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透露獄中半年未放風 何德普被威脅剝奪會見親屬權

2007年09月27日

中國人權獲知,被監禁的北京著名異議人士何德普的妻子因透露監獄為搞迎奧運工廠而停止犯人放風,以及其丈夫在獄中遭虐待的情況,被北京的監獄當局威脅剝奪其會見親屬權。

中國人權獲知,8月23日,何德普的妻子賈建英去北京市第二監獄看望丈夫后告訴朋友,監獄為了美化監獄外觀,迎接2008年奧運會,要將監獄的的平頂樓房改建成坡型房頂,叫做“平改坡”工程。為此,獄方停止了所有犯人的放風。時值北京氣溫高達33—35度,十幾個犯人擠在不足20平方米的室內,熱得睡不著覺,已經有十幾天不能放風,這種狀況還不知道要延續多久。另外,監獄伙食質量得不到保障,犯人長期吃不到肉食和新鮮蔬菜。每天隻吃一點鹽水煮爛菜,很多人出現嚴重缺鈣和維生素。隨后,該消息在互聯網和海外媒體傳播。

如果說出監獄現有的惡劣狀況,就要遭到獄方的報復和威脅,那麼國際社會就應該敦促中國監獄制度必須更加透明。
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

9月25日,賈建英在探視時,管教劉隊長告訴她:“關於何德普在裡邊的情況,不允許他對你說,你也不能對外面說。包括何德普在裡面吃、穿、住等所有情況及監獄裡的事等等。你上次對外面說‘監舍平改坡停止放風的事’,上面找我們了,這是違反監獄規定的,你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就停止你1到6個月的探視。”在這次探訪中,賈建英獲知獄方曾3次威脅何德普,不准他透露監獄裡的情況,否則將被剝奪會見親屬權。

賈建英稱,此前,因為何德普不肯認罪而被罰不得參加戶外勞動,長時間晒不到太陽,身體已經很弱。加上在炎熱天氣中被停止放風,使他臉色蒼白,身體消瘦,說話無力。同時,他還患有高血壓,低壓120,高壓180,常常頭暈。但獄方說:“隻有高壓200以上,站不起來,要死人了,才能申請保外就醫。”賈建英擔心何德普是否能熬過剩余的3年多刑期,正准備為丈夫申請保外就醫。

賈建英表示,實際上,她是在家屬等候室的錄像中了解到監獄因“平改坡”工程而停止放風6個月的,並非何德普告知。她爭辯說:因施工停止放風6個月,當然要反映。她並質問劉隊長,她已經20多天沒有收到丈夫的來信了,而以前每周都能收到,是不是因為她透露了“平改坡”工程停止放風6個月的消息所致?劉隊長對此未加否認。

何德普曾參與1979年民主牆運動和1989年民主運動,1998年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於2003年1月31日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何德普先后任中國民主黨監察委員會主任、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負責人,多次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或簽署聲明,煽動在中國“結束一黨專政”,“建立分權制衡的民主憲政”,妄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2003年11月6日北京市中級法院以同一罪名判處何德普有期徒刑8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在法庭審判過程中,何德普曾控訴其在被羈押過程中受到虐待。他還有肝病、肝炎和重量急劇減輕等身體疾病。

中國人權譴責北京第二監獄當局因家屬關心犯人在獄中的待遇和條件,就進行報復的做法。犯人擁有定期會見親屬的權利,這是中國法律和有關國際准則所規定的。中國人權敦促中國政府根據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准規則》的有關規定,確保犯人每天都有在戶外活動的機會。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如果說出監獄現有的惡劣狀況,就要遭到獄方的報復和威脅,那麼國際社會就應該敦促中國監獄制度必須更加透明。”她說:“提出象何德普這樣的個案,有助於改善中國監獄的衛生和安全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