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勒流鎮西華村嚴重的違章奪命橋

2011年01月05日

作者按:現在,當地政府已經派出幾十名警察駐在橋上,這幾天就強行通車,村民聲言誓死維護自己的權益,大戰一觸即發!村民希望外界關注。

佛山一環在建南延線,縫經順德、勒流西華標段,新建跨橋存在極大問題,內裡可能隱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跨橋設計。佈局嚴重錯誤!

周邊一帶都是新建路,建橋跨舊路,為什麼西華大道出入口在舊勒良路建橋跨新建一環南延路,該跨橋建成將封倒西華村大道出入口,激起當地群眾民憤。

二、當地官員存在極大的官僚主義,個人主義作風!

如此錯誤的方案都得到當地官員特別是西華村領導的同意興建,這些官員領導有沒有考慮西華村民的出行安全有沒有尊重西華村民的民意。

三、跨橋方案可能蘊藏著官商勾結、貪污受賄的事情!

在新建路上,建橋跨舊路,耗資比在舊路建橋跨新路多幾倍,在金錢的誘惑下,貪污受賄的事情經常發生因此同意承建商錯誤的建橋方案。

縱觀跨橋存在的問題,一些地方官員的思想並非為人民服務,更談不上為人民謀幸福!可以講他們只是為「人民幣」服務,「土皇帝"角色,欺壓群眾,把一條為社會經濟騰飛發展的一環路,演變一座害民、不利於民的跨橋。

如今,西華村領導向村民鼓吹什麼:向上級政府及承建商申請款,為西華村重建新入村路、村橋謀福利事業。請問這些官員、領導們,原來西華村已有一條寬闊的出入村大道,有通往魚壙、耕地的橋樑,是你們這些「低能的官員」、領導錯誤的決定,造成今天的惡果。封我路、廢我橋,又來為我建橋開路,這算是你們這些官員、領導的又一政績嗎?浪費西華村農民的耕地,又算是為西華村民做福利事業嗎?真是人民的悲哀!一切惡果應該沒有民意觀念,不管村民出行安危的腐敗官員、村領導承擔,該害民跨橋要拆違!樹正義民意之風,打擊官僚腐敗、「土皇帝」思想

懇請社會各界、各方人士發出正義的呼聲,伸出有力的巨臂,請救一方危難百姓,拆違害民跨橋,更希望有「包青天」下巡嚴斬貪官,嚴懲「土皇帝」,請救民生、民意,共創文明和諧社會。

官商勾結,衍生奪命橋,誓拆奪命橋,還民平安路!

社會的穩定,和諧的生活環境是萬民所渴望的。而西華大道路口利益金錢與權力的作用下衍生了令社會不穩定不和諧,民眾處於危機四伏的奪命橋。

承接一環南延線西華段的承包商的後台很猛,硬把原本一環跨勒良路的跨線橋改為勒良路跨一環路,萬分不合理的現象,製造出萬分危險的橋段。施工期間沒有做好臨時道路的平整工作,到處坑土幽幽。於2010年6月5日止,已製造了五起亡魂。五個原本美滿的家庭一下子變成家破人亡陷於苦難之中,給社會造成極大的不穩定,造成多起死人事件,都是直接領導者與承建商一手造成的,必須要追究當權者及承建商的刑事責任,罰他們重金以補助他們造成苦難的家庭。

批准與建造西華大路口勒良路跨一環的高架橋是一項極端不負責任、極端錯誤的事情、也是極大的犯罪,等同於謀殺,極大地破壞社會的穩定,真的有這麼嚴重嗎?一點都不錯,原因是繁忙的西華大道口一出便是高架橋的引橋,西華的村民過北面的基壙農作,過南水村或去勒流龍江工作辦事時都要橫過高架橋,而勒流不斷有車去大良,大良不時有車輛從橋頂衝過來,這樣的情景一定會造成險象橫生,生靈塗炭。那時社會必定怨聲四起,這突顯政府的腐敗,原來未開始建橋時交警在西華大路口設有紅綠燈的,建橋時,交警說:「這裡實在是太危險,設了紅綠燈也沒有用處,因為差不多在橋的半坡,設紅綠燈你說有用嗎?」承建商在廣大村民及周邊群眾的強大壓力下都認為此橋對群眾有著重大的危害,而他們不是知錯就改,把奪命橋拆去,而是繼續做危害村民利益的事,要村民為他埋單!聽說承建商拿一千萬給西華村改建不必要而又要村民白白浪費百多畝基壙的村出入道。廣大村民極力反對改道方案,這事是整村的頭等大事,而西華村幾個受了不少好處的村官及幾個所謂之代表同意他們的改道方案,所以我們要求召開全體村民大會,決定此高架橋的去留問題,也希望政府重視解決此事,以免把事件的嚴重性繼續升級,影響政府的公信力,我們村民堅決維護正義爭取到底,為人民萬歲!(希望政府關注此事,將所有貪官污吏、腐敗分子繩之於法)。

順德區勒流鎮西華村民在黑暗中過日子(公諸於世)

