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在肯尼亞的影響

2013年06月25日

上世紀90年代之前,非洲人與中國人之間幾乎不存在文化互動。那時對一般非洲人來說,中國是遙遠的神秘國度,那裡的人個小、吊眼,長得一個模樣,很難將他們區別開!

我是從1980年代開始對中國感興趣的。那時,我住在肯尼亞西部,還是個孩子。在那裡,著名的李小龍和成龍是功夫片的代名詞,他們的電影是觀察中國文化、價值和傳統的唯一窗口。作為一個小孩子,我非常喜愛這些電影,以為所有中國人都是功夫鬥士,尋求對每一個輕微傷害他們的人進行報復。 “你殺了我爸,我要殺了你! ”這是我們在孩提時代看過的多數中國電影中難忘的台詞。

我想成為非洲的成龍。為此,我加入了武術班,快速學會的所有功夫都是我的非洲教練教我的,我感到需要找一個中國功夫“大師”,以便可能獲得最好的訓練。那時候,在非洲的中國人極少,所以我想去中國訪問,並開始研究中國的歷史、人民、文化和生活方式。但是,由於當時可以得到的信息有限,我發現,中國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是個封閉社會,加上我又有語言障礙,很快我的興趣就減低了。

中國是在上世紀90年代進入非洲的。 90年代初,肯尼亞的經濟因失敗的政策而觸底。外國捐助者凍結了援助項目,腐敗吞噬了政府所剩無幾的資金。我們的公路破破爛爛,醫院根本就沒有,學校快要倒塌,公共設施越來越少。中國政府提出在內羅畢市中心修建馬路。為了提高效率,他們帶來了幾乎一句英文也不會說的中國工人。不過,我終於可以從近處觀察中國人了!

我對他們的工作倫理感到驚訝。他們一心一意幹活,從不休息;一周七天,夜以繼日輪班幹。對非洲人來說這讓人震驚!他們好像崇拜幹活。結果同樣令人驚訝。在短得令人吃驚的時間裡,就完成了全部公路建設,而且還鋪了柏油,牢固耐用。

之前,我一直對中國感到好奇,現在,我對中國著迷!

與此同時,中國大使館在肯尼亞設立了一個促進貿易和發展的部門,其目的是為了鼓勵雙邊的商業關係。不過,雙方的貿易明顯向著有利於中國的一邊傾斜。中國製造的廉價產品源源不斷,逐漸地但卻必然地侵蝕著肯尼亞的產業。

許多中國政府資助的項目接連不斷地上馬,主要是修建公路和橋樑。隨著項目上馬,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工人、商人、婦女、店主、小販、皮條客都來了。如此多的人——合法的、非法的!這大大增加了中國人和肯尼亞人之間的接觸,往往也產生了摩擦。過去,肯尼亞接觸的外國人都是西方人,因為殖民主義的關係,他們理解西方人的價值觀。現在他們突然發現,他們交往的人是難以理解的。缺乏理解常常使許多肯尼亞人處於不利地位​​。有個例子在2012年曾被媒體廣泛報導,中國工人被指讓肯尼亞女孩子懷孕後立刻逃回中國去,留下被遺棄的母親們。

非洲人很容易相信別人。不擇手段的中國商人利用非洲人的這一特點,讓許多想成百萬富翁的人破落。這些無良中國人從事非法活動——主要是偷獵和採礦——以語言障礙為幌子,假裝不懂當地習俗、傳統和規範。這導致了一種普遍看法,即中國人不知廉恥,自私、以自我為中心,不在乎法律、當地居民或別的什麼。

錫卡高速公路。照片來源:URB.im

與此同時,對肯尼亞人來說,中國人的到來也改善了他們的生活。新道路加速了商業發展。以錫卡高速公路為例,之前,駕車50公里要花一個小時,現在,只要30分鐘!中國政府贊助的醫院和其它社會設施在缺乏服務的社區裡快速興建,為當地人民帶去了許多必需的救助。連接重要地區的橋樑為原先無法抵達的地方提供了通道。

不過,過了一些時候,肯尼亞人明白了,中國人修建這些基礎建設項目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方便勘察礦產和開採自然資源,以滿足中國對資源貪得無厭的胃口。在這種情況下,對肯尼亞人提出的重要問題是,從長遠來看,中國人在肯尼亞的存在,實際上是否有利於肯尼亞人。

*             *              *

2005年,一位朋友介紹我去內羅畢的一個中心參加一項活動,中國大使館在那裡鼓勵肯尼亞人更多地了解中國。在那裡,我第一次遇到了會說英文的中國人——兩位先生和一位女士。我們很快成了朋友。我主動提出在他們休息時給他們做導遊,帶他們到一般外國人不會去的地方,給他們當司機——如果他們的司機放假,經常跟他們一起出去閒逛。這給了我一個機會,可以問他們這些年來一直折磨著我的所有有關中國的惱人問題。

