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泣别徐珏(图)

2017年04月27日

徐珏,我的好姐妹!

我无力挽住你生命的脚步,只得祈愿你放心地走吧,而且要一路走好!

徐珏,我的好姐妹!

你有着常人无法企及之钢铁般的坚强意志;你拼尽全部气力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给生命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我会永远永远怀念你,我的好姐妹!

我会竭尽全力去实现你那未竟的遗愿。

丁子霖泣别
2017年4月26日

 

附件一:丁子霖泣别信影印件

"ä̓Č

໨竬!Ę

 

附件二:

关于丁老师泣别信的说明

尤维洁

໨膬Ġ
(2017年2月15日,丁子霖、尤维洁、尹敏到家中看望徐珏。
照片由左到右:尤维洁、徐珏、丁子霖、尹敏)

徐珏的儿子吴卫东发微信给我,告诉我,他的母亲于4月24日上午8点51分去世,我马上把这个消息电话告诉给丁老师。她很难过。

丁老师在3月17号突发腰病,一直行走不便(此病是她在文革期间“五七干校”劳动时劳累过度落下的)。在此期间,我有时间会去她家照顾她。

徐珏在去年下半年,肝部发现肿瘤,医院不得不再次给她做手术。医生告诉她,此是最后一次手术,如果控制不了,再也无法医治了。结果手术后不久,肝部又发现了肿瘤。

今年2月15日,丁老师、尹敏、还有我在给斯诺先生扫墓后,去徐珏家看望她。丁老师知道徐珏再也不可能好转,此是她们最后相见。

由于丁老师的身体问题,徐珏的送别仪式,她不能参加,于是用碳素笔写了一封信,说了她想对徐珏说的话。

信封是丁文江诞辰130周年的首日封。丁老师嘱我见到卫东将此信交给他,并让我告诉他:丁文江是中国地质勘探的奠基人,他妈妈是搞地质的,所以她选用了丁文江诞辰130周年的首日封。

此信与徐珏的遗体一起火化,寄托着丁老师对徐珏的不舍与思念。

2017年4月26日  于北京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8期,2017年4月28日—5月1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