拒收表明,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的道路将更艰难,但社长杜导正和杂志社成员会有坚定决心继续抗争。

△ 去年7月大抓捕中被抓的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获释后即对关于她在看守所受辱一事提出质疑,并要求警方追究刑事责任。经查,河南郑州市警方认定是赵威的代理律师任全牛所为,于上月8日对其刑事拘留。今天,郑州市警方发布微博,声称对任全牛取保候审,并贴出他的手写悔过书。任全牛,36岁,河南内黄人。

△ 王宇律师的丈夫包龙军,今天被取保候审获释。他于去年7月的大抓捕中被抓。

△ 广东陆丰市乌坎村原中共党总支书记林祖恋被指控受贿罪而被捕,其孙林立义与村民一直抗议,受到监控。今天凌晨,林立义在微信中发出他扛不住了要自杀的信息,随后服下超量的安眠药。经抢救,已无生命大碍。

△ 湖南岳阳市岳阳区法院开庭审理顾文涉非法拘禁罪一案。顾文是岳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名警察。去年9月24日,顾文见到已经分手的女友赵某与其他异性在一起,强行将其拖上自己的车。顾文一面驾车,一面殴打赵某,还辱骂赵某,胁迫她脱去全部衣裤,进行猥亵,非法拘禁了赵某长达6个小时,直到赵某趁其不备,逃出车外获救。经鉴定,顾文对赵某殴打,致其轻微伤。公诉方指控,被告人顾文身为警察,采取殴打、侮辱的方式,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法庭将择期宣判。

△ 安徽合肥市原国企安徽拖拉机厂最后一座家属楼被强拆。户主刘宁杨玉贤夫妻认为,瑶海区法院就瑶海区政府申请强制执行的房屋征收决定的《行政裁定书》,于上月26日才做出,同时标明收到裁定书之日起有15日的复议期,才过10日,瑶海区政府就采取了强制拆除住房的行动。

8月6日

△ 在甘肃会宁县北关小学巷子有2男1女城管进行所谓的执法,抢走蔬菜小贩何某某的电子秤不说,2名男城管拉住何某某,其中一人用自己的膝盖多次猛击何某某的上身,那名女城管拽住何某某,连挥几拳。然后,3人强行将何某某往执法车里推,行为极其粗暴。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程银苗,今年47岁,安徽人,但一家在贵州兴仁县经商。因存款的利息与当地的中国工商银行发生纠纷,因多次未能解决,今年3月25日,程银苗再次跑到该银行寻求解决。眼看又不能解决,程银苗于是坐在银行办事的窗口不肯离去。当地警方将其带进派出所,以扰乱单位秩序、妨碍执行职务为由对程银苗处以行政拘留18天。在送程银苗去拘留所时,程银苗告诉家人,她“遭到警察殴打”。送进拘留所的次日凌晨,程银苗被送进县人民医院。据医院病人入院记录,程银苗当时已经深度昏迷,瞳孔放大。经抢救,略微好转,但至4月9日,程银苗还是去世了。程银苗家属怀疑程银苗是被殴打致死。虽然派出所的录像一片空白,司法鉴定意见书也不认为是殴打致死,其家属仍然在5月向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报案书》,要求对东湖派出所所长在内的10名警察追究刑事责任。上月29日,当地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对派出所所长刘进刚和警察陆仕卫立案侦查。

8月7日

△ 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接到绥德火车站的急救请求,说是T8列车上有一旅客需要紧急抢救。该院绥德院区急诊医学科立即出动救护车赶往车站,等候列车靠站。虽然救护车按惯例停靠在相应位置,但是火车站的派出所警察以影响安全为由百般阻挠救护车停靠。医务人员再三向警察说明抢救患者的必要性,并要求理解,但身上散发着酒气的警察根本不听,还蛮横地对医护人员大打出手。打了还不满足,竟将救护车司机和医务人员拘禁起来。

△ 山东临沂市美多商贸城上月30日有安装玻璃的工人失手从4楼坠下身亡。死者家属和商场商讨死者的善后及赔偿事宜未能达成协议,家属无奈,到商场外拉横幅。死者之子年仅10岁,今天捧着其父的遗像站在商场门口,突然一群身穿黑色衣服、满身纹身的大汉向孩子喷射疑似防狼喷雾或辣椒水的不明液体,导致幼童受伤。

△ 河北三河市燕郊镇楼盘上上城发现物业在小区边修建垃圾场,并将供热房扩建给人办丧事。业主通过交涉,没有结果。昨天,部分业主堵路抗议。今天,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对业主李某某处以刑事拘留,以妨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为由对业主辛某某、程某某等9人处以行政拘留10日。

