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隋牧青律師:母愛洶湧——黃琦案通報

2017年09月05日

9月5日上午,被羈押9個月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代理律師隋牧青與黃琦的媽媽及兩位“天網”義工一起從成都驅車趕至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閱卷,但被告知黃琦案已於8月30日退返警方補充偵查,退偵期間無法閱卷。他們一行離開檢察院即刻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律師要求退偵期間允許會見,並與辦案國保交換了案件相關意見,國保承諾向上司匯報後定奪。鑑於黃琦罹患絕症及其他多種病症,律師請求辦案單位幫忙協調黃琦抱病仍須站立四小時值班等監所內權益、待遇問題。午餐時,黃琦媽媽粒米未進,落寞、失望、難過之情盡顯。老人家已84歲,救兒心切,不顧體衰多病,多次陪同律師長途奔波到綿陽,隋律師禁不住在內心祈禱:但願一案兩命的人道慘劇不會上演。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其案於今年8月移送四川省綿陽市檢察院審查起訴。黃琦現年54歲,因關注底層民眾疾苦及參與維權等活動而惹怒當局,此前兩次被判刑。


隋牧青律師:母愛洶湧——黃琦案通報

今天(2017.9.5)上午十時許,我和黃琦媽媽及兩位天網義工一道從成都驅車趕至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閱卷。工作人員查詢後告知:黃琦案已於8月30日退返警方補充偵查,退偵期間無法閱卷。

我鄭重告知案管工作人員:之前李靜林律師曾前來閱卷,案管中心以承辦檢察官出差為由拒絕律師閱卷,有玩忽職守或故意瀆職之嫌,蓋因案卷歸案管中心而非承辦檢察官管理,承辦檢察官出差不應成為拒絕律師閱卷的理由。

案管中心工作人員以案管中心並未掃描案卷為由搪塞,承諾案件再送檢時會電話通知辯護律師。

既然案件已退偵,按照法律規定,本案屬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範疇,辯護律師會見黃琦須經警方批准。故離開檢察院後我們即刻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要求退偵期間允許會見,並與辦案國保交換了案件相關意見,國保承諾向上司匯報後定奪。

關於案件的處理,雖然雙方觀點、觀念差異巨大,但都認同人道價值,或許這有助於黃琦案件的解決。

鑑於黃琦是一位罹患絕症併其他多種病症之人,我請求辦案單位幫忙協調黃琦抱病仍須站立四小時值班等監所內權益、待遇問題,國保承諾會幫助協調。

綿陽午餐時,我和其他兩位陪同者都吃得津津有味,黃媽媽卻食難下嚥,粒米未進,落寞、失望、難過之情盡顯。眼見老人家我忍不住內心祈禱:但願一案兩命的人道慘劇不會上演。

黃媽媽比我父母還年長,已是84歲的耄耋之年,擔憂、惦念兒子心切,不顧體衰多病和朋友們的苦苦勸阻,多次陪同我長途奔波到綿陽,只為能站到距離兒子最近的土地上!

黃媽媽是一位醫療專家,曾因黃琦案遭株連被非法拘禁十九天,被驚嚇很久。為營救黃琦,學習上網,聯繫各方朋友、律師,接受媒體採訪,不斷手書呼籲書,致函各級政府、政法部門,為營救黃琦,事無鉅細地操勞。之前保養尚好的頭髮,而今已華髮盡染。

可憐天下父母心!黃媽媽救兒之舉,令人動容,再次印證母愛感天動地的無私、偉大!但很遺憾,再感人的母愛,似乎也無法感動特色中國的當權者,這是否也是一種人性的悲哀呢?

隋牧青律師,2017.9.5下午於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