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基督教華南教會領袖龔聖亮獄中遭酷刑生命垂危,教會三十四親屬發表呼籲救援公開信

2003年06月10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2003年6月10日

宗教領袖龔聖亮獄中遭酷刑虐待生命垂危,家庭教會三十四親屬發表呼籲救援的公開信(全文於後)。

中國人權從家庭教會牧師傅希秋處獲知,中國基督教華南教會領袖龔聖亮獄中慘遭酷刑、虐待,有數天昏迷不醒生命奄奄一息。基督教華南教會的一批親屬三十四人,就此發表了致聯合國、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公開信,呼籲緊急關注和援救龔聖亮的生命。公開信介紹龔聖亮遭到監獄當局毒打,造成內臟損壞大小便流血、一隻耳朵失聰。帶消息的人告訴華南教會的親屬,龔聖亮傷重臥床不起,監獄當局卻視若不見無人問津。龔聖亮之所以遭到監獄當局毒打,是因為他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自誣認罪,並且堅持向上級法院申訴要求改判無罪。龔聖亮自去年底被押送荊州監獄,即被逼迫每天接受警官的洗腦改造,監獄當局勒令他每天寫一份思想彙報和犯罪交代材料。每天監管他的人至少在三個以上,監管他的一切言行舉止包括起床、吃飯、如廁等等。這封親屬的公開信並提出三項要求:第一、中國政府應儘快過問龔聖亮遭毒打等殘害之事,儘快給龔聖亮提供醫療以挽救他的生命;第二,要求司法機關依法接受龔聖亮的申訴,公開公正地遵守法定程式重新審理;第三、鑒於龔聖亮的健康已經嚴重損害,首先應該從人道出發准許保外就醫。

龔聖亮是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的一個支系華南教會(也稱地下教會)的主要領袖,這一主要分佈在湖北省的家庭教會據說有數百萬信眾。由於家庭教會拒絕接受中國政府的領導管理,所以家庭教會在中國一直處於鎮壓迫害之下。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中國政府逮捕了龔聖亮和一批華南教會骨幹成員,並在年底以所謂的邪教等罪名將龔聖亮和其他兩人判處死刑,另外兩人判處死刑緩期執行,還有十一人判處無期徒刑或有期徒刑。這一判刑是中國近年來在宗教上最大的判刑案件,因而在國際上引起極大的關注和譴責,聯合國、美國等民主國家紛紛表態。在國際的壓力和強烈反對下,中國政府放棄了以邪教罪名審判龔聖亮等人,但仍然以強姦等罪名判處龔聖亮無期徒刑。但是中國法院所列舉的被強姦的證人,紛紛公開表示不存在龔聖亮強姦之事,中國司法部門採用酷刑虐待逼迫她們誣告龔聖亮,其中一個婦女被逼迫充當證人中甚至被毒打致死。就在這些“證人”講清真相並要控告之時,中國公安部門將其中最堅定的一些人連夜抓捕並押解勞動教養。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監獄採用酷刑和其他不人道手段,逼迫監獄等處被關押者認罪自誣,同時支持這封親屬公開信所提的三點要求。中國人權根據自己所了解掌握的情況,可以清楚看出龔聖亮等人一案,確屬中國政府對家庭教會的鎮壓迫害。這與中國政府宣稱中國完全有宗教自由,以及加入聯合國人權公約所應遵守的規定,不僅不符而且背道而馳。中國人權希望中國政府確實言行一致,遵照普世的宗教標準讓中國人確實享有宗教自由。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


/>>

華南教會親屬致聯合國人權委員、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暨國會人權委員會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請救救我們的龔聖亮弟兄!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

我們是中國湖北省基督教華南教會部分受難者的親屬。最近,據從湖北省荊州監獄傳來消息,基督教華南教會主要領導人龔聖亮弟兄被監獄當局毆打成重傷,內臟嚴重損壞,大小便流血,其中一隻耳朵已經失聰。半個多月以來,龔弟兄一直臥床不起,奄奄一息,有幾天甚至處於昏迷狀態,但一直無人問津。據提供消息的人士稱:“如果你們希望龔先生能夠活著出去的話,必須儘快地想辦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得到這個消息使我們感到無比的震驚!