8月8日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有段视频,说是昨天山西灵石县新建街一群城管将一人推上执法车,推的同时,有城管不停地在背后挥拳殴打。今天该县网信办给记者发来《关于网曝灵石城管打人视频的情况说明》,只说这是商铺老板不肯按照城管的要求办事,还拿广告牌砸城管的车,还有一人抢夺并摔烂了摄像取证的手机,还撕烂多名工作人员衣服,导致多人多处划伤,并将一名执法人员的嘴唇打裂。至于推该男子上车时,城管从背后不停地挥拳,被说成“引发了在场的一名工作人员的不冷静动作”,并且还得到“其他工作人员迅速进行了制止”。  

8月9日

△ 河南郸城县法院第2次开庭审理访民李志洲敲诈政府案。当地政府在法院里给访民李志洲一笔10万元的“困难救助”款,前提是他息访。由于李志洲没有遵守承诺,当地政府就拿着困难救济的协议书作为李志洲敲诈勒索政府的罪证来起诉他。代理辩护人一针见血地指出,签订协议书时有数名法官在场,难道他们分不清楚是敲诈勒索还是困难救济?“如果李志洲有罪的话,法官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辩护律师指出,公诉人称,李志洲的信访给领导造成很大压力,“这一告,镇长、书记都要下台”。“领导干部恐慌,不代表政府恐慌。而且李志洲告的是项城市法院,王明口镇政府又恐慌什么?”辩护律师进一步指出,上访是法律赋予的合法权利。辩护律师事先要求21名证人出庭,开庭时已得到通知,这一请求遭到拒绝。法庭将择期宣判。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昨天,“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郭利敲诈勒索案第二次再审在广东省高院开庭。法庭将择期宣判。郭利告诉记者,检方发表意见称,自己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检方认为我作为消费者索赔是正当的,要多少钱、多少次都不是定案、定罪的依据”。2008年爆发“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北京的郭利女儿被查出受害,于是他与厂方交涉,于次年获赔40万。郭利获得赔偿后,继续要求赔偿300万,2010年1月被广东潮安县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5年。郭利不服,上诉到潮州中院,被驳回。郭利申诉,当年5月,广东高院要求潮州中院重审,年底,潮州中院仍然做出维持原判的裁定。2014年7月,郭利满刑。刑满释放后的郭利继续申诉,去年5月,广东高院终于做出再次重审的决定。

△ 甘肃兰州市城关区的一名安装广告牌的商户因堆放材料不合城管的要求,在广武门一手机店地下室遭到数名城管的殴打。

8月10日

△ 中国和法国在核循环项目上进行合作,于2011年成立中核瑞能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核废料处理和再用。据官媒报道,该公司对江苏连云港作为建造核废料处理厂的厂址而在进行论证。消息传出后,连云港的民众不得不为自己和子孙的未来操起心来。上月,连云港赣榆区的警方已经发出通告,对任何不经他们批准的游行、集会他们都将弹压,同时也警告在网上鼓动和号召民众起来游行、集会的人将受到严惩。但是本月6日,成千的民众走上街头,聚集在苏宁广场,高喊“坚决反对,还我健康,还我家园”等口号。当局出动大批警察进行戒备。至次日凌晨,警察开始对抗议民众进行弹压,据传有一幼儿被打死。当天,当地官媒说这是谣言。7日晚,示威者再次遭到警察弹压,有多人被打、被抓。8日,虽然参与抗议的人数减少,但抗议仍在继续。官方向民众说明,现在只是在做核废料处理厂的选址论证,同时发出要求中共党员和公务员严禁公开发表与当局相违背的言论,通过网络传播民众抗议的信息,严禁参加和围观抗议活动,更严禁支持和资助民众的抗议活动。从昨日起到今天,连云港官方发出多个公告,被迫宣布暂停核循环项目选址前期工作。

△ 今年6月山西蒲县非常霸道地发出通告,要求该县养羊户在10天之内处理掉全部山羊,理由是该县是封山禁牧的地区。该通告一出,造成养羊户巨大经济损失。《检察日报》今天发文质疑,指出该通告不仅没有法律依据,反而是侵犯了农民财物所有权、自主经营权。

8月11日

△ 贵州遵义市汇川区香港路茶叶街某菜市场门口,有一城管与一名年老的商贩扭打,另一名城管从远处赶来,跃身向年老商贩飞起一脚,结果使一名推着自行车围观的老人倒地不起。

△ 内蒙古新巴尔虎左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白木音贡嘎查的牧民为保护草场,本月9日晚在草场守夜,昨日清晨遭到警察弹压,有8人被抓,后1人获释。当天,牧民赶到旗政府,要求释放被抓的7人,并连夜静坐抗议。今天,当局再出动警察弹压。

