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儲海藍吁聯合國挽救病重丈夫劉念春

1997年03月11日

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勞改中病情危重﹐妻子儲海藍致函人大委員長喬石﹐聲稱劉念春如得不到依法應有的醫療條件或保外就醫﹐將舉行遊行示威等抗議活動﹐她還和婆婆吳惠芬一起呼籲正在進行年會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關注和挽救劉念春的健康和生命﹖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異議人士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為劉念春病重和難以得到診斷檢查和治療﹐致函人大常委會喬石委員長等官員(見附件)﹐要求保障劉念春檢查疾病和治療﹐否則將遊行抗議。儲海藍在春節期間探視了遠在黑龍江雙河農場被強迫勞改的丈夫劉念春﹐發現身患疑難重病的劉念春﹐在勞改中不僅疾病得不到治療﹐甚至連檢查確診也無法做到。劉念春自九五年被北京警察秘密關押在地點不明的旅館後﹐身體出現多處疾病症狀﹐九六年關押到勞改隊又遭警察縱容教唆的刑事犯毒打﹐腹部經常疼痛和便血﹐大便排泄極其痛苦困難。劉念春的這些嚴重疾病﹐雖然反覆要求過檢查和治療﹐但是直到押解黑龍江勞改隊後﹐才在設備簡陋醫療條件很差的警察勞改系統的醫院做了檢查﹐結果發現劉念春的直腸生有一公分乘零點五公分的腫塊﹐結腸不完全梗阻並有潰瘍。這很可能是嚴重的癌症﹐醫生也建議進行病理檢查或進一步明確診斷﹐需要到設備和醫療技術好的正規大醫院去。但是儲海藍發現半年時間過去了﹐劉念春的疾病沒有得到進一步必要的檢查和治療﹐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為惡化﹐口腔長期大面積潰爛並出現淋巴節腫瘤﹐身體極度衰弱﹐而且鼻腔經常夜間流血不止等等﹐卻都得不到醫療條件較好的檢查﹐病情至今不明﹐當然更沒有進行治療。儲海藍當即向雙河農場勞改隊提出﹐到有診斷和治療能力的醫院檢查和治病﹐回到北京後﹐又長期向各級司法和勞改部門申訴和請求。北京市公安局負責政治犯的一處的警官﹐在儲海藍表示要採取強烈行動維護丈夫的健康和權益後﹐答應將向各方面反映並協調以使劉念春得到必要的診斷和治療。但是直到三月十一日夜間﹐儲海藍與雙河農場多次通電話﹐得知的情況是仍然僅讓劉念春到警察勞改醫院做了一次檢查﹐對於直腸腫塊還是沒有結論﹐長期夜間流鼻血也原因不明﹐但是卻說口腔潰爛出現的淋巴節腫塊是良性腫瘤。對於勞改和公安部門如此推託和不負責任﹐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極為焦慮和憤懣﹐寫了致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和其他官員的信﹐要求依照中國的法律和有關其他規定﹐使劉念春得到必要的診斷和治療﹐並且允許劉念春保外就醫﹐否則儲海藍將採取訴訟、遊行、靜坐示威及運用國內外媒體向社會各界呼訴的方式﹐向社會輿論和國際新聞呼籲援救。儲海藍給喬石等人的信件已於三月八日左右寄出﹐北京市公安局一處的警官證實他們已經收到了這些信﹐並警告儲海藍說信的內容有威脅意味。儲海藍和劉念春的母親吳惠芬﹐同時向正在召開的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呼籲﹐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關注中國的人權﹐關注和挽救劉念春的健康和生命。

劉念春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是民主牆民刊《今天》的編輯﹐因參加人權民主活動﹐一九八一年被判刑三年。在京屠殺和平民眾後的高壓恐怖下﹐劉念春依然堅持對人權民主的追求﹐是九三年和平憲章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併擔任召集人﹐是數百人簽名參加的《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的主要籌備活動負責人﹐他併發起或參與了許多建議信公開信的活動﹐如《關於廢除勞動教養的建議》、《呼籲寬容》簽名信、《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制》公開信等等。因為這些人權民主活動﹐在最近幾年內劉念春數十次被警察拘禁審問﹐並兩次被秘密關押長達十七個月以上﹐一九九六年更被判處了三年勞動教養。劉念春在關押和勞改中﹐遭到警察及被教唆縱恿的犯人虐待迫害毒打﹐目前身患多種不明疾病並得不到必要的治療。劉念春不服對他的勞改懲處﹐申訴和起訴失敗後﹐目前還在向北京中級法院上訴中。

