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华为事件”与中国的新义和团运动(图)

2018年12月14日

孟晚舟决定在12月1日,也就是习近平和特朗普历史性会谈的时刻在温哥华转机,很可能以为加拿大不至在此敏感时刻对她下手。事实证明,对她个人来说这是一个代价巨大的误判,但孟晚舟绝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个错误,结果可能是帮了习近平天大的忙。为甚么呢?因为美国试图引渡孟晚舟的所谓「华为事件」,为习近平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不仅立即转移了对习不得不向特朗普服软的舆论关注,而且还让他能够玩一把21世纪的义和团运动,把国内敢借贸易战失利说事或挑战习近平权威的人,都打成「汉奸」。也就是说,孟晚舟不仅帮习近平解了回国不好交代的难题,更让习从政治被动转为主动。各路「保皇党」和「爱国贼」们在「华为事件」发生后瞬间士气大振,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悟到了此中玄机。

此时玩义和团的老把戏,难道不会像百馀年前那样,坑了「天朝」也坑了百姓吗?我的这个想法遭到一位朋友的质疑。他的看法是,习之所以最后决定对美国做出重大让步,就是因为他想明白了,继续和美国「硬扛」,将危及中国经济稳定,「皇位」可能不保,相反,向特朗普服软虽然丢面子,却完全有机会保住自己的权力。

这其中的政治经济逻辑就是,贸易战虽然导致经济两败俱伤,但中国经济近期的下行风险比美国大,因而给习近平带来的政治风险比特朗普更大。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是最不在乎习近平以压制人权保权位的美国领导人,对特朗普服软,对习近平保住权位最有利,反过来,习近平若与特朗普「硬碰硬」,风险可能很大,因为特朗普可能是最率性的美国总统。

问题是,玩新义和团的游戏,会不会意味著习近平事实上收回了对特朗普刚刚做出的重大承诺呢?毫无疑问,「华为事件」给美中贸易战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以至美国股市发生了大的震荡。我朋友的看法是,习近平不会撤回他对特朗普的承诺,至少表面上不会这样做,因为撤回承诺对稳定中国经济不利,至于将来会不会全部兑现,则是另一回事。关键在于,为了稳住中国经济而兑现一些承诺,并不意味著习近平会推动许多自由派所期望的更大开放和更深入的改革。

搞新义和团的意义恰恰就在于,这个运动旨在杜绝人们的这种期待,打压试图推动真的开放和改革的政治力量。而习近平的这一政治意图,完全可能获得成功。这个判断是基于一个更大的判断,那就是世界的大势对西方不利,对民主不利。西方和民主处于战略守势,而坐大了的专制中国则处于战略攻势。习近平有机会也有手段,以牺牲中国人和中国文明的长远利益,保住自己的权力。

这个冷酷的判断,确有不少现实依据,但我们知道,未来是不可预测的,这不仅是因为各种偶然性在历史进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也因为有很多深层的动因不易理解更不易看透。40年前,没有人想到中国经济能够获得如此巨大的飞跃,当时认为中国会被开除「球籍」的观点相当流行。如果说,经历了文革的中青年能够抓住历史的机会推动改革开放,那么,在中国经济崛起中成长的中青年,学识和阅历远超他们的前辈,在这个意义上,对中国未来悲观的理由总是不充分、也总是令人难以接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12-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0期,2018年12月7日—12月20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