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70 — 92 (1970)
美中关系要重回正轨,中国就要从当年加入WTO没有兑现的承诺开始,就要真正地实施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放弃高压政治,但是习近平能做到吗?若要美中关系重回正轨,中国就要放弃对南海的野心,习近平能做到吗?
邓小平在改开中的地位是一回事,其人是非功罪又是一回事,而今改开潮水已退,狼藉毕现。过时的人居然开创了一个属于他的时代,根于一个过时的权利圈,只能在矮子里面选高子。中国不会长期甘心于此,沉重喧哗的一页终将翻过去。
在县区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共产党通过种种细致入微或简单粗暴的方法,保障听话分子入围。公民独立参选和公开不合作,是在不同方向上揭露出中国选举的虚假本质。申纪兰的一生成为专制的小丑和帮凶,而姚立法和狱中的唐荆陵,却代表了中国人争取民主的艰难抗争和勇气。
各国宪法中全都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条款,中国也不例外。但是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还有很大差异,主要就表现的审查制度上。鉴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有“自由”一项,鉴于宪法中写入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条款,现在是彻底检讨目前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审查制度的时候了,就在此时此刻。
如果川普再一次被习近平所忽悠,让习再一次蒙混过关拖延时间,那么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洗内部的反对派,解除政变的危机。按照专制政权的规律,那是你死我活的争论,要看小习是不是想学邓小平了。我觉得小习不得不比邓小平更狠,因为他面临的危险比邓小平更大,有点儿像四人帮。
2019年3月1日晚上,江天勇律师从“释放”后变成失踪状态已经过去近两天了。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妻子和母亲及关心他的朋友们都一直在焦急的努力寻找他的下落。在一个党可以把整个国家的任何地方都变成黑监狱、酷刑场所的党国体制下,结果自然是预料之中的。 不过就在数小时前,一直不断寻找江律师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打通了河南信阳罗山县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季军的电话,得到了以下消息。 对话内容如下:王峭岭 王峭岭:“李队长,江天勇为何没有回家?”李季军回答说:“郑州批准他,他就能回家探亲。”王峭岭进一步确认地问道:“您的意思是江天勇回家需要郑州公安批准?”李季军:“是。”王峭岭:“不对吧,江天勇刑满释放,...
我看到老是擦眼泪,他说在监狱里不见阳光,可能是阳光刺激的。我开玩笑说,在老婆跟前流泪还行,可别在国保面前也这样啊!天勇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上帝就给了我这么一个好机会,能在江律回父母家的第一时间见到他。江爸爸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老实巴交一辈子,儿子是个正直的好律师,被政府冤枉不说,自己还被国保打、被国保骗、被邻里白眼……现在自己家被国保无手续如狼似虎般地闯进来,还得陪笑脸。典型的中国式生存。
在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关系走向低谷之际,整个世界都在关注它的后果。40年变化莫测的美中关系又走到了一个未知的十字路口。美中两国在一定意义上已经进入了某种性质的冷战。美中关系未来将继续被矛盾和争端主导。
《流浪地球》剧照。(Public Domain) 我是一个科幻小说及电影的热爱者,甚至还想过自己动笔写上点什么《流浪地球》使我联想起一部经典科幻作品 - 英国作家·E·并购·福斯特写的“大机器停止运转”,情节很简单,大意是在未来一个高度发达的机械时代,地面上已无法生存,人类只能戴着防护面具才能上到地面。地下城由一个精密庞大的机器系统维持生命并互相沟通。全人类同舟共济,再没有国家,民族之别。每个人住在完全一样的房间里,通过各种电钮与开关控制着生活起居。生了病用医药仪为自己诊治,远行时则乘坐巨型飞船直抵全球各地。他们平日里用可视圆盘接收信息,随意和千万里之外的人打交道,一个人可以认识几千人,...
