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51 — 225 (2430)
在目前的世界格局中,中共始终把国际法规视为无物,而建立在民主和法治的体制框架基础之上的国际法规对中共的作为则似乎难以有效约束。大多数发达国家对中共都采取首鼠两端的立场,心中有不满,但不敢得罪,生怕失去商机。如果所有发达国家都如此,那中共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39条生命逝去了,我能想到他们会遭到自己同胞怎样的辱骂,因为他们损害了一个国家“虚幻的形象”。人的一生,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几次。每一个踏上偷渡苦旅的中国人都背负着振兴一个家族的使命。青春和体能是他们仅有的本钱,三分赌七分拼。
政治强人最大的性格和认知弱点,就是缺乏自省力,缺乏同理心和责任感,好大喜功,不惜拿整个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去赌个人输赢。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遭遇着诸事不顺的局面,而且不可能迅速克服这种困境,这就大大减少了两人做出具有巨大灾难性决定的可能。
现实版的蝴蝶效应就是香港的反送中运动。香港发送中运动的影响逐步扩张到全世界。一个普通刑事案件的“蝴蝶”,让香港再也回不到过去。“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正在开启香港新的未来,开启中国新的未来。
香港反送中抗争无疑极大地影响了台湾政情,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2020台湾大选。这是中共非常痛恨却无可奈何之事。只要台湾人明白自己的位势,严防红色渗透,台湾就不会成为香港。
中共对网络的管控,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最严厉、最全面的,监控技术精准而且高效。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种“举世瞩目”的会议,由网络自由度排名倒数第一的国家——中国主办,造成的客观效果只能是中共一心要禁止的“高级黑”。
香港问题的实质上是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对立。要想官民和解、良性互动,北京需以民主方式对待香港人民。在任何社会,当官民出现冲突时,民众走上街头的前提,大都是因为解决冲突的体制内途径失效。在香港,体制内的参与水平的迅速下降和参与权利的急遽萎缩,必然导致体制外抗争的渐次增加和日益高涨。
赵紫阳晚年的转变使他完成了思想与精神的升华,却不枉一生。而国内和国外、活着和死去的人,凡曾经跟随赵紫阳为中国的改革大业奋斗者,凡支持八九民运反对六四屠杀者,而后又因赵紫阳而经受迫害打击,以致流亡海外、与中共决裂者,也和赵紫阳一样,不枉一生。
香港的法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而破坏法治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他们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那个以严明法治而闻名于世的香港似乎已经成为昨天的回忆,现在的香港社会正充斥着混乱和暴力,恢复法治将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过程。
您们是百年前苏俄十月革命的同龄人,这是人类自有文字历史以来最残酷、最惊心动魄的百年。您们生长在这个时代,并深深地卷入其中。和同代人一样,有过激情、有过欢欣、有过绝望、有过苦难。现在,一切的过去,都已烟消云散。您们为百姓耗尽了一生,请放下这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休息吧!
赵传,是一部人格化的当代中国史,是反省之书。它详述若干令人扼腕的史实,如:邓胡矛盾;胡赵矛盾;邓赵矛盾;经济改革派的内斗;体制外激进派对体制内外温和派的抵制;体制内外温和派的散乱、无法整合;赵的策略失误。作者直面历史,以中肯的态度冷静记录,留下血的教训。
香港逆权运动持续延烧,北京官媒将黎智英定位为「祸港四人帮」之首。历经媒体转卖失败,他仍一边上街撑民主,一边谋求媒体转生。黎智英老了,苹果却不能老也不敢老;经历过最好和最坏的时代,港人与港媒在风雨中快要抱不紧自由,眼前的商人仍盼着自由国度里的好日子。
集权体制下的政治家一旦失势,便堕入弱势,被剥夺自由,被泼脏水,成为任意宰割的羔羊。然而,赵是一位有历史感的政治家。赵跟家里人说,他就是要每年写信,给后人留下失去自由、努力抗争的历史纪录。
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经济三个问题不能解决,习近平就面临下台的压力,因为证明他的无能。大权集一身而无力解决,自然全由他负责。本来一年前召开的四中全会被习近平推迟一年,到现在定于十月而无具体日期,可见他的困境。
先父的一生:学生时的热血、抗战时的艰难、建国时欢欣、饥荒时的迷茫、文革时的绝望、天府大地重生的喜悦、改革开放的豪迈、八九的痛楚以及晚年的沉思,这一切,早已是过眼烟云,将慢慢地消逝在历史长河的淌流中。唯有他以最后的行为,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的呼吁,仍在回响:我们希望改变中国,希望改变世界,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
赵紫阳搞政治改革是有理念的。这个理念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要把中国变成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紫阳不只一次地对我说,“中国不转向民主政治,是违背世界潮流的,是违背人心的”;“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们迟早要走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走”。
香港的骚乱,是抗议林郑月娥政府缺乏基本的人权,以及身为特首不断傲慢说谎。这是世界格局板块重组之际,在西中之间,必然出现的历史悲剧。香港不是西柏林,但中国却归认西柏坡。西方文明世界,必须抉择。
上星期五东北地区陨石坠落。《左传》有云“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在香港施行残酷暴政的凶手和帮凶们,且记住中共祖师爷也相信的“天人感应”,也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不会有好运。
孩子,你是妈妈的全部世界。妈妈求你不要以死相拼。只要活着,明天你还可以上街,明天你还可以发出呐喊。林郑月娥,你也有孩子,为了孩子们的生命,请你选择下台!
