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习近平带领中国向“文革2.0”加速狂奔

2019年09月10日

本周二(3日),习近平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讲话,讲话通篇围绕著“斗争”两个字展开,据有心人统计,“斗争”二字在习近平的讲话中总共出现了58次。官方的新华社发表的导读文章更是开宗明义:“斗争是习近平讲话的核心关键词”。以如此“好斗”的姿态发表主旨演讲,这如同公开宣示,习近平意欲超过了毛泽东,成为中共历史上“最好斗”的领袖。他与提倡“不争论”的邓小平、提倡“全民党”的江泽民和提倡“不折腾”的胡锦涛形成了鲜明对比,正在重启中国历史上又一个血腥的斗争时代。

如果将习近平的讲话植入目前中共所面临的空前的政治、经济、外交等困境中观察,不难理解,这个通篇讲“斗争”的讲话是习近平内心深处的困兽犹斗情绪的顽强表达,反映了他清楚地看到了来自执政党内的同志、中国开明知识分子和私营企业主、国际社会文明力量以及香港、台湾各阶层人士对他推行的政治、经济、外交路线的不满,但是他已经下定决心,绝不理会任何人的批评,要沿著自己的那条一条极左的疯狂路线走下去,也表明了他将不惜一切手段对任何不同意见进行坚决的镇压。

习近平的讲话不禁令人联想到文化大革命以前毛泽东的处境和立场。那时,毛泽东发动的以“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为标志的“三面红旗”以惨败告终,中国人民因此而承受了在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饥寒交迫。与此同时,为了争当国际共运领袖,他既与苏联和东欧阵营决裂,又与西方阵营不共戴天,他的外交路线将中国带入四面楚歌的极端困境。毛的做法遭致了执政党内部的同志们的疑虑和不满,但是他不仅没有悬崖勒马,反而孤注一掷,最后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展开了捍卫自己权力的疯狂斗争。

现在的习近平和当时的毛泽东处境十分相似。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经济的增速一路下滑,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所积累的那点家底基本上已经被他掏空;为了实现自己的国际领袖梦,他一方面四处撒钱,收买贫穷的独裁兄弟,另一方面公开与普世价值为敌,输出极权主义;在香港和台湾的问题上,他推行了一条自从邓小平执政以来最糟糕的政策,终于在香港和台湾引起了巨大的混乱和反弹。在制定政策上的无能与在用人政策上的任人唯亲相叠加,就连体制内的执政党同志们也对他充满了不满和怨恨,他已经陷入众叛亲离的政治漩涡。

当下中国的政治荒谬和舆论一律几乎与文革前毫无二致,执政以来,习在党内打击反对派,在社会上打压教授、律师、艺术家、企业家的政治、经济、言论自由,全面篡改历史,编造谎言,进行洗脑和愚民。一些被洗脑的愚民也沦落为无脑的“领袖跟随者”和思想奴隶,这一点在最近大陆网民们对香港抗议活动表现出来的无知、无德、无耻的集体疯狂中表露无遗。习近平一手掀起的、一小撮野心家推波助澜的个人崇拜声势浩大、正义良知鸦雀无声、愚民们发出的荒谬绝伦“CTMB”的疯狂叫嚣,这些正在营造出“文革2.0”的紧锣密鼓之声。

习近平在他的“斗争”动员讲话中说:“共产党人的斗争的大方向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事实上,中国正在推行根本就不是甚么社会主义,而是一党

专制的权贵国家资本主义;所谓的共产党的领导也只不过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对政治、社会、经济、思想领域的全面控制的代名词,而最高领袖则处于这个控制链的顶端。不惜拿整个国家和人民来为捍卫政治权力的斗争来垫棺材底,在这一点上,发动“文革2.0”习近平与发动“文革1.0”的毛泽东称得上是一脉相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失败结局也绝不会有两样。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9-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9期,2019年8月30日—2019年9月12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