我没抱希望派出所会同意。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致。因为,在所有关心江律师的朋友中,我现在离他最近,但却不得见他!一想到我要被这帮混账警察强行送回罗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唐律师是个有思想和学养的人,他的眼神清澈、真诚,谈吐平和,语言精炼,条理清晰。失去了律师证的唐律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比我乐观、坚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拿什么安慰你、迎接你呢?让我们一起见证未来,且看历史饶过谁。
仅仅把文革理解为一场红卫兵造反运动,这样的理解就未免流于表面。它是一种奇怪的革命理论在逻辑上所达到的巅峰状态,是对社会的全面破坏和凌辱,对文化的全面否定和摧毁,对人性尊严的全面敌视和仇恨。文革留给我们灵魂的黑暗。
当祖国的心脏,天安门的近旁,有一具死而不僵、僵而不化的尸首接受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的瞻仰;当我们的辛勤付出换来的薪酬,名义上的“人民币”,实质上却是“毛币”的结算。我们应当考虑的不会是“会不会再来”?这种疑问,而更应该是“从来没有结束”!这种叹息。
习近平的希望是什么呢?一个是川普缺乏政治经验,以个人感情处理国家大事。中共也看出了川普总统更深层次的弱点,川普想要青史留名。习近平的后手包括撕毁协议,毁坏川普和民主政治的名誉。这样既打击了川普,又破坏了中国人民追求民主的信心,一举两得。
习近平最近突然召集了数百名官员开会,似乎是为传达一种令人焦虑的紧迫感而精心安排的,警告说中共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重大风险,必须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这是自2012年习上台以来发出的最严厉的警告之一。习似乎还要急于表明,如果出了问题的话,其他官员也将承担责任。
当局拿不出说服他们的像样理由,手里没有一面人们心悦诚服、甘愿舍身追随的旗帜。这类旗帜如今在李锐及其同道手里。公开打压他们,理不直,气不壮,不仅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反而会大失人心。更难办的是,李锐这样的离休老干部不求升迁,不怕处分,对党政体制内的利益无所求,对体制内的威胁亦无所惧。李锐先生及其同道的存在,实为中国之幸。
在一个好的制度中,每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考虑。只要我愿意,我的一毛可以为天下舍出来;可是,谁也没有权利强迫你这样做这样的制度安排,正是为了保护君子不受小人之害,真君子不受伪君子之害,正是为了尽可能的使君子变得更多、更真。
中国大陆民众怀念毛泽东,是个“愚民现象”。一个国家的愚昧民众一旦占绝大多数时,对于推动民主进程是个很大障碍。今天已非毛时代,今日已是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出现已经彻底打破往昔的封闭局面,专制再想玩毛那一手已经不灵了,毛左现象只是一种回光返照,成不了正能量,迟早会作鸟散,愚民现象不会长久的。
与所有的恶搞一样,“列宁是蘑菇”只是一个玩笑。一旦专制社会开放起来,对习惯于思想统治和灌输的民众来说,即便自由来了,那些一辈子生活在红色神话中,或是正在接受其教育的人们,已经准备好运用自己的自由了吗?如果没有,自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比神话更好的现实世界吗?
哈耶克的核心思想是自由必须要成为公民和政治环境所不可或缺的条件或保证。他认为,只要政府试着以政策来控制个人或市场的自由,从结果上看,都是带有伤害性的,其中所出现的问题,最终还要回归到市场中去解决。
翟明磊曾经是国内顶尖的调查记者,后来成为了一位公民教育的践行者。这次关于「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直播,也是翟老师实现他理想的过程。他希望自己能够像李慎之先生一样,做一个普通的「公民教员」,将人类最优良的理念和制度传递下去。
中国媒体也和司法一样,受到共产党的全面控制。官媒是宣传机器、党的喉舌,它不反映民意,甚至经常强奸民意。他们操控舆论、压制真相、混淆是非,甚至造谣、洗脑、收集情报充当间谍、参与人权迫害。如果说媒体“审判”不是审判的话,那么这些冒充媒体的罪恶同谋,则要接受法律和历史的真正审判。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