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陳雲飛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附“陳雲飛的法庭最後陳述”)

2017年03月31日

2017年3月31日,四川著名異議和維權人士陳雲飛被成都武侯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聽到判決後,陳雲飛當即用雙手作出勝利手勢,並表示上訴,理由是判得太輕了。2015年3月25日,陳雲飛與其他20餘名人士前往成都市新津縣為“八九六四”死難學生肖傑、吳國鋒掃墓,在回程途中遭到上百名持槍特警攔截並被帶走,次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30日被以相同罪名正式逮捕。其後成都市檢察院取消了對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指控,將案件下移武侯區檢察院。起訴書主要是針對陳雲飛搭靈堂批評武侯區政府等維權活動進行了指控,指其涉嫌尋釁滋事罪。其案曾於2016年12月26日在成都武侯法院開庭。


陳雲飛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

2017年3月31日

郭海波律師:【陳雲飛案通報】上午九點半陳雲飛著長睡衣,微笑高舉雙手向所有人示意,他拒絕回答法官和檢察官的問話,只回答辯護律師的問話。中午12:30休庭半小時吃飯。下午三點二十三分複庭,當庭宣判四年。陳雲飛當即雙手作勝利手勢,並表示上訴,理由是太輕了。四點四十,律師在被再次搜查安檢後,離開法院。

隋牧青律師:陳雲飛案當庭宣判,陳雲飛獲刑四年,陳雲飛微笑著打出勝利手勢,表示要上訴,理由是判刑太輕。

為了方便做中國夢,陳雲飛今天穿睡衣出庭受審,庭審中也曾夢遊。

2017年3月30日

隋牧青律師:【陳雲飛案通報】上午和成都郭海波律師一起會見了陳雲飛,會見持續約兩個半小時。我和郭海波律師上午九點整到達新津縣看守所,近十點才得以會見。

陳雲飛上次庭審前被搜身,不允許帶書面發言材料,身穿一件帶“公民”字樣的文化衫被強行扒下。明天庭審,如果當局仍非法禁止其攜帶書面材料,他會拒絕出庭受審,如此陳雲飛會不會被抬進法庭呢?

日前成都武侯區法院聲言庭審前要對我和郭海波律師進行特別安檢措施,也不允許我們攜帶自己的電腦,我們已聲明拒絕這一非法且蠻橫的要求,一直未得到相關回應。如果武侯區法院堅持非法安檢等措施,我們可能被迫拒絕參加庭審。

陳雲飛尋釁滋事案庭審次日系西方社會“愚人節”,但願陳雲飛受審日不是中國官方的“愚人日”。

 

附:陳雲飛的法庭最後陳述

親愛的律師、公檢法老千們:

我被折騰了兩年多了,我的感覺就像孫悟空在煉丹爐中,舒服極了。對我的迫害、毆打、戴腳鍊,就像做數學題,越難越有趣,意義越深遠。再次感謝公檢法老千們對我的打造,感謝你們把我打造成宣揚言論自由、反對獨裁暴政的品牌,推向全世界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其實我沒有那麼好,那麼勇敢。

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識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無罪。老千們的指控才是明目張膽的尋釁滋事。我所做所說完全是現有法律框架內的活動,是對周永康、李春城、李昆學等偽公僕暴政的控訴、揭露與批判。成都市、四川省、中央政法委老千們參與對這類政治犯的折騰,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是周、李爪牙,秋後算賬;要么是你們由周時期的跟踪、恐嚇、毆打、黑監獄、綁架直接變成了現在的赤裸裸的監獄。進一步說明現在公檢法老千們更毒了、病得更重了。在周、後周時期,我對在監獄門口徘徊的官員,總是苦口婆心地提醒:前面是萬丈深淵、回頭是岸,但他們仍我行我素,後來陸陸續續都進去了,從周永康到李春城,再到李昆學,網友們都笑我是烏鴉嘴,提誰誰入圍。

而今現在眼目下,大家要問我最後陳述,我只能告訴你們,老千們懸崖勒馬,獨裁必亡。文強之後是王立軍,李昆學之後是……在此我也禱告,主啊,求你寬恕我(此罪非彼罪),也請你寬恕老千們,因他們不知道他們所做的。以上禱告是奉天父天子耶穌之名。

陳述人:陳犯雲飛(高級業餘馴獸師)

職稱:正在晉級中

2017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