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活躍人士呼籲中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2013年03月03日

【國際公約】繼2月底首份敦促全國人大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公民建言》後,又一份由151人簽署的呼籲書也向全國人大提出了這一要求。這份呼籲書的簽署者中包括維權人士郭飛雄、上訪人士毛恆鳳和王扣瑪、政治異議人士胡石根、記者昝愛宗、維權律師李蘇濱以及藝術家嚴正學等。

第一份呼籲書《公民建言》有121人簽署,除了許多普通民眾外,還包括一些中國體制內的著名知識分子,他們和普通民眾一起參加簽署公開信或呼籲書,為近年來所少見。他們中有學者茅于軾、秦暉、賀衛方、朱學勤,獨立作家戴晴、王力雄,以及退休老幹部何方和馮蘭瑞等。


敦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呼籲書

(首批聯署共計151人)

2013年3月3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我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茲就期待十四年之久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批准一事,向國家最高立法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做出如下嚴肅呼籲。

我們相信大自然永恆的正義法則:人人生而自由,享有與人類尊嚴相稱的人權和政治主權。但是,由於政治制度的不良,人類長期遭受著專制政治的戕害和專制者的奴役,而生活於專制制度中的人們則因罔知人權,忽視人權,踐踏人權,釀成了無數的野蠻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和歷史的記錄。故近代各國政治革命,無不以建設性地昭示公民權利為重大使命,並製定相應制度予以保障。

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在創建三年後即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這是國際社會在世界範圍內首次系統闡述人權的基本內容和全人類共同奮鬥的目標。

1966年12月16日,第21屆聯合國大會通過了包括《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任擇議定書》的《國際人權公約》。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於1976年1月3日生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1976年3月23日生效。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保障的核心是生命權,人身自由和安全權,免受酷刑權和公正審判權,私人空間權和遷徙自由權,言論、思想、良心、宗教自由權,集會、遊行、結社自由權和選舉權等權利,通稱“第一代人權”。 《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保障的核心是工作權,受教育權,享受適當生活水平權,婦女兒童和少數族群權利,通稱“第二代人權”。 “第二代人權”是對“第一代人權”的補充和豐富,而不是對“第一代人權”的否定。但相比於“第二代人權”,對於見證人類的尊嚴和神聖精神價值而言,“第一代人權”顯然更基礎、更重要。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被國際社會公認是“當代得到普遍接受的最低人權標準的最權威表達”。

遺憾的是,雖然我國國務院已於1997年10月27日簽署《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全國人大於2001年2月28日予以批准;但1998年10月5日國務院就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至今已14年有餘,仍沒有啟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批准該公約的程序。第一代人權不能確立,則第二代人權事實上也難保障。今日中國之兩極分化、社會斷裂,規模巨大的弱勢群體遭到廣泛的社會排斥,生存艱難,絕非偶然。

尤需強調的是,截止2010年11月1日,在聯合國193個會員國中,已有167個國家正式加入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國落後於人類主流文明步伐,已顯而易見。

基於上述事實,我們認為,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使國內法與之銜接,由此逐步順應世界潮流、建成現代政治文明,已成為中華民族的核心利益之一,也應成為人民主權下的最高立法機關的當務之急。捍衛和實施全人類“普遍接受的最低人權標準”,全國人大不應再有任何延誤。

中華民族自古深受專制統治之荼毒。歷代司法制度的野蠻和官吏的橫暴昭諸史冊;文革對人權的大規模侵犯更是登峰造極;最近十年人權保障的巨大退步,亦令有識之士痛心疾首。在當今信息化、全球化時代,民智已開,公民權利意識普遍覺醒,加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保障人權,已成為當代中國的緊迫要求!

