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一国两制”的来龙去脉

2019年04月02日

近来,中共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方案又成了热议的话题。然而我发现,很多论者对中共的一国两制的来龙去脉并不清楚。

一国两制,按定义,就不为台湾人民所喜。中共对台湾人说,和平统一后,我们不会把我们的制度强加给你们,你们依然可以保留你们的制度。可见,中共很知道,台湾人不喜欢大陆的制度,台湾人喜欢他们自己的制度。既然如此,那台湾人为什么要接受中共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那不是没事找事吗?可见,中共很清楚台湾人不会愿意接受他们的和平统一方案。那么,中共为什么要提出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这个方案的着力点在哪里呢?以邓小平的务实与精明,当年怎么会异想天开地提出什么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

这是我们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

1、一国两制本是为蒋经国量身定制

我们知道,在毛泽东时代,对台政策很简单,那就是武力统一。在毛时代,每年十一国庆游行,官方拟定的口号单上,最后一个口号永远是“一定要解放台湾”。尽管大家都知道现在一时根本解放不了。毛泽东在和尼克松、基辛格谈话时,甚至把统一一事推到百年之后(毛对尼克松说:台湾问题“一百年后由子孙后代去解决”),但是仍然不改变“解放台湾”这个口号,因为毛泽东深知统一台湾只能靠武力。“和平统一”?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台湾自己呆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让你把它统一了去呢?所以毛泽东从不做“和平统一”的白日梦。

那么,不可一世、爱发奇想的毛泽东都认定做不到的事,为什么务实而精明的邓小平却以为他能做得到呢?你说,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从而使和平统一成为可能。按照一国两制,允许台湾保持自己的制度,甚至可以保持自己的军队,何其优惠。但问题是,不管一国两制开出的条件多优惠,它毕竟是一个招降的方案(台湾人说得好:“一国两制就是把我们本来就有的变成是你中共给我们的”)。人家台湾人有总统有国会,人家有人家的中央政府,凭什么要自动降格,臣服你北京,接受“你中央,我地方”的格局呢?更何况今日的台湾是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凭什么要给自己戴个专制的紧箍咒,找个专制的太上皇呢?

实际上,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是专门针对当时仍处于威权统治的国民党政府,尤其是针对年事已高的蒋经国而量身定做的。

1981年十一前夕,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叶剑英提出和平统一祖国的九条方针政策,其中明确讲到:“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中央政府不干预台湾地方事务。”“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1982年1月,邓小平在接见海外朋友时,第一次把上述设想概括为“一国两制”。邓小平说:“九条方针是以叶剑英委员长名义提出来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同年9月,邓小平在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谈到收回香港问题,也提出“一国两制”。一般人以为中共是为了收回香港而提出一国两制,然后才说一国两制也适用于台湾;其实,一国两制设想首先是针对台湾提出来的。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针对国民党,针对蒋经国提出“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他们凭什么相信,那个和他们恶斗了好几十年,彼此间有着血海深仇的老对手竟然会自动自愿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向北京俯首称臣呢?因为他们发现了台湾国民党政权的一个严重而隐蔽的内在危机,他们发现了一个不战而胜的机会。

八十年代初期的台湾,内外交困。在外部,台湾被国际社会所抛弃,绝大多数国家都和中华民国断绝了正式邦交;在岛内,以本土力量为主体的反对派虽然刚刚遭受到高雄事件的重挫,但潜流汹涌,后劲不可低估;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一代的外省籍党国政要相继过世。作为政治强人,蒋经国当然可以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实行其威权统治,但是这种局面又能够撑多久呢?外有大陆的威胁,台湾自身的安全越来越成问题;内有本土力量的挑战,强龙越来越难压倒地头蛇。与此同时,大陆的中共政权却走出十年浩劫重现生机,邓小平大刀阔斧推行改革开放,在国际社会赢得广泛的尊重(那时,戈尔巴乔夫还没上台呢,更没有发生“六四”)。一方面,美国利用大陆对抗苏联,另一方面,大陆则利用美国向台湾施加压力。在这种形势下,邓小平想出一国两制这条妙计。他们对蒋经国和国民党喊话:你们中华民国是无法长期维持下去的了,趁早接受我们的一国两制吧,我们保证你们可以在台湾永久执政,保障你们的一切利益不受侵犯,只要你们愿意归顺我们,放弃中华民国的招牌,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反过来,如果你们拒绝一国两制,那么要不了多久,本土反对力量就会起来取而代之,到头来你们既保不住中华民国的牌位,又保不住自己的特权。