香港人自治和法治的文化资源将成为台湾和国际社会抵抗和反制中共挑战普世价值的重要资源。在自由世界与中共的价值和文化之终极对决中,港人的坚持,最终将唤醒执迷“大一统”的国人,帮助这个衰老的文明,也帮助自己,获得新生。
对于中国律师来说,最大的悲剧是律师工作从本质上与政治无法切割,法律本身就是政治制度的组成部分。所以律师如果不想介入政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还留在这个圈子里,在服从法律和“保持一致”方面经常面对的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选择。
当国家在说谎,真相就有罪;当体制在行恶,良知就有罪;当天下都向权力下跪,站立就有罪;当你集数罪于一身,就成了国家公敌。
秦晖的专业虽非经济学,但他近些年来有关经济问题及社会公正的研究却为中国的经济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可以说,由贫困、收入分配等构成的社会公正问题已超出经济学范畴,而中国的现代化事业不仅需要经济方面的技术专家,更需要深具人文关怀的“超经济学家”。
一西一中,一表一里;政治关怀、思想关怀、专业关怀集于一身——这才是“杨小凯现象”的本质。如今,世间已无杨小凯,而“杨小凯现象”的价值所托,正是凝结杨小凯一生心血的作品。
拒绝“一国两制”,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不分党派、不分立场,彼此间最大的共识。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屹立超过七十年,一旦接受“一国两制”,中华民国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身为总统,站出来守护国家主权,不是挑衅,而是我最基本的责任。
要敲醒林郑与习近平的头脑,不能不搬出毛泽东在文革初期说的话:“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毛泽东玩弄权术打击刘少奇、邓小平;现在习近平躲在幕后玩弄林郑,还是其他高手在玩弄习和林郑?无论如何,请习近平与林郑等候历史的裁判。
一国两制,在一方,是坦克,是军人迈出的正步,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场景,场景中人在展现他们伪装的微笑。在另外一方,示威者从头到尾黑衣包裹,手持雨伞,他们烧纸,形同送葬。在一方,是假装的凝聚,武力威赫下的团结,在另一方,是喷泉般汹涌的抗议,自由的言论永不枯竭。
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七十年,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恐怖、最痛苦的七十年。共产党是民主、自由的天敌。要想从中共手中夺回被剥夺的种种权利,必须像香港同胞那样拿出胆气,齐心协力,奋勇抗争。
党国没有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黑天鹅冲天而起,香港震撼全球。北京未能预料到香港成了它最大梦魇。香港、台湾正在成为中国的代言人。特别是经历了两百万人浩大示威,经历了四个月可歌可泣抗争的香港,已经成了全球新冷战的第一战线。它已经敲响了中共的第一声丧钟!
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十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这个法律选择出台的时机显然经过仔细考虑。这表明北京期待香港政府采取更强硬的姿态应对示威。极权政府只懂得用武力镇压,他们永远不明白,失去了人心,一味地通过强力来控制民众,不仅会使法律成为废纸和笑柄,更无助于解决香港目前的困局。
这一次中共建政“七十大庆”,会不会重演第一个“大庆”的命运,成为一场人为浩劫的开端?这种可能性不仅存在,且相当严重。这个判断的基本逻辑就是,习近平执政以来,选择以强势手段对付内外危机,结果是迅速恶化了中国的内外危机。
香港反送中运动至少有以下三方面的历史意义:一、正式宣告“一国两制”的破产;二、反送中运动体现香港人的本土意识,出现反对中共暴政的分离主义倾向;三、反送中运动成为世界性扼制共产专制扩张的一股力量。
一个人民无比弱小的国家体制,一个人民无权自由观看国家阅兵式的国庆,一个打肿脸歌舞升平的庆典,一个几十年来不敢跟外敌打仗却很凶狠地镇压本国人民的国家机器,一个昏庸无能的末代皇帝,再加上四面楚歌的外部环境,至于党国还能撑多久,你说呢?