我發現他們對此很猶豫,不像西方人那樣開放,特別是當我想了解他們的政府、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崇拜自由、新聞自由等問題的時候。但是,他們卻隨時可以跟我談他們的文化、生活方式、家庭價值等話題,甚至跟我分享他們的食物;有時候他們還會邀請我到他們家吃晚飯。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友誼發展成了商業關係。我的中國朋友有一輛車捲入了一次車禍,他們不知道怎麼向保險公司提索賠要求。我是保險承銷商,知道應該怎麼做。我提出幫他們處理,他們支付我費用。我向這家保險公司提供了所有必須的文件,並確保了賠償支票及時開出。我的中國朋友很高興。這加深了我們的友誼。我還對他們需要的其它保險提出建議,他們也照我的建議去做。我現在管理的保險經紀公司就是這樣誕生的。

通過這家促進肯中雙邊商業關係的中心,我還接觸了其他來肯尼亞做生意的中國人。他們大部分不能用英文交流。我一直想學中文,現在終於有實際理由了。我開始尋找可以幫助我學中文、中國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機構。

孔子學院——北京向非洲人展示中國的途徑——居然成了理想的目標。

我有一些肯尼亞朋友在孔子學院上課,他們到那裡去是因為他們認識到在與中國人打交道時自己存在的弱點,尤其是在需要溝通的時侯。他們的動機主要是為了獲得中國的商機。

在我到內羅畢大學進入孔子學院之前,我曾經有過幾次與不誠實的中國人打交道的經驗,他們說一套做一套。這些遭遇給我留下了挫折、沮喪和憤怒。我知道我需要了解中國人是怎樣想問題的。通過孔子學院學習語言和獲得對中國文化及生活方式的更多知識,我對中國的理解大大拓寬了。我開始認識到中國人的行為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們的專制政府塑造出來的,認識到他們高超的說話技巧:說出來的並不是他們想表達的,想表達的卻不是他們說出來的!

內羅畢大學的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贊助的文化機構。它裝備齊全,技術先進,師資充裕,給有興趣的肯尼亞人提供了最佳的學習體驗。

與大多數在這個學院的非洲學生一樣,我在那裡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日子。從一開始我就感到,學中文與學英文完全不一樣。一個句子的語法結構像倒金字塔。這似乎還不夠,學習讀和寫字簡直是一種藝術技巧的練習,要求數學般精確的記憶力,寫的時候要有華麗的筆劃,表現時要有飛揚的想像力。此外,大部分老師都是中國人,他們不會主動與肯尼亞人互相交流,或想了解肯尼亞人的思維方式,所有這些使學中文變得更加困難。

結果學中文的輟學率達到大約80%。典型的情況是:初級班共50名學生,第一學期內就有30人輟學;剩下20人中的10人會繼續學兩到三個學期,之後還是會輟學;堅持到最後的10名學生,不過是在諸如免費到中國學習等的獎勵刺激之下才堅持下來的。

在我看來,造成高輟學率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第一,中國教師並不想跟學生打成一片。他們對學生採取高高在上的態度。當年對我們國家實行殖民的英國人,很快就了解到:要贏得當地人的心,他們必須首先學習當地人的語言,理解他們的文化和思考;然後才能逐漸地把他們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傳授給非洲人。中國教師大部分是冷冰冰的,嚴格按教學大綱上課,對學生在學習中的情感投入缺乏足夠的關注。

第二,為了提高語言技巧,學好中文,肯尼亞人願意跟中國人練習講中文,但是,他們的努力總是受挫。中國人喜歡講洋涇浜英語,卻不願意聽非洲人努力地講洋涇浜中文。

第三,在課堂外,中國人跟肯尼亞人少有個人間互動。只是在與中國利益有關的商務或社交場合上,才有很少接觸。中國人看上去很謹慎,而非洲人卻很直爽、很外向。在一個純非洲人的環境裡,這樣的文化衝突導致中國人只願意跟中國人聚在一起。

這就是非洲人想學漢語、了解中國文化的慘淡景象。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在非洲、特別是在肯尼亞,孔子學院和中國人的使命失敗了。完全不是,就像每一樣東西都是中國來的,時間會把他們所做的變成轟轟烈烈的成功。每一個有遠見的非洲人都看到北京在非洲事務中日益增加的影響力。但是,儘管中國正在越來越深地紮根於肯尼亞,並似乎熱衷於把自己的文化帶到非洲來,但這裡的中國人卻一直非常明顯地表現出對包括肯尼亞在內的非洲文化和非洲人民興趣缺缺,他們感興趣的只是展示他們所攫取的利益。

不過,能說中文的非洲人對於幫助北京不懈地進軍利用非洲資源還是極為需要的。從純經濟角度看,願意攀登經濟階梯的非洲人會明白,學好中文將給他們帶來極大好處。而當他們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們會發現這些設備齊全、師資精良、處於戰略位置的孔子學院正等著迎接他們呢。

北京即將進入非洲的每一個角落。儘管它是悄悄的、不引人注目的、外表平和的,但絕對是活力十足,緊盯著每一個孩子、母親、父親、老人、老婦。它有耐心、會算計、善操控,正在緩慢地改變著非洲各地,開發著非洲大陸的資源、財富和人民,以推動它雄心勃勃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