自2002年12月初龔弟兄被送到荊州監獄以來,無時無刻不處於被監視的狀態,每一天均有三個人以上監管他的言行舉止,其中包括起床、吃飯、如廁,以及與誰說話等均記錄在案。監獄當局每一天都派出政工幹部對其洗腦,進行所謂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並要求改變信仰、認罪服法;同時還要求他必須每一天寫一份思想彙報和所謂的犯罪交代材料。由於龔弟兄頑強地堅持自己的信仰意志,監獄當局不斷地向上彙報,反映龔弟兄拒不認罪服法、不思悔改,頑固地堅持自己的宗教信仰,並且他堅持要求向上級法院申訴。因此,有關當局甚至從湖北省委派去政工幹部,幫助監獄當局對其進行洗腦工作。此外,監獄當局不斷地給龔弟兄製造嚴重的心理負擔和精神壓力,嚴禁任何人與他接觸和談話,聲稱違者將受到嚴懲。他們借此企圖從各個方面來摧垮龔弟兄的信仰意志。

本來,龔弟兄曾經患有嚴重的胃病,幾乎完全無法承受任何的外部刺激。從被捕至今近兩年時間來,龔弟兄的身心均遭受到極其嚴重的摧殘和損害,其眉毛、鬚髮幾乎全已灰白,膚色灰紫,毫無光澤。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們感到無比的驚恐;對於湖北省荊州監獄當局的這種行徑,我們表示無比的遺憾;對於龔弟兄目前所遭受到的非法對待我們亦深感憂慮。我們認為:有關當局的上述做法已經嚴重地違反了這個政府在處理和對待在押人員的相關法律和法規。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第一章第七條指出:罪犯的人格不受侮辱,其人身安全、合法財產和辯護、申訴、控告、檢舉以及其他未被依法剝奪或者限制的權利不受侵犯。在本法第二章第十四條中規定:監獄的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為:......
(三)刑訊逼供或者體罰、虐待罪犯;
(四)侮辱罪犯的人格;
(五)毆打或者縱容他人毆打罪犯;

眾所周知,龔聖亮弟兄完全是因為自己個人宗教信仰的緣故被湖北省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治罪的。近兩年來,以龔聖亮為代表的基督教華南教會遭受迫害一案曾經引起海內外媒體、輿論和整個基督教界的廣泛關注,曾經不知有多少人參與公開簽名活動聲援華南教會全體受迫害的成員,其中包括廣大的網友和國際國內享有盛名的人士。

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國國家憲法確立的公民權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重要內容,也是中共及其國家領導人在國際國內公開宣講的公民政治權利;這種權利本應當受到社會公眾良心的尊重和國家法律的保護。但是,龔弟兄自從信教以來就從未擺脫過跟蹤、盯梢、逮捕、拘留、批鬥、勞改勞教,直至死刑的折磨與迫害;華南教會自成立以來,也從未逃脫過中共政治機關和執法部門的敵視、譭謗、污損、栽贓陷害和各種非法迫害。

現代成熟、文明的法律理念告訴我們:思想、良心和信仰無罪,其基本自由的權利是天賦的神聖權利,任何人、任何組織、機關和政府不得干涉、破壞和剝奪他人的此項權利;法律的刑罰不能針對人的思想、良心和信仰。在21世紀的今天,任何一個文明、政治成熟的國家和政府均把人民的思想、良心和信仰自由視為民族和國家興旺發展的寶貴資源。自八十年代以來,我們的國家經過幾十年的社會發展和思想解放的歷程,整個民族都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再也不能夠讓“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在這個多災多難的土地上重演了。

再則,我們相信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是必要的,但是,不能允許以此作為藉口讓國家憲法和法律成為一紙空文,讓法律制度形同虛設;讓秘密警察和強權肆意橫行。中共“十六大”把加快政治文明建設確定為新時期初期的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國家主席胡錦濤在紀念憲法公佈施行20週年的大會上曾經強調:“(憲法)是保障公民權利的法律武器。”他說要“維護憲法的權威,使憲法在全社會得到一致的遵行”,並要“使一切違反憲法的行為都能夠及時得到糾正。”我們認為,剝奪一個公民思想、良心和信仰的權利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違反憲法典型行為,是對胡主席上述講話宗旨的嚴重背離。今天發生在龔弟兄身上的遭遇,使整個國際社會不能不懷疑中共進行政治文明建設的誠意和維護憲法尊嚴的決心。所以,它必將損害中共領導在國內外的政治威望,並有損於這個國家憲法的權威。