正当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展开声势浩大的阅兵式之际,香港却弥漫着像过去三个月来每个周末都会出现的紧张气氛。一边是“国庆节”,另一边是“国殇日”——北京与香港,或者说整个中国大陆与香港,彷佛是平行时空里,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
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其给世界带来的危险越来越明显,从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方面,开全人类的历史倒车。世界开始有点清醒了,但还睡眼朦胧。我们的责任不仅仅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前途而奋斗,这个奋斗已经关系到人类民主自由的前途。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
正如毛之后的每一位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无法承担抛弃“伟大舵手”的代价,因为支撑中共威信的太多神话都是围绕毛泽东而打造的。除此之外,习近平还需要毛泽东作为榜样。习近平教育水平有限,见识不多,除了毛的方法之外,他很难想象其他的知识源泉。
中外独裁史上最大规模的阅兵消息,在不断更新中。种种谣传穿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香港是我们的城市,北京是他们的城市”,“坦克在北京的大马路横冲直撞,却挤不进寸土寸金的香港。”我相信香港的呼救会被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听到,会被上帝或佛陀听到。我将反抗和坚持,直到最后一刻。
眼看中共建国70周年大庆就要来到,香港问题再拖下去对北京非常不利。是战是和,可能很快要做出决定。而威胁利诱、分化瓦解更是中共最擅长的伎俩。因此即使中共方寸再乱,这一套权谋手段绝不会停手。香港民众也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到底这也是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争取自己前途的背水一战。
自9月初以来,当局已经封锁了我居住的整个街区,道路被封锁,网速慢得像蜗牛在爬。每次进公寓楼,保安都会对我搜身检查,早晚都是如此。警方实施了宵禁,要求居民下午5点前回家,8点前关上窗户并拉好窗帘。警察睡在公寓楼的过道里,确保民众遵守这些规定。
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党天下,从来也没有准备放弃国企主导中国经济的基本体制,但当权者也明白,国企一统天下对维持党天下并不利。不过,当权者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中国的民企老板们不是被压榨得走投无路,就是心怀不轨。大型民企的老板政治不忠,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的心腹之患。
尽管民族主义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但它的力量最终会消散。这绝不是习近平将在10月1日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振奋人心的景象。再高昂的民族主义的姿态也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逼迫瓦解或垮台。
中美差距应多在法治环境。也许有人会说,在中国科技发展的起步阶段,最佳策略还是要拿来现成的技术。即使如此,中国现在也到了一个转折时刻——是继续摘别人树上的果子,还是自己栽树?恰好,愚笨的美国人又逼着中国人栽树了。让我们将计就计。
我们中国一向有一个舆论(传统),就是只要跟外国人一发生矛盾,你必须毫不含糊毫不打折扣地仇外。如果你稍微说几句公道话,说外国人有外国人的道理,你不能不尊重外国人的习惯,那你马上就被看成“二毛子”、“汉奸”。这是中国一个传统。
我是中国人,中国是我的祖国。10月1日是这个政府的生日,不是这个国家——我的祖国的生日。政府不等于国家,更不等于人民。这是常识。
回放历史,柏林墙的确是倒得很荒诞。真正的主角,是人民对自由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柏林墙耸立的那一天,就决定了它在日后倒塌的命运。这世上,还有多少堵墙,在等待荒诞对荒谬作出判决?
习近平在美国汹涌民意下依然执迷不悟,以斗争哲学固守一党专制,拒绝改革中国的深层问题,这不仅意味著,中国崛起在过去40年中赖以生存的友好外部环境去而不返,而且意味著,在充满敌意和抵制的外部环境中,中国崛起将加速走向终结。
这次国庆还有一个极度夸饰之处,就是各种宣传机器都是开足马力夸张中国的国力,甚至夸张中国的国际影响。在中国成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以後,中国的民族主义本来已经得到满足了,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若不防止极端民族主义而放任它发展,实实在在是十分危险的。
史无前例,无车可鉴——周保松在他为数不多谈论这场运动的文章里如此形容“自由之夏”。今次运动跟五年前的雨伞运动,无论规模以至行动模式,都不可同日而语。这种遍地开花的状态,是整场运动至今最大的成就。
共产党的本质是垄断一切权力和一切资源,对任何自己无法控制的社会力量都不放心。这些政治逻辑正是驱使中央政府当前拿李嘉诚和香港地产商开刀的真正原因。与香港社会的商业精英和普通市民之间现存的矛盾相比,对一个现代的香港公民社会而言,最凶险、最邪恶的敌人是千方百计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中国执政党。
