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四中全會前加緊壓制異議人士,著名畫家嚴正學被秘密抓捕

2004年09月15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四中全會前加緊壓制異議人士,著名畫家嚴正學被秘密抓捕。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報告,原圓明園畫家村村長、浙江省人大代表、著名畫家嚴正學,已經被國家安全部警方秘密抓捕2天。嚴正學的妻子春柳也證實,最近幾天與嚴正學失去聯繫,而且沒有接到任何國家機構的法律通知。據目擊的知情人士介紹,嚴正學於9月14日下午2點35分,到台州市椒江區人民法院立案室,向法官遞交了一疊起訴文件。隨後,嚴正學要找院長交涉申請法院依法取證事宜,但被已經在一旁守候的便衣攔截並推入紫色桑塔納轎車,這輛車牌為J00226的轎車立即疾馳而去。了解情況的人士估計,對嚴正學的這一秘密抓捕,是浙江省國家安全局所為。

嚴正學正在向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浙江省椒江區法院,起訴中國公安部及部長周永康、椒江區公安分局及局長趙明,訴訟內容包括追究椒江區公安分局的行政不作為、公安部和椒江區散發的損害嚴正學名譽的不實資訊。嚴正學2003年應邀前往美國紐約舉辦畫展,並在美國辦理傑出人才移民美國的手續,但是2004年3月他家中發生緊急情況不得不返回中國。嚴正學在台州市中山大樓407號,有一套價值50多萬元的住房,但是台州市檢察院檢察官朱勇傑在他出國之後,即偽造合同並率領黑社會人員企圖強行佔有,並將居住在房中的嚴正學母親嚇得中風一度被診斷生命垂危。嚴正學從美國趕回家中的第三天,便遭到朱勇傑及其所率領的數十人砸門威嚇,逼迫嚴正學交出房產否則挑腳筋要他的命。椒江區公安分局接獲嚴正學的報案和保護要求,沒有追究朱勇傑等人偽造證件實施詐騙、私闖民宅和黑社會行徑等罪行,反而向朱勇傑這夥人提供嚴正學是“刑滿釋放、解除勞教、少管”的不實資訊,致使朱勇傑等人以此敗壞嚴正學的名譽和進行威嚇。

1993年,嚴正學曾起訴“北京公安局暴力侵害、侵犯人權”,後不久便遭到北京公安部門栽贓陷害式的誣陷並被判處勞教,此案曾受到國際關注和廣泛地報道。嚴正學離開勞教隊後,就這一勞教處罰向司法部門提出控告,迫使北京市公安局在1998年對嚴正學予以一些賠償。現在椒江區公安分局不僅仍以此損害嚴正學的名譽,而且提供嚴正學根本不曾有過的“刑滿釋放、少管”資訊。更為荒唐的是司法部門認為,根據公安部的有關規定,公安局提供這些不實資訊是可以的。所以嚴正學將公安部和椒江區公安局一併作為被告,向各自所在的地方法院提起訴訟。

嚴正學這次起訴公安部門的官司,早在2004年6月份已經開始,並且在北京和浙江幾經修改和反復投訴,現在卻突然被秘密抓捕,知情人士估計主要是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即日召開,警察部門害怕嚴正學直接向這次大會投訴,抓捕嚴正學是為了保證大會順利進行。另外,嚴正學與李國濤等人,不久之前發起了全球簽名活動,強烈要求中國廢除侵犯、迫害人權的勞動教養規定。這一活動受到相當程度的重視和支援,當日便有近百人簽名附議,簽名信並在迅速地傳送擴展之中。因此上海警方前幾天拘押過李國濤,目前還對李國濤實行不準出門、切斷電話等全天監控。由於嚴正學深惡痛絕勞教規定,是這次簽名活動的主要發起者之一,所以這可能也是中國警方抓捕嚴正學的一個原因。

現年60歲的嚴正學,是一個資深的異議人士,也是一個深受自由畫家信賴的職業畫家。在九十年代畫家聚集的北京圓明園藝術村中,他被大家選為村長。由於嚴正學常為弱勢群體伸張正義、尋求公正,他也被浙江民眾選為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嚴正學由於堅持揭露中國社會的腐敗、專橫,表達一個有良知的知識分子的異議聲音,長期以來一直遭受各種迫害、誣陷,個人的人身安全和財產權利備受侵犯。甚至嚴正學的獨子也被汽車可疑地撞死,嚴正學也曾為此狀告當局,最後仍然是不了了之。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中國警方秘密抓捕嚴正學,嚴厲譴責包庇縱容那些侵犯嚴正學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的犯罪行為。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責成警方立即釋放嚴正學,追究侵犯嚴正學人身權利和財產權利的犯罪。中國人權同時要求,切實保障中國公民不因政治見解、表達異議等批評,而遭受司法部門作為或不作為的迫害。因為中國人權有證據顯示,這一迫害並非僅僅發生在嚴正學身上。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