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德普妻子詳述丈夫被警察毆打經過

2011年01月25日

1月24日,中國異議人士何德普在服刑八年刑滿獲釋後,遭警方毆打。他的妻子賈建英為此寫文章,詳述他丈夫被警察毆打的經過,並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英譯文稍後發表

丈夫出獄
——何德普遭警方毆打經過

賈建英

2011年1月24日是我丈夫何德普出獄的日子。8點30分,我高興地和家人、朋友到了監獄門口。北門的警察要我們到西門去等,接待的警察帶我們到一個房間說:你們需要等30分鐘,我們需要檢查何德普帶出監獄的物品,英語磁帶要全部聽一遍。

我們等了一個半小時後,陸續進來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派出所、司法所的很多警察,一級一級地要求我們:第一,老何不能坐你們自己的車回家;第二,只能讓何德普的妻子一個人進第一道警戒路段;第三,勸老何必須坐我們的車回去。我們經過據理力爭不去派出所,警察們表面答應。

我考慮婆婆在家正焦急地等著兒子回家,丈夫在裡邊也等了幾個小時了,我只能跟著一隊警察又回到了北門。

警察們帶著我進了兩道鐵網門後,停在了黃色的警戒線外,我的周圍站滿了警察、武警,只有我一個家屬。

一個自稱北京市公安局的便衣說:一會兒何德普出來,你們兩個人不能坐一個車,必須到派出所聽宣讀兩年剝權期的規定,把你的手機交到警察手裡,否則何德普就不能放出來。

監獄的警察對我說:你趕快答應他們的要求吧!我們這麼多人等著你一個人,老何又出不來,你家老人在家等著多著急呀,快答應他們吧!

我說:警察說的話一會兒三變,我到底聽那次的呀?

一直僵持到11點多鐘,他們就是不答應放人,警察上來推搡,拉拽,威脅。直到我答應他們勸說丈夫坐他們的車回去,他們才讓放出丈夫,我們夫妻擁抱在一起。警察們不等我們說話,上來就拉人。何德普說不坐警車,他們二話不說,衝上來好幾個警察,上來就打,我被幾個警察拉著,一動都動不了,眼看著丈夫被打,不能上前搭救,急得我大聲地哭喊:「幹嘛打人,我不是答應勸他了嗎,幹嗎還打人?! 」任憑我的哭喊,他們毫不理會,把丈夫打倒在地。

我掙脫出他們的阻攔跑上前去,緊緊地挽著丈夫說:他們不講理,我們走,不理他們。丈夫說:我有話還沒講吶,……不自由我寧死!話還沒說完,又上來幾個警察抓人打人,當時只有我們兩個人,周圍都是警察,我擔心丈夫再次受到傷害(他的身體已經被折磨垮了),我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我淚流滿面地說:我們上車。

長長一串他們的車輛飛也似地衝出警戒路段,不顧德普的妹妹站在門口的呼喊。

到了派出所裡,一間屋子裡站滿了警察,有的拿著攝像機,有的拿著文件,當何德普拒絕讓毆打他的警察攝像時,幾個警察又沖上來打我的丈夫。我的喊聲、哭聲、打人的聲,一片混亂,桌子塌了,椅子倒了,將要宣讀的文件也灑落一地,沒了莊嚴、沒了秩序,這就是政府的辦公,政府的執法。

他們匆忙地宣讀了幾頁文件後(我們一句也沒聽清楚),要求丈夫簽字。遭到拒絕後,他們又奇怪地要求我也在那幾頁紙上籤字,我也同樣拒絕了。回到家後,我看到丈夫的手上流著血,脖子後有一道深深的血印,這都是剛才被北京市國保警察們毆打留下的。

我們到家時已經是下午1點多鐘了,早就急壞了婆婆。聽丈夫說有一位叫方覺的著名異議人士,是在晚上八點多鐘才被從監獄中釋放回家的,我們這還算是幸運的。

剛到家,就聽到樓下一聲聲地喊:打人了,警察打人了!我們趕忙跑到樓下,看到我們的朋友徐永海等人被警察堵在家門口,很多警察圍著他們,不准進來。我們擔心朋友們被打紅了眼的國保警察再出手傷人,就勸他們先回去,別再發生傷害事件。

聽說另一個朋友劉鳳剛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幾小時後才被釋放。這一天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朋友被抓到派出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我丈夫何德普出獄被警察軟禁在家中……

賈建英
2011-1-24


欲知更多有關何德普的消息,請參閱: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