毋庸諱言,我國自擬的人權標準遠遠落後於世界公認的最低人權標準。作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我國遠不具備與常任理事國地位相匹配的引領性的價值規範和司法程序實踐,我國的人權狀況拉低了人類文明的整體水準,也將中國人民置於一種尷尬屈辱的境地。這種狀況再也不容存續下去了!它每存續一天,都令每個中國人多陷一天險境,多受一天侮辱。中國大陸此起彼伏的強拆慘劇、勞教醜聞、文字獄等等,都是有力見證。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精髓在於:以獨立法治限制和管束政府,維護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根據聯合國憲章,世界各國政府均負有義務促進人類自由、權利的普遍尊重和保護,通過切實的法律和政治制度推進,化應有權利為法定權利、實有權利。

有鑑於此,我們強烈呼籲:

敦請全國人大履行應盡的職責,立即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使普世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在中國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認與遵行。

為保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確認的權利在全國人大批准該公約後,在立法方面得以切實推進,我們鄭重建議:

  1. 通過憲法修正案,確認各級人大不得制定任何剝奪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法律。撤銷《出版管理條例》等行政規定,改新聞出版審批制為登記制。
  2. 立法確保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廢除未經法院審理而限制人身自由的勞教制度;將強制戒毒、強制教育等攸關公民人身自由的事項納入司法框架;取消行政拘留;取消各地政府制定的《城市管理行政執法條例》;廢除共產黨內變相剝奪人身自由的“雙規”制度;修改《監獄法》,取消強迫或強制勞動改造。
  3. 保障司法獨立,立法限制警察的超級權力,以司法權控制警察權,將限制人身權利的決定權交與法院,未經法院批准,不得搜查、拘留、逮捕;任何公職人員不得進入民宅或民用設施隨意登記或檢查;修改《刑事訴訟法》,廢除其第73條及相關內容;自拘留之日起律師皆可出現在訊問現場,確保訊問的全透明,追懲一切刑訊逼供者,確保公民免於酷刑的權利;允許被告保持沉默;非嚴重刑罪嫌疑,可允許無押金保釋;限制刑事警察的審訊次數;建立陪審團制度,法官中立,實現控辯平衡等。
  4. 尊重生命權,通過減少死刑罪名,大幅減少死刑數量。廢除一切對非暴力性犯罪適用死刑的規定,將死刑僅用於情節最嚴重的惡性兇殺犯罪和種族滅絕犯罪。
  5. 立法並修改法律,確保公民的政治權利。修改《選舉法》,廢除一切多級選舉和間接選舉,將所有的人大代表選舉和行政長官選舉全部改為直接選舉;將政協改為參議院,並直選參議員;重新修訂《集會遊行示威法》 ,廢除《集會遊行示威實施條例》,將集會、遊行、示威事先申請—許可製改為備案製;廢除《工會法》,立法允許建立工會的權利和罷工的權利;制定《政黨法》和《社團法》,允許公民成立各類政治組織和社會組織。
  6. 通過憲法修正案,禁止制定任何有違於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的法律。撤銷所有剝奪或者變相剝奪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規;禁止設立任何行政機構管理宗教活動;承認並保護宗教創立自由;廢除刑法第300條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罪及相關規定。
  7. 廢除《刑法》第105條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立法保護公民的批評權利和反對權利;對侵犯人權的立法、外交、國防和抽象行政行為提供專門的、切實的司法救濟。
  8. 確認遷徙自由為公民的基本憲法權利。立法保障公民出國、回國的自由權利。廢除《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廢除戶口制,改為居住登記制。
  9. 廢除《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保障嬰兒生命權、公民生育權和生殖健康權。
  10. 重新修訂《律師法》,廢除司法行政管理部門對律師的管理權,確保律師成為獨立的社會自治群體。

我們希望全國人大恪盡職守,不負重托,立即批准和盡快實施《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全國民眾一道合力推進中國的人權事業,以此重建信用、重塑權威!

