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丹抵美記者會發言

1998年04月22日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你們好﹗

很高興能在這裡與新聞界的朋友相見。

在回答你們的問題之前﹐請允許我簡單地先講幾句感謝的話。

首先要感謝海外和國內很多關心我的個人和團體這麼多年來對我、對大陸民主與人權狀況的關注和支持﹐感謝美國政府及各民主國家﹐感謝亞洲觀察﹐中國人權﹐國際特赦組織﹐紐約科學院人權委員會等人權機構在釋放我的問題上所做的不懈努力﹐感謝紐約市立大學大會堂為這場記者招待會提供的便利。

此時此刻﹐我的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能夠重新呼吸自由的空氣﹐尤其是能在美國這樣的自由國家裡學習、生活﹐我當然非常高興﹔但是﹐另一方面﹐被迫離開自己的祖國﹐離開自己的親人、朋友和廣大的親愛的同胞﹐而且難以預料何時才能回到中國﹐我感到難過。

承蒙底特律亨利福特醫院的悉心照顧﹐我已經做完檢查﹐除了因輕微哮喘導致的長期咳嗽以外﹐沒有發現其他嚴重的健康問題。因此﹐在遵從醫囑治療的同時﹐我希望能聯繫到一所大學就讀﹐爭取繼續我的學業。現在一些朋友正在幫我聯繫。

我到美國來﹐對自己的基本要求有兩條﹕第一﹐完成學業﹐充實自己﹔第二﹐為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儘自己的力量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之所以把繼續讀書放在比較重要的位置﹐是因為我深感自己在理論休養和個人素質方面還非常有待提高﹐而為了達到第二條基本要求﹐即推動中國政治進步﹐沒有堅實的個人基礎是難以想像的。

我的個人願望是做一個獨立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我希望自己能在學術方面有所收穫﹔但是我也深深地了解﹐關心社會事務是知識分子的天然義務﹐批評權力與專制﹐倡導自由與寬容是知識分子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的中國正處在一個關鍵時期﹐是走向民主、繁榮還是趨於混亂、瓦解。每一個中國人都有義務用自己的行動做出自己的選擇﹐我更有這樣的熱切願望。無論我採取什麼方式﹐達到什麼效果﹐我的目標將是始終一貫的﹐即﹕為中國的民主化事業奮鬥終生﹗ 我仍將以 3 個標準來衡量自己的行為﹐即﹕對得起人民﹐對得起歷史﹐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今天﹐坐在這座世界上最為自由的城市的一角﹐我不能不提到那些仍然留在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地方──中國監獄中的一些勇敢的人們。希望大家不要因為對我和一些知名的異議人士的關注而忘記了那些不大知名的仍然在押的中國政治犯﹐特別是劉念春、李海、高瑜、劉曉波等等。輿論的呼聲一直在發揮巨大的作用﹐讓我們一起努力﹐爭取使所有中國政治犯都能重獲自由。

我期待著這樣的一天﹐那時﹐自由、民主、人道、寬容、平等、博愛的理念不僅在中國深入人心﹐而且具體化為社會的巨大進步。到那一天﹐我們將結束一切痛苦的回憶與淚水﹐中國將會走向一個燦爛而輝煌的明天。我相信﹐只要我們付出汗水和努力﹐那樣的一天終將到來。謝謝。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