歷史證明:基督宗教信仰是維護和促進人們思想和良心覺醒、反抗封建專制、擺脫愚昧落後的重要因素;她始終既竭力向全體人類奉獻愛心,亦大力奉行對自己和對整個社會採取負責任的精神。她給這個世界奉獻出了無數具有良知和赤膽忠心的人士,他們既忠誠於上帝,也忠誠於自己的良心和事業。龔弟兄是個在教內教外都具有好名聲的人,是位當今中國社會傑出的教會領袖;自踏出校門走入教會開始,就表現出了重生得救、蒙召奉獻的強烈心志,在工作中表現出了深厚的恩膏,所以弟兄姊妹們都稱他為“小提摩太”。正當全社會大多數人都在經商向錢看的時候,他卻毅然而然堅持侍奉上帝、服務教會,甚至把自己的兩個孩子都奉獻到教會中來;他關心民族和國家命運,關注社會現實,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正義感。今天全國各地都在偷逃國家各種稅收和錢糧的時候,他卻常常號召信徒們把自家最好的糧食、土產賣給政府,把應當上繳的稅費積極主動送到政府的徵收部門。正當整個社會都在趨利忘義,到處人人都在忙於賭博、欺騙、淫亂和投機取巧的時候,我們的龔弟兄卻在積極熱忱地帶領信徒們敬拜上帝。事實證明,判處龔聖亮和華南教會其他領導人重刑,其結果並沒有如有關當局所想像的那樣起到反面的懲戒作用,相反,卻使今天整個社會人人感到自危,並激起民間輿論的反彈,引起廣泛的爭議和批評,損害了對現政權的認同感,造成了人們對政府的不滿情緒,激化了矛盾,影響了社會的穩定。同時作為聯合國安理會的重要成員國,以及作為世界各種公約的締造國,這種肆意地踐踏公民信仰權利行為,已經成為國際社會責難中國人權現狀的口實。

在華南教會一案中,有關當局顛倒黑白、指鹿為馬,肆意地污稱某一個教會為邪教組織,其基本的法律根據和司法程式竟然完全闕如,然後套用政治機關的文件,從一黨的意識形態立場出發,暗中操縱司法程式,在中共宣揚憲法權威和法治精神的今天,這種法不在場情景,不能不令我們感到深深的憂慮!因此,在這裡我們強烈地呼籲有關當局儘快地過問和關心龔聖亮弟兄被殘酷毆打一事,儘快地給予提供必要的醫療條件,以挽救他那垂危的生命;其次,我們強烈地要求有關司法機關儘快地接受並受理龔弟兄等人的申訴,並公開公正地履行司法程式,然後作出公正的法律判決。再次,鑒於龔弟兄嚴重的健康狀況,他的身心健康已經完全喪失了接受刑罰的承受能力;據此,我們鄭重地要求湖北省當局,從人道的立場出發,允許其家屬對他採取保外就醫,以便挽救其身心的健康不致進一步地惡化。

女士們、先生們,特別是基督徒們,請求你們體現出-個耶穌基督的普通信徒的勇氣和毅力,施展出你們的全部影響力,為我們的龔聖亮牧師振臂呼籲!並以整個人類社會公正的名義,積極敦促中國政府,愛護自己的人民、尊重每一個人的思想、良心和信仰,依法辦事。

願上帝祝福你們!

中國湖北省基督教華南教會部分家屬
2003年6月8日

簽名如下:

龔淑琴、龔淑珍、龔淑英、龔大生、胡桂芳、龔曉燕、龔華麗、楊銀鳳、崔秋云、孫明鳳、曹紅忠、許云蘭、辛相蘭、呂寶文、張翠二、吳學榮、李文舉、李峰、李改新、李福音、董斌、肖德英、肖顯輝、蘭次英、胡正鳳、胡正發、曹紅琴、曹紅香、曹紅貴、傅榮、傅饒、徐書榮、徐德芳、龔安?痤央C

華南教會海外聯繫人傅希秋牧師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前北京市委黨校講師, 中國家庭教會傳道人, 威斯敏德神學院哲學博士候選人)聯繫方法:
對華援助協會
China Aid Association, Inc.
P. O. Box 263,
Glenside, PA 19038 USA
TEL: +1-215-886-5210
FAX: 215-886-1668
EMAIL: FXQ02@YAHOO.COM

附: 龔聖亮牧師教案背景:
龔聖亮牧師,原名龔大力,1952年5月27日出生在湖北省棗陽市徐寨鄉龔營村. 他是第三代基督徒. 於1973年結婚,妻子胡桂芳也是第三代基督徒。婚後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名叫龔曉燕,小女兒名叫龔華麗。兩個女兒大學畢業都傚法父親做了職業傳道人. 2001年8月8日,龔在湖北省荊門市被捕。同年12月25日被荊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破壞國家法律設施罪,故意毀壞財物罪, 故意傷害罪,強姦罪,被判為死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與龔牧師同期被判決的還有另外16位華南教會領袖分別被判處死刑(兩位), 死緩 (兩位), 以及無期至兩年不等. 龔及其同工不服判決, 提出上訴後,湖北省高級法院以原裁決事實不足,程式違法為由駁回重審。荊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02年10月10日匆匆做出二審判決, 龔牧師被判無期徒刑 並於同年 12月 移送至湖北省荊州監獄教育中隊入監隊服刑.
湖北省荊州監獄教育中隊入監隊.郵編隊: 434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