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拆遷戶致函德國總理 關注房產被德中合資企業侵犯

2007年08月24日

近日,上海拆遷戶陳恩娟委托中國人權發表致德國總理梅克爾的求助信(原信附后),懇請梅克爾總理在訪華期間關注她家房產被德中合資企業——上海克虜伯不鏽鋼有限公司侵犯的事實。

上海拆遷戶陳恩娟是原上海市浦東新區耀華路南沈家宅43號私有房產的業主。她家的房產被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簡稱TKS)與上海浦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合資的建立上海克虜伯不鏽鋼有限公司(簡稱SKS)雇佣的大橋集團拆遷公司強行拆遷,致使一家居無定所,四處流浪。此次德國總理梅克爾訪華,陳恩娟以她家的遭遇,向德國總理梅克爾發出求助呼吁,希望她關注這起由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華投資引起的中國公民私有房產被毀事件的嚴重后果。

中國人權呼吁上海當局行使政府職能,敦促相應拆遷公司及拆遷受益人切實遵守這一法律和其他相關法律,保護陳恩娟和其他公眾的財產權,同時確保公民擁有不受任何恐嚇與騷擾、進行上訪的合法權利。

陳恩娟在致德國總理梅克爾的信中說,2000年1月23日,上海克虜伯不鏽鋼有限公
司所雇佣的大橋集團拆遷公司,在未達成任何拆遷補償及安置協議,同時也沒有任何行政和司法手續的情況下,對她家採取野蠻拆遷手段,將她一家人強行從屋內拖出,並用鏟車將房屋連同家具全部拆毀,導致她一家人從此居無定所、女兒被迫輟學的悲慘遭遇。

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陳恩娟將大橋集團拆遷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該公司將她私有房產恢復原狀。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於2001年1月20日作出判決:“在與原告沒有簽訂安置協議的情況下,未通過合法途徑強行拆除了原告的住房,顯然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對此,被告應承擔責任。”判決書中同時表明:“鑒於原告房屋所在位置已被列入克虜伯不鏽鋼項目建設動遷范圍,且該地方的工程已在進行施工,原告要求恢復原狀已不可能。”對此,陳恩娟表示,法院的判決對他們家並沒有“解決實質性問題”。陳恩娟曾寫信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尋求幫助,但未得到任何回應。自法院作出這一判決后,陳恩娟沒有獲得任何形式的賠償。

為了討回公道,陳恩娟從2001年起開始到北京上訪。上訪期間,陳恩娟經常受到上海警方的非法監控、軟禁和羈押。自2003年以來,陳恩娟被無故傳喚多次,同年12月2日更被以“擾亂社會秩序”勞動教養一年零九個月。在勞教所裡,陳恩娟飽受折磨,被關禁閉、強制勞動等,致使她在身體上精神上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勞教結束后,陳恩娟堅持上訪,又先后於2005年9月和2006年6月遭刑事拘留,2006年7月2日又被採取“監視居住”的刑事強制措施。

陳恩娟認為,他們家的遭遇,都是因為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為了擴展在華投資
利益,不顧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所造成的。因此,在她私有房產遭毀一事上,德國克虜伯鋼鐵公司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她希望到訪的德國總理重視和關注這件事。

上海和中國其他大城市的急速發展,造成了大量像陳恩娟一家財產和個人權利遭受侵犯的案例。陳恩娟隻是中國人權近年來重點報道的上海因強拆受侵害群體中的一員。2007年10月生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反映了政府為加強對中國公民私有財產權利的保護所做出的努力。中國人權呼吁上海當局行使政府職能,敦促相應拆遷公司及拆遷受益人切實遵守這一法律和其他相關法律,保護陳恩娟和其他公眾的財產權,同時確保公民擁有不受任何恐嚇與騷擾、進行上訪的合法權利。


附件:

上海訪民陳恩娟給德國總理梅克爾的求助信

尊敬的德國總理梅克爾:
您好!

