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報關心浦案友人書

2014年06月11日

6月9日,張思之律師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高瑜,未獲准,看守所卻主動允許他會見了他的另一名當事人浦志強。本文即是張思之律師對關心浦案友人的情況通報,概括了浦志強的談話要點和張律師對會見的感受。文中說,浦志強幾乎天天被提審,有時長達10小時,腿有些腫,再這樣下去,“身體會招架不住”;提審的內容寬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發展對當事人非常不利。張律師提醒友人要有思想上的準備——硬整個“數罪併罰”,何其恐怖? !浦志強5月3日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六四紀念研討會”,5月5日被抄家,5月6日被刑事拘留,6月13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rdquo ;、“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正式逮捕。


報關心浦案友人書
張思之

6月9日17時30分,意外地得到機緣會見浦志強,恰在等見之時,網上傳出一些關於“會見”的說法,“所”裡警官甚表不解,反复解說,“我們安排你單獨會見”,其他人不可能仿行。會見室除有一位官員負責安全外,估計沒有實施監控措施(如錄像),交談整整一小時未受到任何干擾。浦入室,似乎也感意外,坐定,兩人隔窗互握致意。見他長發很濕,應是剛剛洗了頭。

以下先歸納浦的談話要點,加引號處,是原話。

一、“幾乎是天天提審,有時長達10小時,現在有些腿腫,估計與時間過長有關係”。老這麼幹,“身體會招架不住”。

“所”裡在看病服藥上,“現在挺好”,用上了胰島素,還送到航空總醫院看過一次。

“飲食條件與外面當然不一樣,但我在克制。有時一餐只吃一個饅頭。 ”

二、提審的內容寬泛,“罪狀”(這個詞,出自我)涉及許多方面,他逐一講了要點,但囑我“現在不要對外講”。

陳述中,他說:我的日記、電腦都被抄走了,那上面的許多內容,很難都記得住,一時也講不清,“等以後核對吧” 。

三、在談到某項涉嫌問題時,他說:“我估計這個問題會把振紅牽扯進來”,說後等我答复。我說,“是的,牽扯到她。 ”

四、“估計這一兩天會下逮捕令,要進入訴訟程序了,擔心你身體吃不消,不能累了你。 ”他緊跟著說,“某人辦這個案子,不合適,某人合適些(他點了名,我想暫隱為好)”,“你看……”。我中斷了他的思路,說:現在既然沒變更強制措施,何必考慮這些事,到時候再作商量也不遲。他未堅持,只是補了一句:“工作量很大,那麼多的網絡資料,得有個準備。 ”

五、他語調沉重地說:“律師,以後做不成了,出去以後乾什麼呢? ”停頓下來,若有所思,也許是期盼我說個意見,但我不想用“遠景”,替代“願景”,堅不回應。等了一下,他說:“我曾許過一個願,不知能不能還上? ”再作停頓之後,他說:“今後,會好好照顧家庭,照顧朋友。 ”“我想念老母親,還有岳父岳母,不知他們現在好不好? ”

我回答說,怪我不好,實在對不住,這些情況我都忽略了,今天沒法具體地把情況告訴你。不過你夫人讓我轉達她對你說的三句話:“面對現實,保持心態平衡,不要亂了方寸;務必搞好身體,這是第一位的;今後生活,會全力照顧你。 ”

他聽後心有所動,說:“聽懂了。請她轉告兒子:這番經歷對他是很好的磨礪,鍛煉,從中會學到好多東西,今後能更有出息! ”

我告訴他,聽夫人說,兒子目前狀況很好,也平靜,“放心”。

六、告訴孟群,振紅兒子的上學問題,要“兩家合力”,盡全力供,不能荒廢。

振紅房子的“按揭”,要按月給她們交上,她丈夫工資低,承擔不了。再告訴她--

七、家裡的錢不夠支出,可以賣房子。律師事務所原先付給我們的“房租”,現在如不再給,不要去要,一切順其自然,我給所裡添了很大麻煩,我知道!

八、談完“家務”,他問我:“×阿姨好嗎? ”

“很好。非常關心你。幾乎天天同我談你的事。 ”

很明顯,這種情況使他動了情,於是很難自禁地說:“請代我問候朋友們!我給大家添了麻煩。 ”而後又專門具體地說:“請告訴×,改行吧,別乾現在的事了。不是時候,幹不成什麼! ”

他在“難”中,依然心懷親友,令人感動!

談話結束時,他隔窗朝我深鞠一躬,我屈身回報,百感交集。下面報告我的總體觀感,作為我對友人的“整體”回答--

第一,精神狀態:我概括為:堅毅充分,堅強遜之。必須說明:從未嚐過“牢獄之災”的人,在那樣特定的不言“人道”的環境中,不去回顧“往事”,念念親情,做到純而又純的“堅強”,不可思議。我自省辦不到。志強談及親友,眼眶泛紅,忍淚不垂,這種柔情,或者更是可愛處。所謂“遜之”,僅止於客觀描述景況而已。

第二,身體狀況,我判斷,健康水准在下降,實宜“保外就醫”,我們前此的申請已被駁回,但駁回的“理由”十分抽象,情屬套話,沒有一句實質性的東西,因此擬再次提起。

第三,對“案情”有了大致符合客觀情勢的預計,因而心理準備比較充足。

第四,就“案情”而言,目前的發展對當事人非常不利,偵​​方下手之重,儘管我有預測,不料仍不到位。

所謂“再有三幾天就可能放人”,純屬笑談;“頂多判個三兩年……”,也是幻想。

硬整個“數罪併罰”,何其恐怖? !

作為友人,宜有思想上的準備,否則不易應變。

另有幾句題外的心內話--

我作為浦的律師,歡迎對我前段工作的批評、指責。我會有判斷上的失誤,例如咬定“提審”是拒絕律師會見的藉口就是。 5月18日,我對記者說,浦案是個平常的案子,我以正常的心態對待。那時是想把問題圈在“尋釁滋事”上,因為浦的“五·三”行為與“尋釁滋事”應屬“風馬牛”。目前情況已有重大發展,浦案決不是一個平常的案子,人們似不宜用平常的心對之。情況需要集思,需要合力。

同行之間有不同意見是常態,屬好事。想法不同,方法各異,風格不同,判斷有別,沒有什麼不好!千萬不要因有“異”而棄“同”。目標一致,其他的都可商之議之。貴州小河案中的經驗何其寶貴,怎能輕易忘懷?中國律師在大事面前既不糊塗,也不馬虎,在要案中群星閃耀,會顯出中國律師的力量與光彩。

法律至上,公理必勝!

張思之

2014年6月11日

——轉自參與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