聯署郵箱:gongminlianshu111@gmail.com  

公民聯署:

  • 楊茂東(筆名郭飛雄,廣州,維權推動者,手機:18664641933)
  • 丁家喜(北京,維權律師,手機:13701134609)
  • 胡石根(北京,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3681546847)
  • 郭春平(廣州,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5814819686)
  • 王  藏(北京,詩人,維權人士,手機:18601285964)
  • 楊  海(筆名楊恆,西安公民,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3571989179)
  • 陳雲飛(成都,業餘馴獸師,手機:13980888964)
  • 胡  佳( 北京,公民,手機:13501091828)
  • 王德邦(北京,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3393635664)
  • 趙常青(北京,學者,手機:15801664166)
  • 隋牧青(廣州,維權律師,手機:13711124956)
  • 嚴正學(北京鐵玫瑰園,藝術家,手機:1312000367)
  • 藺其磊(北京市瑞凱律師事務所律師,手機:13366227598)
  • 鄢烈山(廣東,退休新聞工作者,雜文家)
  • 余少鐳(廣州,專欄寫手,手機:13808822379)
  • 野  渡(廣州,作家,手機:13533420827)
  • 袁小華(廣州,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3662886723)
  • 楊子立(北京,公民,手機:13552727537)
  • 俞梅蓀(北京訪民)
  • 李  蔚(北京,民主維權人士,手機:18211081298)
  • 孫  林(筆名孑木,南京,自由媒體人,記者無國界人士,手機:13813950865)
  • 何國泉(筆名蒼鷹,廣州,自由藝術家,手機:13808877204)
  • 陳  敏(筆名笑蜀,廣東媒體人)
  • 趙宏偉(廣州,公民)
  • 趙衛東(廣州,公民)
  • 姜力鈞(遼寧,人權捍衛者,手機:13941068999)
  • 李  海(北京,民主人士)
  • 雁南飛(北京,公民)
  • 邵  鐸(廣州個體戶,手機:18028602860)
  • 黃  賓(廣州,公民,手機:13710153850)
  • 史宗偉(鄭州,獨立學者,手機:13663831386)
  • 戚欽宏(廣西欽州,人權作家,手機:13737771350)
  • 姜野飛(泰國,流亡人士,手機:0066857078868)
  • 郭永豐(甘肅,自由撰稿人,手機:13714459645)
  • 王  成(杭州,律師,手機:13616501896)
  • 範標文(深圳律師,手機:15889635216)
  • 楊澤延(重慶律師,電話:023-67621818)
  • 張鑑康(西安,維權律師)
  • 李錚然(深圳,民主人士,手機:18821811587)
  • 章浩奇(南京,數據庫系統工程師,手機:15151810991)
  • 劉沙沙(北京,NGO職員)
  • 魏海波(廣東惠州,民主維權者,手機:18665284801)
  • 鄭玉林(浙江溫州市,公民,手機:13857761899)
  • 王永紅(北京海淀,公民,手機:13701390100)
  • 武振榮(韓國首爾市,網絡作者)
  • 呂耿松(浙江,中國民主黨人,手機:15397134873)
  • 陳樹慶(浙江,中國民主黨人)
  • 鄒  巍(浙江,中國民主黨人,電話:0571-85507972)
  • 毛慶祥(浙江,中國民主黨人)
  • 胡  臣(浙江,中國民主黨人)
  • 張繼偉(濟南公民,建築師,手機:13793162658)
  • 邢建深(北京,維權公民,手機:15652545069)
  • 李  非(網名小非日夜譚,中國公民,手機:13926276717)
  • 莊道鶴(杭州,維權律師,手機:18058118964)
  • 梁小軍(北京律師,手機:13501092285)
  • 毛宏偉(廣州律師,手機:18820018960)
  • 車宏年(山東公民)
  • 江  淳(南京、自由作家,手機:13912956670)
  • 賈  濤(揚州,機械工程師,手機:13951435069)
  • 桂世垠(合肥,建築師,手機:18297973497)
  • 劉士輝(廣州,被非法除牌的律師,手機:13060684699)
  • 劉正清(廣州,維權律師,手機:13543432448)
  • 成秋波(湖南衡山,公民,手機:13600014200)
  • 昝愛宗(獨立中文筆會理事,獨立記者,自由作家,手機:13082850180)
  • 王書瑤(北京,57年右派人士)
  • 李蘇濱(北京,維權律師)
  • 林大剛(浙江,公民)
  • 郭少坤(中國公民,維權者,電話:0516—85710617)
  • 金繼武(廣州公民,手機:18620048887)
  • 張恩廣(煙台公民,手機:15853524215)
  • 李任科(貴州貴陽市民)
  • 賴  虹(南京,教師)
  • 李悔之(廣州,自由撰稿人)
  • 張宏編(廣西,公民)
  • 單亞娟(黑龍江省,公民)
  • 施  濟(南昌,公民,手機:15179131607)
  • 徐  琳(廣州市南沙區,自由作家,手機:13751710325)
  • 徐高金(江西公民 15387731776)
  • 黃勇華(湖南衡陽,民主人,手機:18674720605)
  • 張建新(新疆,律師)
  • 劉正有(四川自貢,公民)
