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致許志永的律師信

2013年08月19日

劉衛國律師在這封他明知收信人不會收到的信中,告訴他的委託人,他被拒絕見他,還被當局抓捕,他要求當局公開有關信息,但至今未果。他感到憤怒:中國的法律在強權面前的脆弱,以致律師會見委託人、委託人會見自己辯護律師的雙重權利,一直處於持續被侵害中。


致許志永的律師信

你好,志永:

很是慚愧,身為你的辯護律師,我卻被警方剝奪了會見你的權利,以至於不能履行自己的職責,辜負了你的信任。在此表示歉意,並藉此信對警方濫用權力踐踏法律的行為,表示無比憤慨和抗議!

誠然,對於警方的違法,你早已司空見慣。在被捕之前,你已經被限制人身自由近百日了。而這種不定期的非法限制多年來一直陪伴著你,成了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今年4月,我們在濟南火車站短暫相聚不足10分鐘:你要去合肥救助小安妮;我要去靖江聲援王全章。匆匆一別,竟有了高牆之隔。

那也是你被捕前最後一次在自己的祖國自由行走。

7月17日,你被帶走後的第二天,我接受你妻子的委託出任你的辯護律師。 18日,我到北京第三看守所要求與你會見,但卻遭遇重重阻撓。下午,大興警方更是在看守所門口拉上警戒線,不讓那些關心你的人靠近看守所,繼而抓走了15-6人,繼而也抓走了我……身為辯護律師,不但正常會見自己當事人的權利遭到非法剝奪,甚至被警方濫權抓捕……這,恐怕就是傳說中的——特色。

至今,一月有餘。我要求北京第三看守所和大興警方,就拒絕我會見以及非法抓捕我的行為進行政府信息公開的要求,一直沒有得到正式答复。我和你:律師會見委託人,以及委託人會見自己辯護律師的雙重權利,處於持續被侵害中……

《刑訴法》雖然明確規定辯護律師和委託人之間有通信的權利,但是我國法律在強權面前又是那麼脆弱。這封信你或許收不到,但你終究能夠看得到。

而那些踐踏法律、自以為可以一手遮天、可以永遠騎在民眾身上,視民眾如草芥、如奴僕的人,也終將被正義所審判,為歷史所唾棄!

祝:安好!

盼:自由!

你的律師:劉衛國

2013年8月19日

 

回函地址:山東省濟南市英雄山路218號山東泉舜律師事務所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