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專家曹思源被24小時監控

2004年03月18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主持青島會議惹怒中國主席胡錦濤,法律專家曹思源被警察24小時監控,他的公司遭到嚴重傷害難以為繼。

中國人權得到國內知情人士報告,中國著名法律專家曹思源,目前遭到中國警方的嚴密監控和騷擾,他擔任總裁的“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工作也深受影響和傷害,甚至難以為繼。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中國警方對曹思源主要採取了三種措施:第一是竊聽曹思源的全部電話,掌控曹思源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和相關資訊;第二是全天候24小時監控跟蹤,動用了6輛汽車、2輛摩托車、20多個便衣警察,嚴密貼身跟蹤曹思源,就是上廁所也緊守門口不放鬆,這種跟蹤從去年6月開始,至今毫不鬆懈地進行著;第三是破壞曹思源的研究中心的業務,警方施加壓力迫使客戶取消與曹思源的合同,使曹思源研究中心所做的大量前期工作毫無收益,例如曹思源為云南省的市長、州長、縣長等官員舉辦講座,並且由云南省長批准以保證不與其他會議撞車,但是也由於中國警方的作用而無端取消。半年多來曹思源的研究中心沒有什麼收益,已經處於難以經營搖搖欲墜的危境。

中國警方對曹思源突然採取這些措施的起因,是曹思源去年6月組織召開了廣受國內外關注的青島會議。這一研討會的主題是保護私有財產與修改憲法,有全國40多位很著名的法學家、經濟學家和企業家與會。與會的中共前中宣部長朱厚澤發言中談了兩點:第一是中國已經從強人政治階段轉入了常人政治階段,強人政治是毛澤東、鄧小平那樣的大權獨攬非他不可的政治,這樣的政治權力的形成是靠戰爭年代的功績和威望,常人政治則是任何人都可以主持國家事務的政治,國家政治中沒有什麼非他不可的真命天子。第二點談的是海內外所稱的“新三民主義”,即胡錦濤所提出並倡導的“各級幹部要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信,利為民所謀”。朱厚澤說“新三民主義”靠什麼來實現保證呢?顯然不能靠良心和主觀願望,應該靠“權為民所授”這個制度保證。權力是老百姓授予的,不為老百姓做事就不合法,“權為民所授”才是根本性的問題。曹思源組織的這次會議受到國內外高度重視和大量報道,《鳳凰週刊》更將朱厚澤的發言刊發在2003年7月25日的期刊上。知情人士說這令胡錦濤非常惱火,一度要關閉《鳳凰週刊》,後經各方面說情疏通,才改為將7月25日這一期週刊全部收回。但是這件事情到此並沒有結束,顯然還在遷怒朱厚澤並要追查青島會議的後臺,自然就查到了這次會議的籌備組織者曹思源。曹思源經歷了半年多的警察騷擾監控後,終於找到一個警察監控的空隙,秘密準備好各種手續和護照前往美國。曹思源的出國令監控他的警方異常惱火,目前不僅加強了對曹思源辦公室的監視,知情人士說正準備給曹思源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曹思源3月18日就要結束對美國的訪問回國,可能一回去就要面對十分凶險的局面。

曹思源是中國著名的法學專家,提出並推動多項中國憲法的修改、增加或完善。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曹思源就提出了破產法,並通過8年時間的宣傳推動,終於促使中國產生了對市場經濟非常重要的破產法,他本人也被人們尊稱為曹破產。此外最近入憲的保護私人財產法,也是曹思源1988年提出,並在理論宣傳和實際推動上做了大量工作。曹思源還就憲法和法律提出許多建議,例如改革勞動管理制度、建議全國人大會議旁聽制、建議修改憲法的一系列內容等等。在1989年中國發生“六四”屠殺之前,曹思源聯繫、勸說全國人大常委會50名常委簽名,敦促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以便和平妥善解決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和市民的人權和民主要求,只是由於“六四”屠殺開始才使這一依法解決的努力功敗垂成。在北京“六四”屠殺尚未開始之前,中國政府由於曹思源的活動能量及其行為方法的合法、作用的重大,而在1989年6月3日就將曹思源秘密逮捕了,並在秦城監獄關押將近一年後無罪釋放。曹思源將自己定位為中國的改革建議者,從來都是向中國政府提出建議性的改革內容,並通過講學出書宣傳這些建議的必要性重要性,竭力促使這些對中國國計民生意義重大的建議早日實現。

中國人權對曹思源所遭到的警察迫害、以及回國之後的危難處境十分關注。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曹思源的警察監控、對曹思源研究中心工作的破壞性行為。曹思源是一個溫和、理性並對中國作出貢獻的人才,中國政府理應對其加以保護和予以應有的支援和榮譽。現在不僅沒有給予支援和榮譽,反而嚴重侵犯他人身自由、安全和工作權利,必定對中國的發展和國際形象帶來負面後果。中國政府這種做法嚴重違背了最近入憲的保障人權的承諾,中國政府只有立即停止對曹思源的迫害才能體現憲法承諾是真誠的。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