  • 羅世模 四川自貢,公民)
  • 曾榮康(成都,法律工作者)
  • 李雙德(成都市法律服務人員)
  • 黃一龍(成都,退休幹部)
  • 諶東荄(成都,退休教授)
  • 馮玉熙(成都,公民)​​
  • 張先痴(成都,作家)
  • 週  清(成都,公民)​​
  • 丁  矛(成都,公民)​​
  • 朱曉莉(成都,公民)​​
  • 週  天(成都,作家)
  • 盧  剛(成都,公民)​​
  • 李  波(成都,公民)​​
  • 吳永豪(成都,公民)​​
  • 楊文婷(成都,教師)
  • 王  博(成都,公民)​​
  • 萬淼焱(成都,律師)
  • 黃無限 四川,醫生)
  • 張  羽(成都,藝術家)
  • 侯多淑(四川達州,公民)
  • 陳  兵(四川遂寧,公民)
  • 王  健(成都,媒體人)
  • 何  堅(成都,公民)​​
  • 王大連(四川,公民)
  • 劉  浩(成都,公民)​​
  • 房讓熹(成都,作家)
  • 黃曉敏(成都,公民記者)
  • 羅開文(成都,公民)​​
  • 周成群(成都,公民)​​
  • 鄧品芳(成都,公民)​​
  • 趙元輝(成都,公民)​​
  • 吳俊梅(成都,媒體人)
  • 王蓉文(成都,公民)​​
  • 歐陽懿(四川遂寧,公民)
  • 李廷惠(成都,公民)​​
  • 李  宇(成都,公民)​​
  • 辜素芳(成都,公民)​​
  • 陳興志(成都,公民)​​
  • 陳道軍(成都,作家)
  • 曾  遠(成都,公民)​​
  • 陳婉芸(四川南充,公民)
  • 汪建華(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585984220)
  • 胡可師(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817078071)
  • 高曉亮(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524363793)
  • 張汝俊(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564390294)
  • 楊勤恆(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167067718)
  • 黃小芹(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8916047175)
  • 張慧康(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120589102)
  • 史振泰(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8916220710)
  • 謝  丹(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501680326)
  • 常雄發(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671938029)
  • 沈建忠(上海,民運人士,手機:021-68327044)
  • 李化平(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816107496)
  • 陸  峰(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002111558)
  • 沈艷秋(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391066411)
  • 沈佩蘭(上海,民運人士,手機:021-64093489)
  • 毛恆鳳(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901662286)
  • 華神清(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8917846270)
  • 周琦冰(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801794063)
  • 陳建芳(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5026516445)
  • 任乃俊(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120607813)
  • 王扣瑪(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601929155)
  • 魏  勤(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661481786)
  • 趙迪迪(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5201726813)
  • 朱金娣(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3042111402)
  • 金曉梅(上海,民運人士,手機:15900848104)
  • 單趙子(中國,獨立學者,手機:13105714798)
  • 陳文生(湖南衡陽市,公民,手機:13707340115)
  • 徐  浩(安徽蕪湖,企管,手機:13035041256)
  • 劉四仿(廣州民主運動人士,手機:1392878685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