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杰:网络严打与皇帝崇拜

2017年06月29日

中共十九大前夕,邓小平时代所形成的“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党内共识被弃之如敝屣,各派系权力争夺不再是讨价还价、玩弄平衡,而是进入了毛泽东时代之后四十年来最尖锐、最血腥的场景,非得“你死”,才能“我活”,已经不能一起开“圆桌会议”了。

被强敌环绕的习近平,再也没有上台之初的“自信”,他一手发动网络严打,一手掀起皇帝崇拜,不是左右逢源,乃是左支右绌——无论是日渐觉醒的民间社会,还是离心离德的文武百官,都让习近平感到处处威胁、步步惊心,他希望能两手抓、两手硬,但他真有毛泽东的本领吗?

首先,习近平下手整治官方越来越难于操控的社会舆论,对影响巨大的网络媒体开刀。中共宣传部对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的控制可谓密不透风,民众早已对官媒失去了信任,有多少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会看央视的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呢?他们转而到网络社交媒体上去寻找一些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信息。

习近平哪能容许高高的网络长城上出现漏洞?六月二十二日,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要求“新浪微博”、“ACFUN”和“凤凰网”等网站关停其视听节目服务。声明说,这些网站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此前,五月二十五日广电总局即发布公告称,腾讯公司违反国家规定“传播自采自制的时政社会类视听节目、直播新闻节目、大量播放低俗节目”,因此受到总局四次约谈,并受到整改和处罚。

自由信息,在习近平眼中就是洪水猛兽。六月一日,广电总局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宣称近年来发展迅速的网络视听节目“存在着价值扭曲、娱乐至上、内容低俗、品质低劣、格调低下、语言失范等问题,亟需加强引导,及时整治”。该《通知》强调,“要大力弘扬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坚决抵制各种诋毁主流思想和主流价值的内容,坚决反对歪曲历史、美化反动、调侃崇高、否定英模的错误倾向”。

广电总局是中宣部的传声筒,而中宣部乃是拿着习近平颁发的御旨来行事。既然上峰有令,喽罗们立即快速行动起来,大量“不谈国事,只谈风月”的所谓“低俗”微信账号被永久关闭。原来以为走庸俗路线可以生存下来的那些微信账号,纷纷遭遇灭顶之灾。很多从不关心言论自由、只希望“娱乐至死”的民众,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从未对党国大业指手划脚地“妄议”,难道我们的“低俗”亦危害到了党铁桶般的统治?他们不明白的事实是:在当局大肆打造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的背景下,任何吹捧娱乐明星的做法都是“政治不正确”。习近平嫉妒那些娱乐人物所得到的真心追捧,嫉妒连彭丽媛和女儿也迷恋的韩剧中的帅哥美女。他下命令说,歌星、影星、球星不能被当作天上的星星来追捧,星星岂能跟“当代红太阳”争辉呢?

在网络严打紧锣密鼓地展开的同时,毛时代的个人崇拜又死灰复燃。中国不能没有皇帝,没有皇帝人民无法正常生活。文革在中国从未真正结束,只是暂时化为潜流罢了。薄熙来在重庆掀起区域性的小型文革,以此挑战半死不活的胡温中央,并企图推翻由习近平接班的布局。习近平当然不能容忍薄熙来问鼎大位的野心,一手将薄熙来送入监狱。然而,习近平本人缺乏基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腹中空空,治国无方,更不敢开展民主化的尝试。于是,他只能窃取薄熙来那套“唱红打黑”的把戏,将“重庆准文革”拓展为“全国准文革”。

要搞文革,先要神话领袖。因为善于溜须拍马而从湖北省委书记上调为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在这新一轮的造神运动中当然是一马当先。李鸿忠尝到了拍马屁的甜头,继续拍下去,或许就能由封疆大吏“入局”,升格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鸿忠在天津官场发表讲话说,确立习核心是基于“时代呼唤、历史选择、人民意愿、实践缔造”的必然结果,是“党和人民、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有网友讽刺说:“天津离北京那么近,吹多了领导人容易听到。”在官场上,人们不以李鸿忠之作为为耻,而是争先恐后效法之。

顾炎武说,士之无耻,乃是国耻。若顾炎武看到今日中国官场及学界之无耻,必定会觉得明末之官场和学界与之相比,简直就是浪荡妓女与良家妇女之差距。当今中国学界之堕落,不让于官场。在一份刚刚出台的《2017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项目立项名单》中,仅以“习近平总书记”打头的就差不多立了一百项,遍及人文社会科学的所有学科。试举几例为证:《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思想的总体性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自信思想的理论内涵和文化使命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治国理政的伦理精神研究》、《习近平总书记的科技创新思想与世界科技强国战略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道路思想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执政为民思想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依规治党思想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家风建设的重要论述研究》……甚至还有一个立项研究题目名叫《国外关于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思想研究评析》,真不知作者能从哪里找到国外研究习近平思想的“原始材料”?毛泽东时代,确实有中共在第三世界的“难兄难弟”以及西方国家的极左派学习和推崇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时代,就连惟一的“小弟”北韩的金正恩都不买习近平的账,即便习近平通过“一带一路”等外援计划“大撒币”,但似乎并没有哪个中亚穷国对其五体投地、感激涕零。有网友评论说:“不知道说的是哪一个国外,是孔子学院还是大使馆出钱办的中国文化中心?”

习近平费力打造的不过是一件皇帝的新衣,他赤身裸体地站在舞台中央,成为全球笑料,自己偏偏浑然不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2期,2017年6月23日—7月6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