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國教授到我家

2010年05月31日

鄭恩寵

5月29日上午十點十五分許,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共同主任科恩教授和紐約大亞美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台灣80後女律師陳玉潔衝破當局重重阻力到我家做客。陳玉潔律師比我女兒大幾歲,是我女兒鄭昭佳的好朋友,見到氣質高雅的陳律師,猶如見到自己親愛的女兒。

cohen, zec

科恩教授一行是應上海一些大學等研究機構邀請參觀上海世博會並作學術交流。28日下午十六時,他們到了我居住的聯浦公寓大門口,受到了早已守候的上 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的警察的攔截與盤查,查了護照和所住賓館房間號碼,警方也說不出任何正當理由不讓進,只好稱要請示上峰,明日十時再來看看……

此時,我一直未知外界發生的事,到了第二天上午7時30分打開房門,只見二位保安人員的椅子放在電梯口並一本正經坐著,我估計今天我家將有貴客來。 前幾日我家住宅小區已拉起警戒線,在華盛頓中美人權對話及北京中美經濟與戰略會談至今,每天都有十多個電話打到我家,接聽之後只聽見對方聲音而對方卻無法 聽到我們的應答聲。來電人不斷用親切語言希望我們應答:“您好!你聽到我的聲音嗎?……”。可以肯定的認為,我聽到到了其中美聯社記者和一位美國駐華外交 官的聲音。

5月4日,在外交部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中,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姜瑜談到我的案例,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也產生了一些積極效果。當局大膽放行了自由亞洲電台和法國《世界報》各二次電話採訪,每次在半小時左右,電話採訪雖有監聽但始終保持暢通……

29日上午9時30分,女兒突然打進電話,說科恩教授昨天來訪受阻,今天上午十時再次來訪。我說科恩教授來訪成功性不大……此時,朋友王水珍到家報 告好消息,其女兒幾小時前已下飛機,到美國就讀。十時十五分許,在警方人員護送下,科恩一行到家門口,警方人員還大聲稱呼:“嗯寵,科恩教授來看你 了……”。也就在一小時前,保安人員向我借了一本《聖經》看看,或許我們今後溝通能方便許多。

科恩教授詳細問了我軟禁的全過程,有否法律依據以及監視居住的書面程序和最長期限?科恩教授又詳細問了我的律師生涯以及成長經歷。科恩教授認為,我 的律師生涯所從事代理案件,僅僅是非政治性只相當於美國商業律師,他不理解中國政府是如何將我打成政治人物、“民主鬥士”,並風趣地認為,維權律師的稱號 是當地政府授予的……

科恩教授與我談到廣泛感興趣的問題,特別是中國人權和維權律師狀況,科恩教授和陳律師還在我的書房見到堆滿了報刊、書籍、雜誌,還有許多資料和文 稿,希望我今後與他們合作研究一些問題。陳律師說,她已見到我發表在香港《開放雜誌》和海外網站上的大量文章,今後可以進一步交流。

cohen, zec

陳律師介紹了我女兒的情況,她已轉系學習了,每週還參加亞美法學研究所的研討活動,科恩等教授們都很喜歡她,給她更多空間。陳律師將女兒房間裡裡外外拍了幾遍,讓女兒想起她的根在中國,她的家在上海。

美國總統羅斯福說過:“無論你走到哪兒,加入別國國籍,你始終是美國公民,這兒有你的土地和房屋……(意譯)”。這是我在華東師範大學學習房地產研究生課程時寫論文中所引用過美國總統一句話,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們就研討過為什麼美國人比中國人更愛國?

共進午餐剛一會兒,時間到了中午12時30分,科恩教授要參加下午舉行的學術交流活動,我送科恩和陳玉潔到電梯口,蔣美麗送他們到住宅小區大門外。 這幾天擔任我們家門外警戒的警方人員似乎待我們態度好了些,但包括親屬在內電話一個都打不進,他們只聽見電話響鈴音但始終無人接聽……

科恩教授說,年底還會到上海來。2006年6月,我剛出獄不久,科恩到我家來被20多位身穿警服的警察阻擋,當時還專門配備會講英語的警察,四年過去了,科恩教授一行到訪能證明中國人權進步嗎?

——轉載自《參與》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