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是美洲和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短短十几年到二十多年。为什么两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在短期内变得民不聊生、一贫如洗?原因可以用12个字来总结:两个伟大领袖、三个爱国大招(国进民退、劫富济贫、闭关锁国)。
仅仅是一根导火索,晚清靠滥发货币催生出来的十年“繁荣盛世”就灰飞烟灭,不但印钱的银行与钱庄全都关门大吉,大好江山也被迫拱手让人。若是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领导稍微懂点中国历史,何至于重蹈大清的覆辙。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反历史潮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公然取消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成果,企图把已经前行了五十年的历史车轮拉回到长夜未央的毛泽东时代去。另一方面,他们更加大掩盖历史真相的力度,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重新制造出种种光怪陆离的革命神话来。
我的故乡成都1949年前寺庙林立,其中昭觉寺,文殊院,青羊宫,武侯祠规模最大。1950年在这昭觉寺旁,更变成了“镇反”运动中的杀人屠场。几个月中先后在这里被杀害的所谓“反革命份子”,多达数千人以上。有时一天就杀了好几十个。最多-天杀了一百多人!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北京的焦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如此不得人心,不仅在青年人中间不占多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也都是少数。北京政府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四面楚歌完全是近些年来倒行逆施的结果。无论香港这一次抗议运动会以甚么方式结束,它已经撕开了北京政府的政治遮羞布。
我們日本人一直到最後也是香港的同伴。一直到最後都是共同進退。我們生於同一時代,生活於同一個東南亞。齊上齊落至最後,用盡全力支援各位。永遠都會與你同在。請香港人不要認輸,不要放棄希望。香港加油!!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随着习近平独裁政权的兴起,“一国两制”正在走向死亡。这是一场对我们都珍惜的普世价值的全球抗争,香港处于这场抗争的前沿。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无情镇压,年轻一代已经承担起保护我们家园的角色,勇敢地站在腐败的体制前。
香港逐渐不一样了。政府透过法律机器来针对这些年轻人。很多年轻人仍天真的相信法律是公义的,但是他们可能不了解,单单司法独立是不能实现真的公义的,只有法治没有民主是没有办法稳定的,这几个东西是互相依赖的。林郑让很多年轻人轻易变成犯人。
这首歌生逢其时,紧扣心弦,悲怆不失激越,不仅在香港唱开来,而且正在香港以外的地区传唱。看看歌词,显然,歌曲与香港反送中风暴爆发以来的主流民意吻合,有香港网民形容此歌“旋律悲壮,歌词振奋人心”。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耗费巨大的大阅兵,本该是让纳税的人民有可被强力保护的安全感,有正义终究会打败腐恶的激奋感,但结果却让民众进一步体验了惊恐和伤痛,防范和对付之剑反刺向手无寸铁的大陆平民。民主和自由的脚歩,决不是靠强权就能压制的!
香港危机一日不解决,内地危机只会继续恶化。因为香港危机从来就不是港人的危机,而是中国当权者与外部世界打交道能力的危机。在美中对抗危及国祚的高压下,香港危机将迫使中共当权者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否则就走不出困境。
香港民众反送中兴起后,习近平既拿不出可操作的有效方略,又不肯遵循历史趋势顺应民心潮流,只会一味躲于幕后令林郑月娥前面顶缸。凸显他没有应付复杂突发大局的经验和伐决断的能力。
对于很多德国人来说,柏林墙和冷战已经是过时的历史名词。柏林墙的倒塌无疑值得欢庆,它象征着庞大的苏俄帝国的末日,也象征着德国新历史的开始。德国在大张旗鼓纪念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却对今天的“西柏林”——香港正在发生的抗争不给与足够支持的话,那就不是对历史的尊重。
香港问题似乎无解。其实“正解”只有一个:答应年轻人:撤例,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此次事件,进而启动政改,实行普选。与青年为敌就是与未来为敌。老家伙们毕竟先他们而去。老夫永远记得四十年前复旦诗会上的一句诗:“时代的出路只有一条:跟着青年走!”
阅兵是什么?就是大烧纳税人的钱,让最高领导人检阅:伴随着高尖端武器列阵,让上万士兵模特同一尺度、同一高度、同一标准地持枪向领袖致敬。国力炫耀不如干点实事。用大阅兵烧钱的九牛一毫,就可解决无数老人晚年“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
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认为是罪有应得。
自由、平等、公正,都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近年香港人却发现,这些价值“原来会不断被剥夺、打压”。现在香港人正在打的,是一场捍卫人民良知自由公义的持久战,在许多人心目中,《愿荣光》已不仅是抗争进行曲,更是“香港之歌”,甚至是香港“国歌”。
反送中运动持续近3个月,在前线奔走提供被捕示威者法律协助的义务律师,全港将近200人。他们之中,有执业10多年的大律师,其他则是入行不久的年轻事务律师,也有法律系学生参与其中,彼此相互合作,组成义务律师团。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