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心图志:为了忘却的祭奠——纪念5∙12汶川地震九周年

2017年05月11日

1

整整九年了!我不知道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致使道德沦丧,造弄了那么多冤屈的灵魂。在那些死者的骸骨上建立起的花园式纪念馆熠熠生辉,而留给亲历者们的恨却难以忘怀。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九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人们会逐渐忘却这次惨痛的灾难。现在在国内网络搜索到的汶川大地震信息,多数是生者坚强,为死者默哀之类的宣传话语。

的确,这是一场天灾,我们需要为死难者祈祷,但是天灾之中的人祸更值得我们思考;因为在这场灾难中,大多罹难的孩子是因为人祸——官商勾结的豆腐渣校舍。

2

大多经历了汶川地震的人很悲观,不愿提及5∙12惨痛的经历,偶尔有人提起,只是简单地说说“我们很遗憾”、“我们没有得到相应的救助”等等。

我遇到一个人,曾与他深谈。他告诉我:“汶川地震,我们全村被夷为平地。当时我父母正在田间劳作,由此躲过一劫;那时我正在外地上大学。当时我以为,我们家会得到救济,但救济的就是一天一碗泡面、一块面包、一瓶水。全村的人都失去了生活的信念。再后来,房子盖好了,政府居然要我们按照原价付款,这真的让我们接受不了!” 他又说:“什么人间有爱,他们就是骗取民心。他们将人民的善款用来充国库……”

他讲完这些,我们沉默了好久:为这个国家沉默,为幸存者们感到悲哀。

当今,民族主义浪潮席卷中国,人们都沉浸在大国盛世的气氛中,但是他们不知道,国家并不在意人民;人民遇到灾难时是那么地微弱无助,甚至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3

我的朋友写过一个绝望的父亲,他在地震中丧失了挚爱的女儿,他为此呼吁奔走,却被抓了两次。这位父亲说:“我把健康鲜活的女儿送进学校,是让她去送死的吗?这是草菅人命、犯罪。十六年前,老婆为生此女丧生医院,没任何说法。十六年来,我独自一个人,将所有心血寄托在女儿身上。她也很优秀,无论品德还是成绩。但她死了,死于劣质的建筑,政府的不作为。本人年过四十,且生命得不到延续,上有两个六十多岁的父母,体弱多病。政府所给人均不足三分的土地,何以生存?”“我每一闭眼就是在北一中所见数百个年幼的尸体,面目全非,残缺不全。”“为什么北一中其它房子未垮,却塌了教学楼?政府连自己犯下的罪都不敢承认吗?”

4

地震发生后,中央的确很重视,尽力做了救灾的部署,温家宝并表示要给大家一个真相。可是,政府给予的“真相”在哪里?

当局并不想公布这场灾难的真相,而是将之作为国家机密永远封存起来。他们甚至动用武装封锁现场,死亡数字只能由官方发布。至于豆腐渣校舍,政府更是讳莫如深。

于是,一群勇敢的人站了出来,奔赴灾区,撇开政府,独立调查真相。

谭作人先生发布了建立《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并身体力行,在灾区行程超过3000公里,探访了10个县市,80多个乡镇,45个学校遗址,对倒塌的64所教学楼以及宿舍楼进行采样分析,对无数的家庭、村民进行采访和调查,之后做出报告:遇难及失踪师生5781人;53.05%的在校师生死因归于建筑设计、建筑施工以及建筑质量问题。

为调查记录死亡人数及名单,艺术家艾未未组织了“512公民调查小组”奔赴灾区调查,其调查区域覆盖了14个县市,74个乡镇,收集到154所学校的受灾情况,统计地震遇难学生总名单为5214人。后来,歌手左小祖咒做了一首“512死难学生名单”的歌曲;艾未未拍了一部名为《4851》的纪录片。

但是为此,这些勇敢的良知者付出了沉重代价。2010年2月,谭作人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512公民调查小组”38人赴灾区调查,其中25人45次被四川警方拘捕。2009年8月12日,艾未未在成都被当地公安重击头部——后导致脑出血,并被拘留。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被逮捕,非法关押近3个月,其间受到酷刑逼供。

5

时间能让人忘却,包括痛苦和灾难。汶川县政府建立了“汶川地震遗址和纪念馆”,上书醒目大字“深切悼念512特大地震遇难同胞”,但该纪念馆却要收门票。难道国难也可以被利用作为一个收费项目吗?

“纪念”最应该的是还原真相,而不应该用来宣传党和政府的伟大。

汶川地震有太多刻意隐瞒的“秘密”,真正的纪念首先就是披露真相。

汶川地震是一场国家灾难,也是对中国政府的问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孩子死于豆腐渣校舍?在川震九周年之际,我们呼吁:彻底查明汶川地震灾难的真相。国人应该做时代的公民,站出来,向政府问责,要求国家公布这场灾难的真相,追究责任者。

不要让民众蒙在鼓里,不要让沉默窒息社会。站起来,做新时代公民!这是最重要的,是国家最需要的。

最后,在川震九周年之际,我们点起蜡烛,为死者默哀,为生者祈祷!不要忘却,我们要关怀,要铭记,要永久地祭奠!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9期,2017年5月12日—5月25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