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關於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8名律師被道里法院法警毆打一事情況說明及聲明

2011年01月30日

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接受當事人楊柳委託,為其涉嫌詐騙一案辯護。哈爾濱市道里區人民法院原定於2011年1月24日上午9點30分公開開庭審理此案,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指派律師文永泉、劉桂英為其出庭辯護。由於本案爭議較大,辯護律師準備做無罪辯護,因此多名律師和實習律師想要通過本案的審理學習辯護知識,故準備旁聽案件審理。早9點30分前文永泉、劉桂英、榮敬朋、苑紫毅、李宏傑、章舒銳、郝爽、鄭松、等八名律師及實習律師陸續來到法院等候開庭。上午11時許在數名律師及當事人家屬近2個小時的焦急等待下終於等到了開庭的消息。而就在此時,在法院的走廊裡上演了一幕法警隊長帶領法警毆打律師的慘劇。

11時許,法警喊道楊柳案件開庭,之後楊柳家屬和兩名辯護律師及準備旁聽的律師們紛紛準備進入法庭,就在此時被一名法警蠻橫的告知只允許辯護律師和四名旁聽人員進入法庭,其他人員不得進入。就此文永泉律師提出疑問,公開審理的案件為何不允許其他律師進入法庭旁聽?而得到的答覆是“沒那麼多地方給你們坐”。此時文律師提出這些人都是律師可以站著聽,而法警的回答是不允許站著聽。文律師提出此種做法有違法律,律師旁聽審理應當允許。後法警態度十分惡劣的要求辯護律師及所有旁聽人員出示律師證。後劉桂英律師出示了律師證,文律師說我也是辯護律師,我有證,邊往裡走邊掏證,同時後頭告訴其他律師“你們把證都拿出來”。

在辯護律師文永泉向法庭走去時更加讓人不能想像的一幕發生了,迎面走來了一位身著便裝的人(後得知此人是法警隊隊長),問文永泉律師你是做什麼的,文律師回答我是楊柳的辯護律師並出示了律師證,而此人卻說“律師是他媽個啥”同時對文律師進行辱罵並毆打。其餘律師見狀便要準備阻止,但遭到了數名法警的毆打。隨後所有的在場的多名法警便集體和在場的律師撕扯在一起並對文永泉律師進行了毆打。

後來混亂的場面隨著刑庭庭長的出現變得更加的不可收拾,刑庭庭長出現後非法扣押了辯護律師文永泉的律師證,在我們想要索要時,刑庭庭長卻走進了辦公室,我們本想進去把證要回來可是庭長卻說,現在一個人也不叫他們進來,誰進來就拘誰,律師們在見識了法院法警隊的無法無天后每個人的心靈都對法律賦予律師的尊嚴提出了疑問,沒人敢再走進半步。只能在走廊的門口討要。而就在這時,一名法警不知什麼原因對前來準備旁聽的律師榮敬朋再一次進行了毆打,而此名女律師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在法警得到了告知的情況下不但沒有停手,反而更加的變本加厲。同時其餘的多名法警也都上前對孕婦榮敬朋進行毆打。而其他律師此時能做的只有用自己的身體護住有孕在身的女律師。而這是我們才得知他們懷疑榮敬朋律師有錄像的行為,在公然搶奪其手機,後來不知是何人下令法院的大門鎖上了,對多名律師的人身自由做出了限制。將所有的律師鎖在了裡面並欲由男法警強行對榮敬朋律師進行搜身。此時文律師氣憤的說我一定跟你們法院沒完,我要討個說法,而法警隊長卻說“我們這裡天天這樣,說這個話的人多了,都是他媽的吹牛逼,我沒看誰敢把我怎麼的。”

後來律師們報了警,警察來了以後眾人跟隨警察離開了法院去了建國派出所。隨後派出所對在此次事件中受到毆打驚嚇的兩名女律師劉桂英,榮敬朋開具了驗傷單,此兩名女律師均懷有兩個多月的身孕。榮敬朋律師手上有明顯的抓傷,而榮敬朋律師在驚嚇過度和遭受毆打後對胎兒是否存在影響現在還不能得知,但辯護律師劉桂英由於驚嚇過度和毆打胎兒可能已經保不住了,公安醫院的醫生診斷是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後辯護律師劉桂英由於仍然存在腹痛,流血等症狀,於2011年1月26日在醫院接受了人工流產。

以上的種種就是在法院裡發生的,當時的場面文明盡失,法治蕩然無存。律師在為自身畢生維護的法律尊嚴面前,喪失的卻是自己的人格。法律賦予律師的權利到底存不存在?律師真的如法警隊長所說只是他媽個“啥”?

故此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對於此次事件作出鄭重聲明,具體聲明事項如下:

1、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對於本說明所述事實的真實性做出保證,所述事實絕無誇大和虛假且均有證據證實,如有失實願承擔法律責任。

2、對於本次事件,司法局已經上報到黑龍江省司法廳和省律師協會,有關領導所對於本次事件中遭受侵害的劉桂英律師等8名同志表示關懷和慰問。

3、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堅決支持受害律師依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以維護律師的合法權益和尊嚴。

文章來源:佳旭律師事務所網站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