中國人權支持儲海藍為了丈夫的健康和生命所進行的抗議﹐要求中國政府必須依法保障劉念春得到必要的診斷治療﹐也呼籲國際社會和正在進行年會的聯合國人權會議﹐對劉念春親屬的抗議給予聲援幫助﹐迫使中國政府放棄對異議人士健康生命的漠視。大量的異議人士受迫害的資料顯示﹐有病不治、或不提供必要的治療條件及不依法允許保外就醫﹐是中國政府對異議人士迫害中一個普遍的極不人道的部份。山西省的民運人士胡踐﹐原是體格強健的中年人﹐因為關押中的虐待和疾病得不到必要的醫治﹐四十多歲的盛年即慘死獄中。被關押於北京的異議人士溫杰﹐也因沒有得到必要的診斷醫治﹐在病危後才被允許保外就醫﹐但已難以醫治而終於死亡。再如魏京生和王丹﹐也都患有各種嚴重疾病﹐家屬和本人常常抱怨得不到必要的檢查診斷和治療。而劉念春有病得不到診斷治療﹐病情日益惡化加劇﹐更是中國人權近半年來不斷獲知的信息。在這一問題上﹐中國政府不單單是冷漠無視異議人士的健康甚至生命﹐甚至還將異議人士的健康生命當成了交易品和賭注﹐在國際社會上換取經濟政治的需要。如陳子明就是明顯的事例﹐他的幾次保外就醫與收押監獄﹐全與進行中的國際政治經濟交易有跡可尋。中國人權強烈譴責無視或有意惡化被關押人士的健康和生命﹐同樣強烈譴責以異議人士的健康和生命為交換政治經濟利益的商品﹐國際社會對這種沒有最基本人道精神的政府行為不可聽之任之。


>


>

附件﹕《儲海藍致喬石等國家官員的信》

全國人大常委會喬石委員長、全國人大法制委員會薛駒主任、北京市市長和市委書記、北京市政法委員會、北京市勞教委員會﹕

我丈夫劉念春經北京市勞教委處以勞動教養﹐現已關押近兩年半﹐關押期間患腸梗阻(見醫院診斷證書)﹐現仍在東北雙河農場執行。二月六日我去探望﹐發現他面色蒼白髮黃﹐左下腹疼痛﹐排泄大便困難﹔口腔潰爛﹐已引起淋巴節腫大﹔夜間常常鼻子流血﹐每次流血六至八分鐘﹐身體極為虛弱。我當即要求雙河農場安排診治。三月七日﹐我打通雙河農場的電話詢問結果﹐答覆是曾去齊齊哈爾市公安醫院檢查﹐結果不清楚。我認為雙河農場所說不清楚﹐是指醫院未能確珍﹐說明該醫院能力有限﹐當然也就說不上治療。為了不耽誤診治造成不良後果﹐請您敦促北京市勞教委有關人員﹐按照有關法律規定﹐馬上採取以下措施﹐如不宜採取也請答覆所外就醫﹐或者由公安局安排到哈爾賓或北京的省級以上醫院救治﹐並及時將診斷和醫療情況通知家屬。查我國有關法律﹐被勞動教養人員享有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廣泛的公民權力﹐還享有生命健康權利﹔查有關勞動教養的規定﹐對於患病人員要及時給予治療﹐病重的經主管部門批准﹐徵得家屬同意﹐通知當地公安派出所﹐可以所外就醫。根據以上各條規定﹐我要求一、在一個月內﹐即三月三十一日之前﹐允許劉念春到哈爾濱或北京省市級醫院做腸胃、口腔及全身檢查﹐並給劉念春所患疾病作出準確診斷。二、在準確診斷的基礎上進行必要的治療﹐或由家屬所外就醫。三、如果由勞教部門負責劉念春的治療﹐我要求將劉的治療情況隨時通知家屬。我作為劉念春的家屬不希望看到因拖延治療而使病情加重甚至惡化﹐更不希望看到因誤診或治療不當而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如果出現上述情況﹐我將採取一切合法的方式﹐如訴訟、遊行、靜坐示威及運用國內外媒體向社會各界呼訴等等﹐以維護當事人及家屬的合法權益。以上請查收﹐我要求有關部門在一星期內作出答覆﹐以郵戳為準。專此佈達﹐敬候大安。

公民儲海藍

隨信附上醫院診斷書抄件兩份、專家意見書一份、請假證明一份。

聯繫地址﹕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教職工宿舍二十三單元十三號。
電話﹕(86-10)6847-7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