佛山市順德區勒流鎮西華村原住村民約二千三百人多一些,在近十年的日子裡都在黑暗中渡過,村官所做的手法越來越黑暗,從選舉村官為例他們事先商議好人事全部提好名,選舉當日派他們的親友監視村民投票派人幫一些怕事或不認識字的村民寫票,利用他們騙得的選票用來選自己或選那些平時聽他們話的人,開票、唱票、寫票全是他們委派的親友長期以來利用手中的權利控制與壓制那些低收入的低保戶誰不順他們意就說誰達不到低保的要求停止發低保金,舉一個例:西華二隊的某某九十多歲人以不能行走今年中秋節民政撥下來給老人的一包米及一百元利是錢都不發給她,原因是她的親屬按照她本人的意願在反對建西華跨線奪命橋及反對亂填土的表決上寫上她的名字,所以就不發給她。在涉及村民重大利益的問題上,從來未有廣大村民參與過。村官從來都是自把自為,自2008年3月份的黑暗選舉至2010年9月15日都未有召開過村民大會,至使關係到村民重大民生及重大利益的事。村官犯了嚴重錯誤的事都得不到及時糾正嚴重激發村民對村官對區、鎮領導的極之不滿。激發社會上的矛盾,給社會造成極不穩定的局面,陰謀地破壞社會的和諧從眾多事件中舉三個例子使可看清他們的面目。

第一件:關係到民生最重要最著緊的事就是區、鎮、村三級官員為了金錢利益,私改佛山公路局由一環南延線跨勒良路的原設計方案,改成由勒良路跨一環南延線十分不規範、不科學且萬分盲目的設計方案。造成此跨線橋堵塞西華入村大道,激發村民群起反對的惡性事件,聲言誓拆奪命橋還民平安路。因為建這座橋村民完全不知情,而且在建橋期間已造成五屍六命的人間慘劇使多個家庭即時陷入絕境,傷者更是不計其數。在社會上造成極壞的影響帶來極不穩定的局面當權者在廣大村民強烈反對聲中才發現私改圖紙與盲目設計所造成嚴重後果,是一件盡失民心違背民意損害民眾生命安全與利益的工程。可笑的是新聞媒體全被封鎖,小強熱線自5月25日報導過這跨線橋2006年開始建橋至今都未能通車可能是西華村民太野蠻了吧!還說什麼已與當局聯繫5月30號前就有滿意的答覆,他們會繼續跟進但時至今日。10月5日,小強熱線都不敢再提此事我們估計小強熱線欄目當權者的壓制之下他們為了飯碗不敢為民說真話了,當權者有力地控制著傳媒。我們村民為了事實的真相多次打電話到今日關注欄目組要求他們前來採訪,如此大的民生事件他們為了飯碗都不敢前來採訪不敢報導事實的真相,有權力做壞事的人真正讓我們村民體現到當今社會真有人能隻手遮天,令我們村民感到黑暗的可怕與孤獨,黑暗何時過去?建橋的當權者與決策者當知道盲目設計所帶來嚴重後果後他們不是果斷地拆毀此奪命橋,重新按佛山公路局的原設計方案去做,而是用更加錯誤的做法去解決。他們未有吸取關係村民重大利益要開村民會議表決的原則把自己看成是至高無尚的決策者。設計用二千多萬元為西華村改道建多個路口,此一決定對西華廣大村民傷害更大造成二次傷害,因為改道對村內所有大人、小孩的出行都有極度危險而且浪費,要村民失去大量珍貴賴以生存的耕地。所以村民一知道消息都極力反對,但村官不顧村民的大力反對,一向把自己當成是土皇帝,在沒有開過村民會議諮詢過村民意見,更沒有辦任何徵地手續在9月10日一大早就調來十多台泥頭車實行強填西華村民的耕地由村民用肉體、車輛阻止運泥車強行施工。西華管理區「陰點」書記陳達和(西華黨員選書記最少票數是他)立刻叫來十多名西華派出所的民警到現場,他們不是阻止運泥車填我們的耕地而是叫我們村民讓開別妨礙施工,他們用錄像機拍下了全過程。

第二件:村官橫行容不下反對的意見,對反對者恨之入骨,覺得處之而後快。2007年當時任村委會副主任的陳達和在召開的股東代表大會上公言聲稱「一定要懲罰反對徵地的人,一定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結果過了幾天在召開的村民大會上樑兆華(反對徵地)一上台發言馬上被埋伏好的幾名所謂的「爛仔」一輪拳打腳踢把他打至重傷生命垂危(被馬上送往勒流醫院救治情況嚴重後又被送往大良人民醫院救治)村民梁四根老人在旁扶了他一下一樣被這幫人毒打,一些村民見有外人打村民馬上和那些「爛仔」打起來,不解的是立刻被十多名西華派出所的民警攔住抱住任由那些「爛仔」打我們村民,並保護著「爛仔」逃離會場,事情沒有半點假派出所有一個民警用數碼錄像機拍下了全過程,如果他們沒有毀滅罪證,叫他們拿底片出來一看便真相大白了,不過我相信他們一定以各種「理由」不敢把事件公諸於眾。我請大家想一下就知道事件不尋常,村民在西華小學開會,村民進入會場只有一個大門口進出,門口有十多個西華派出所民警和近十多名本村的治安隊員把守,因何那些「爛仔」能順利進入會場?不是本村的村民是誰放他們進入會場打人後又能順利離開,一想就知道這是預先佈置好的一個局,官、警對村民犯下的罪行。事件發生後一個「爛仔」都未捉過,到現在一直不了了之,醫治村民的數萬元醫藥費都是村的股份社出的,你們說說公平嗎?

第三件:西華賣廠、賣地、租地(全村已失去一千多畝耕地)全部在村民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工作台底交易的。幾個主要村官有的用親屬的名字,有的用朋友的名字霸佔了不少耕地,並自己幫自己定下很不合理的合同,為撿村民的錢財作正當化。

你們說有這樣的村官當家村民有怎樣有好日子過呢?村民又哪能得到光明呢?

2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