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迫害在繼續

2010年05月26日

在2010年4月27日上海女勞教所超越職責范圍,把毛恆鳳從上海轉送到安徽合肥市女勞教所關押。兩地相距約六、七百公裡。這無疑是現代版的“發配充軍”。但這比古代充軍更殘酷,充軍一到目的地一切苦難便結束了,而毛恆鳳還要長時間在勞教所遭受迫害,苦難遠沒結束!

2010年5月24日我和律師到安徽省合肥市女勞教所想會見毛恆鳳,女勞教所管理科的工作人員查驗了我和律師的身份証件,並作了登記,又向上級領導請示后,同意我們的會見要求。他們表示先安排律師會見毛恆鳳,完了后再安排我會見毛恆鳳。我們表示可以。我們被告知會見時不准攜帶手機、相機、錄音錄像機,他們還對律師進行了嚴格的掃描檢測(常規情況下律師會見被關押的當事人或到司法部門辦事,是不需要接受安檢、掃描的)。令我想不到的是,當律師會見了毛恆鳳之后,女勞教所卻不准我會見毛恆鳳。毛恆鳳在律師委托書上寫道:正在遭受虐待酷刑迫害,還有許多文字內容被勞教所涂抹了。這更說明合肥女勞教所有不可告人的丑惡勾當。它們害怕毛恆鳳會當面向我揭露它們迫害她的具體真相,所以我見不到毛恆鳳比能見到她更讓人為她擔心。

勞教所毫無人性,漠視毛恆鳳的人格尊嚴,強制把她的頭發剪了,強制她穿勞教所的號衣。我們的老祖宗視頭發如生命、尊嚴,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任何人無權侵犯!毛恆鳳正在勞教所絕食抗議,身體很虛弱,當得知有律師會見,毛恆鳳正躺著起不了身,可想她的身體狀況到了何等程度!毛恆鳳要求轉回上海女勞教所。可想合肥女勞教所的惡劣狀況更甚。
在我與勞教所工作人員交談中,似乎感覺到毛恆鳳在“嚴管”中,如我想見到她可能要再過兩、三個月,合肥女勞教所蓄意封鎖毛恆鳳想表達的信息。在前幾年,上海監管場所的暴行沒能迫使毛恆鳳屈服,這次把她非法轉送到安徽合肥女勞教所,繼續不擇手段加重迫害,企圖迫使她屈服,它們沆瀣一氣、輪番上陣,使盡卑劣伎倆,欲致毛恆鳳於死地而后快。這裡監管場所的人為環境相當惡劣,這是眾所周知的,諸如與合肥女勞教所毗鄰的白茅嶺監獄,“躲貓貓”等,想到都使人毛骨悚然,那裡曾經發生了太多人間慘劇!

我們的親人正在遭受豺狼虎豹的蹂躪!……

2010-5-26
吳雪偉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