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令人驚懼的起訴和投訴

2012年05月21日

【秦永敏】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的新婚妻子王喜鳳講述秦永敏為起訴警察粗暴行為最後反遭國保警察審訊的經歷。


令人驚懼的起訴和投訴

今天下午兩點多鐘,我和秦老師前往青山區法院遞交對新溝橋刑警王輝的起訴書,因為一年半以來,十多次傳訊秦老師的過程中,王輝幾乎每次都對秦老師破口大罵。比如:你不是個人,你是個畜生,你連畜生都不如,養狗能聽喚,養豬能吃肉,你連豬狗都不如,你是個瘋狗,到處亂咬人,你是造糞機。而且對秦老師多次進行威脅要砍手砍腳,割舌頭,要秦老師不得好死,說他活不了幾天,要對他千刀萬剮。去法院裡投訴的時候,一進門就被要求像上火車、飛機一樣地對我們所帶的所有包裹進行安全檢查。由於我們出門就被人跟踪,所以我們一進去就有女法警尾隨而來。當我們諮詢窗口裡面的女法官,向她陳述案情的時候,很快,一個顯然是法院主要負責人的老年男性取代了她,不等我們仔細敘述案情,就要求我們去公安局紀委投訴,拒絕為我們立案。

我們來到青山區公安局,發現公安局門口看門的竟然是一群保安。

我們求見青山區公安局局長張衛紅,他們立刻推脫說張局長不在,我們只好求見國保負責人瞿某,一番周折之後,瞿國保下來,帶我們進了會客大廳。

因為我們結婚的時候向張局長和他曾經發出邀請,但是他們沒有去,所以我們特地帶了16盒喜糖贈送給他們,沒想到的是,我們如此尊重他們,他們對待我們的做法卻是那樣的不近人情,更沒有法理可言!

坐下來之後,我們首先談起了對王輝的投訴,並且把給法院的起訴書副本給了他一份。然後,我們向他陳述了蜜月旅行的打算,以及必須到我家鄉山西大同去辦理結婚證和流動人口婚育證明(否則就不予辦理居住證),但是他說,關於秦永敏是否能夠和你離開武漢辦理這些手續的問題,要以市公安局的回答為準。這樣我們就準備離開了。

就在這時,忽然來了兩個國保,要強行把秦老師帶走,我擔心秦老師的安全,堅決要求跟在他身邊,但是被他們強行阻止。

隨後我被強行逐出公安局大門外,三個小時後,秦老師才被放出來。

這才得知,原來秦老師被他們當做被羈押人員強行帶進預審室,並當做犯罪嫌疑人審訊,一見此狀,秦老師便說:"我已經向瞿國保投訴完畢,沒有什麼話對你們要說。 "

當秦老師向門外走去時,其中一個國保立即咆哮著說:"你把公安局當菜園門了?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說著就衝過來極其粗暴地將秦老師抓住拉回來,秦老師說:"我是來向瞿某某投訴的,已經投訴完了,你憑什麼把我關在這裡? "他居然說:"憑你還處在剝奪政治權利期間! "秦老師三次向門口走去,但三次都被他非常粗暴地強行拉回去,並硬性推倒在被審訊人的座椅上。

在這種情況下,秦老師拒絕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

他們就自問自答地編了一個訊問筆錄,要求秦老師簽名,秦老師沒有理睬。

就這樣,青山區公安局國保人員把前去投訴的秦老師強行扣押了三個多小時,直到晚上8點鐘才放出來。

2012.5.21 夜22:3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