应该承认,一国两制这一招果然厉害。如果蒋经国贪图一党之私,他完全可以在“民族大义”的幌子下与邓小平“相逢一笑泯恩仇”,接受一国两制,国共第三次合作,共同“振兴中华”;既体面,又实惠。如果蒋经国接受了一国两制,那么,台湾就成了今日之香港。有中共做后台,国民党要保持威权统治就更为容易,台湾的民主力量不得不面对更强大的敌人,要取得突破无疑就更为困难;即便搞起了民主,那也只是今日香港式的民主,国民党外省籍权贵仍然可以稳居主导。然而,蒋经国没有接受邓小平的盛情邀请,坚决拒绝一国两制,同时大力推动政治改革,解除党禁报禁,从而使台湾走上民主化的不归路。一旦台湾实现自由民主,一国两制就失去了着力点:统治者可能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力而愿意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但是,获得自由民主的人民决不愿意在自己头上再来一个专制的太上皇。

当初,邓小平曾经说过八十年代三大任务,其中之一就是统一台湾,可见是如何的自信满满;可是等到蒋经国开放民主,邓小平就知道他的统一台湾的宏愿不可能实现了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对戈尔巴乔夫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

上述分析我最早是在2004年的一篇文章里提出来的。后来我读到一些中共官方学者的言论,他们也认为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是为蒋经国量身定制的,历史机遇稍纵即逝,时不再来,因此,随着台湾民主化以及蒋经国的去世,这一和平统一的计划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剩下的只有武力统一了。

2、关于以经促统以及香港和西藏的前车之鉴

自从台湾走上民主化的不归路,中共当局就知道它的一国两制方案已经破功。接下来这三十多年,中共做的主要是防独,而不是促统,因为和统已经失去着力点,武统又没有把握。不少人谈到中共的以商逼政,以经促统。不错,中共采用经济手段可以对台湾的政治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影响,不可轻视;但是要靠经济手段去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则注定办不到。因为大多数台湾人分得很清楚,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台湾人决不会因为和大陆经贸往来的得失损益而自愿放弃主权。

毫无疑问,台湾要防止成为第二个香港或第二个西藏。不过严格说来,台湾的情况是和当年的香港与西藏很不一样的。

先说香港。香港之所以被一国两制,并非出于港人的自愿;此前香港的主权在英国人手里,是英国人把香港交给中共当局的,而英国人这么做也是形势所迫。

中共在1949年夺得政权,本来就可以在“废除不平等条约、反对殖民主义”的旗号下“解放”香港的,不过当时中共没有那么做。当时,中共为突破西方在外交上的封锁,和英国就香港问题达成非正式协议:中国不索取香港主权,以此换取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接下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和西方进一步高度对立,西方对中国实行物资禁运,在这种情况下,香港成了中国和西方转运物资的唯一中介,对中国有不可替代的利用价值,所以中国一直没有收回香港主权。

到了八十年代,由于面临新界99年租约即将到期,英国方面提出续约,中方认定先前的租约是不平等条约,拒绝续约;另外也因为中国已经实行对外开放政策,所以不担心收回香港会导致闭关锁国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在前三十几年都不收回香港,而在后来又坚决要收回香港的原因。