我是中國上海的拆遷訪民陳恩娟,系原上海市浦東新區耀華路南沈家宅43號私有房
產的業主。該處現已成為德國蒂森克虜伯鋼鐵公司[Thyssen Krupp Stainless CO.LTD]
(簡稱TKS)和上海浦東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的合資企業——上海克虜伯不鏽鋼有限
公司[Shanghai Krupp Stainless CO.LTD](簡稱SKS)的所在地。

今天,我懷著無比憤怒與悲痛的心情,向總理您訴說。在2000年1月23日,SKS公司
所雇佣的拆遷公司――大橋集團,為了SKS公司的利益違反拆遷,在雙方沒有簽訂補償
和安置協議,也沒有任何行政和司法程序的情況下,公然採用黑社會流氓手段,暴力拆
遷。野蠻地將我一家人強行從屋裡拖出,用鏟車將我家房屋夷為平地,並連同家具全部
毀滅。他們叫嚷著,這樣做是為了保証SKS公司的項目准時開工。為了SKS公司的利益,
卻導致我們一家人從此居無定所,命運坎坷。

在事件發生后,我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將大橋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將我住房恢復
原狀。鑒於目前中國司法存在很嚴重的腐敗現象,法院對我訴訟案件的判決也是極不公
証的。在時隔12個月后,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作出如下判決:“在與原告沒有簽訂安置協
議的情況下,未通過合法途徑強行拆除了原告的住房,顯然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對
此,被告應承擔責任。”判決書同時表明:“鑒於原告房屋所在位置已被列入克虜伯不
鏽鋼項目建設動遷范圍,且該地方的工程已在進行施工,原告要求恢復原狀已不可能。

這種沒有解決實質性問題的判決對我一家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又上訴到上海中
級和高級法院均遭駁回。從此我家的房產被SKS所雇佣的動遷公司剝奪,使我們一家人
在財產、精神上都遭受到重大的損失與傷害。根據中國的法律規定,SKS對此也應當承
擔相應的民事連帶責任。因此,2002年8月我曾寫信給TKS董事會主席米德爾曼先生,尋
求同情和幫助,懇請蒂森克虜伯公司作為SKS的母公司,以總部和合資企業的聲譽為重
,以尊重人權為重,敦促SKS對我的損失與傷害進行賠償。而SKS連派人“回訪”,調查
事實真相都不願意,拒絕和我見面、商談,實在是冷漠無情。

為了討回公道,從2001年起我不得不到北京上訪,目的是要向中央領導,全國人大
和各有關部委反映拆遷中剝奪公民合法財產和侵犯人權的真相和事實,並請求幫助我解
決居無定所、喪失經濟來源等實際問題。在上訪維權期間,我經常受到警方的非法監控
軟禁和羈押。到了2003年11月3日,我無故被“刑事拘留”,后又被“勞動教養”一年
九個月,“罪行”就是上訪討公道。三年裡,我不但房屋的居住權沒有討回,卻遭到了
更為殘酷的人身迫害。在勞教所裡我遭受了“關禁閉、強制勞動”等酷刑的折磨和虐待
,致使我的身體和精神上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總理閣下,我之所以有以上的遭遇,都是因為貴國的TKS公司為了擴展在華的投資
利益,不顧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所造成。根據國際媒體最近的報道,德國在中國的企業
使用行賄手段來推展業務,僅西門子公司去年以來就退辭了二十多名因有“不合適的業
務行為”的工作人員。由此可以看到,中國的腐敗之風已進入到德國在中國的企業中。
在我家遭到的不合理拆遷中,德國的TKS公司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總理閣下,您作為
TKS公司所在國的總理,希望對此類事件有所關注和重視。貴國的企業在中國投資,不
能以侵犯他人的權益為手段來達到目的吧,這樣會有損貴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和聲譽。

總理閣下,居住權是世界人權宣言裡提倡的最基本人權,我家的居住權被剝奪已經
過去七年多,而我們一家至今仍在四處流浪,無處安身。我為了維權上訪,女兒被迫輟
學,一家人生活在艱難之中。而SKS公司的項目已順利開工,並在您的前任總理和中國
總理的見証下成功投產。而這一切成就的后面,卻是一個中國公民家庭財產被剝奪的前
提下實現的,不知TKS公司和SKS公司對此感到過羞愧沒有。

總理閣下,德國是一個講民主、尊重人權的國家,2005年12月9日,德國律師協會
給中國上海律師鄭恩寵頒發了“人權獎”就是例証。而總理閣下您在去年訪問中國期間
,會見了中國民間的維權人士,並在和中國領導人會面時討論中國的人權問題。這些都
足以証明您與您的政府是非常關注和尊重人權的。所以我鼓起勇氣給總理閣下您寫了這
封信,希望得到您的幫助並敦促貴國TKS公司下屬的子公司SKS,尊重中國公民的合法財
產權,並對由合資開發所引發的對我全家的房產造成的損失盡快給予賠償。

總理閣下:最后我期待我全家的命運在您的關注和幫助下會有所好轉,快樂生活。

謝謝!
祝總理閣下全家快樂!

中國上海拆遷訪民:陳恩娟
2007年8月23日

聯系方式:上海市徐匯區江南一村14號203室 郵編:200032
電話:021-64036057
手機:1316259809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