△ 据《新京报》报道,昨天,山东广播电视台《民生直通车》栏目记者钱云飞得知德州天衢工业园格瑞德南厂区一租赁企业突发大火赶去采访,有20多名警察将他的摄像机、手机抢走,有数名警察对他进行了殴打,之后便扬长而去。经医院诊断,钱云飞3根肋骨被打断。今天,德州警方做出回应,否定钱云飞被打是警察所为,而是失火企业的几名职工,打人者已被控制。据《重庆晨报》报道,躺在病床上的钱飞云提出质疑:“不知道企业的人是怎么穿上警服的,别的我就不清楚了。”记者根据现场的照片发现,那些身穿警服的人还有警衔和警号。《民生直通车》显然认为德州警方在说谎,想掩盖什么,并提出了5点质疑。

△ 据《华商网-华商报》报道, 2011年6月,陕西延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原干警薛延河要求投资商南县人大代表胡绪峰的房产开发,并投资了1000万元。随后,薛延河认为房产开发不景气了,硬逼胡绪峰写下1840万的债据。为了逼胡绪峰还债,2013年8月5日竟不顾胡绪峰是人大代表的身份,对他刑事拘留。胡绪峰家属筹资600万元汇入办案人员指定的薛延河私人账户,并将3辆总价值为500余万元的车辆交给警方扣押,他才于当年8月18日得以取保候审。由于商南县人大常委会的干涉,延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决定,返还胡绪峰被扣押的3辆豪车。2013年12月3日,薛延河带领社会闲杂人员公然闯进刑侦大队的院子,抢走胡绪峰2辆豪车。薛延河如此恶劣行径,延安市公安局仅以辞退了事。去年12月10日,胡绪峰收到延安市公安局的撤案通知。昨天,胡绪峰向延安市公安局发出《国家索赔申请书》,索赔各种损失约1.3亿元。

8月12日

△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湖北武汉维权人士周新宝上月被警方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拘留后,一度被送进安康医院关押。最近,家人得知70多岁的周新宝已被批准逮捕。

△ 江苏连云港群起抗议核废料处理厂选址事件刚停息,广东湛江的民众害怕当局把该厂址改选到他们那里,在网上已发出,甚至在自己的交通工具上贴出抗议的呼声。当局立即做出反应,该市规划局称,根据相关规定,有类似的项目他们会进行公示,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收到该项目选址的任何申报资料。

△ 昨天,在宜兴市打工的江苏连云港海州区板浦镇的魏某,见自己老家要建核废料处理厂,极其关心,在自己组建的400多人微信聊天群中提议在本月15日实行全市大罢工3天,同时上街游行。今天凌晨,31岁的魏某被抓,警方以散发虚假信息对其刑事拘留。

△ 昨天,湖北当阳市马店矸石发电公司发生爆炸,导致21人死亡。新华社记者今天前去采访,受到一定程度的阻扰。据新华社的报道说:“事故地点距离高速路口约7公里左右。记者从高速路路口下来,即有警方在沿途路口把守。在厂区门口,该公司组织近30人在现场阻拦人员进出并且阻挡记者拍照。”

△ 据《澎湃新闻网》报道,今年3月16日,湖北通山县的王柠(化名)因聚餐醉酒,被一起喝酒的东城派出所警察吴某带到诚实便捷酒店开房。通过酒店录像显示,吴某对王柠有过亲近的举动。王柠不愿意进房间,多次跑出房间,而吴某多次拉她。王柠最终从4楼坠到3楼,身上多处骨折。王柠坚称是吴某欲强行与她发生性行为致其坠楼。由于坠楼情节没有录像,吴某说他在房间,根本不知道王柠坠楼。本月9日,通山县警方发出不予立案的通知书。昨天,通山县委宣传部发出通告,当事人吴某系通山县公安局东城派出所的临时聘用人员。

8月13日

△ 据《央广网》报道,昨日,福建泉州市中级法院在惠安法院对池某、崔某某故意伤害罪一案公开审理。池某是惠安县紫山镇鼎模村守义学堂的教师,去年9月14日,发现年仅10岁的学生小柳偷吃零食,于是招来实习教师崔某某以及另外一名学生黎某某(女,未成年),3人合力将小柳捆绑并悬吊在食堂仓库大门的门梁上。当晚8点左右,放下小柳,次日清晨,池某又将小柳吊了上去,数小时后,池某等人发觉不对,小柳被放下不久死亡。据法医鉴定,小柳的致死原因系遭长时间悬吊致体位性窒息死亡。

△ 据《红网》报道,何某昨天爬上湖南长沙开福区湘江大道开福寺路口的一座19米高的通信基站塔,拉横幅表达维权诉求。被拉下来后,警方今天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对他处罚行政拘留10天,由于他已年满70,依法不予执行。

8月14日

△ 湖南吉首访民黄光玉被从北京带回,被当地警方行政拘留10天,今天期满,又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 广东江门市民众得知江苏连云港核废料处理厂选址被暂停后,认为有可能改在江门市,今天民众在市政府示威,喊出“拒绝核废料”等口号。

(何永全编写)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9期  2016年8月5日—8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