在英国方面,我们知道,二战之后,英国在绝大部分殖民地都推行政治改革,逐步实现该地区的自治、自决乃至独立。早在五十年代,港英当局就打算在香港也推动民主自治,但是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中国政府警告说:香港迟早回归中国,如果英国在香港引入民主,改变现状,中方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解放香港。英国担心,如果它坚持在香港推行民主自治或自决,中国政府很可能出动军队攻占香港。尽管在冷战高峰期的当年,中共在世界上很孤立,如果它派兵攻打自由的香港,必将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再说,英国是强国,军事力量也很强,但是考虑到香港毕竟太小,离大陆太近,易攻而难守,英国很可能打不赢,到头来是会把香港本来有的自由法治都失掉的,所以只好把推行民主自治的计划放弃了。

新界租约即将期满,英方提出续约,被中方拒绝。英方又提出一个折衷的建议,把主权和治权分开,主权归中国,英国仍保留管治权,但也被中方拒绝。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承诺”“五十年不变”。英国人感到,在香港不得不交还中国的前提下,有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或许已经是可能争取到的最不坏的结果了。于是这才有了中英联合声明,这才有了香港的九七回归,被一国两制。

台湾的情况不同。台湾的主权在台湾人手里,所以台湾不可能成为第二个香港。

再说西藏。中共建政后,就宣布要解放西藏。1950年秋,共军兵分几路,向西藏进发。10月6日,共军向藏区重镇昌都发起进攻,打败西藏军队,占领了昌都,迫使藏军投降。在双方武力悬殊的情况下,藏人被迫于第二年4月与中共当局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这就是说,西藏名义上是和平解放的,是和平统一的,实际上是武力统一的。

回到台湾的问题上来,结论很清楚,除非中共武力攻台而台湾又被打败,否则台湾不可能变成第二个西藏。

3、时间会站在谁一边

中共深知台湾人民不喜欢一国两制,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绝无可能;要统一,只有靠武力。中共应该早有武统的方案,不过在现阶段还不打算马上实行,因为没把握打赢,台湾的军力不可小视,还有美国的对台关系法。再说,就算打赢了也代价太大。因为中共很希望能继续保持目前这种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一旦打仗,这个战略机遇期就没了。在中共那里,武统的主要障碍是美国。因此它指望假以时日,中共国力军力进一步增长,美国不得不放弃对台湾的保护。到那时,中共兵临城下,台湾也许就只好接受一国两制了。

无论是出于对普世价值的分享,还是出于对第一岛链的战略考虑,美国都会坚守保护台湾的承诺。但是在多元社会里,总会有不同的声音。去年10月下旬,英国《经济学人》发表重要文章:“中美两国究竟怎么了?”(《The Economist》China v America:The End of Engagement——How the world’s two superpowers have become rivals)。文章说: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和态度,建立在这样的信念:当中国经济发生改变,其他方面也会有改变。今天,那样的信念已经破产了。美国将中国视为新的意识形态和战略对手。美国担心,时间站在中国这边。川普需要一个好的战略。为了全球的利益,中国和美国需要和平相处。这个战略,必须为中国和平崛起留出空间,这也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允许中国扩大其影响力。

按照这篇文章的思路,如果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美国和中国需要和平相处,必须为崛起的中国留出空间,允许中国扩大影响力,而台湾既被中国视为其神圣领土,必须统一,那么,美国就有可能不得不放弃对台湾的保护了。

2005年3月,我写过一篇文章“时间会站在谁一边”。文章说:“所以,一切就归结到时间上。时间会站在谁一边?不少人会说,时间会站在台湾一边。因为台湾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不过这是对较长的未来而言。在较短的未来也有可能出现相反的情况。关键是大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陆是会变得自由民主呢,还是会变得十分强大但依然专制?结论:必须大力催化大陆自由民主。大陆能否及时地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关系到大陆人民的切身利益,关系到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也关系到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死存亡。”

在14年后的今天,这个问题变得更紧迫、更重要。
 

※作者为《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

——转自上报(2019-03-2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8期,2019年3月29日—2019年4月1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